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老相机之 禄来 Prego 90

这是禄来在上世纪90年代推出的一款消费者级别的傻瓜相机。有一个挂着施耐德Schneider品牌的28-90的变焦镜头,还能拍伪宽幅。

   俺那时候认真玩拍照不久,正处在器材发送的阶段,又没足够鼓的钱包玩真的好相机,于是这个半吊子的禄来和诱人的焦段和无线遥控功能,立马抓住了俺的眼球。

想不起来那时候带它去过什么地方,甚至不记得用它拍过什么我记得的照片。去年收拾柜子的时候在某个角落里发现了它,躲在它灰色的人造革皮袋里,看起来和新的一样。CR123的电池在EBAY上有卖,几块钱一堆,于是这相机就又吱吱嘎嘎地活了过来。

2014年去Pond Inlet的时候看上了它的方便,于是跟俺飞了次半长不短的长途旅行,来回八个航段加上N个小时在雪橇里的叮叮咣咣,拍了半个胶卷。前两天冲出来了,昨天放大到了8X10的相纸。 

【所谓的宽幅,其实就是把已经小得可怜的135底片上下都切去一条。但这是我玩宽幅的第一步,之后换了XPAN,也不过就是同样构图,底片大点儿的升级版】

满满的,都是记忆。

 

原稿 2016-02

==================================================

Rollei Progo 90 【Wiki 资料图片】

[…]

Super Sports Dolly 八十岁记

二十多年前,那时候还没有微信,没有淘宝,手机还是诺基亚的小手雷,刚刚开始有eBay,最便宜的数码单反要七千多美元。某天,我开车路过美国某小区,某家屋主人在车库门口摆摊处理家里不用的旧货,杂物中,有一台老旧的折叠皮腔120相机,那台相机,打开时候长这模样。

May 17th, 2018 | Category: Uncategorized, 与摄影无关的那些事, 爱拍照片, 积尘中的老照片, 老相机的故事 | Leave a comment

胶片上的世界:尼康F5

毫无疑问,尼康F5 曾是职业摄影师的最爱。 和既能拍照又能昭显“身份和品位””的莱卡比,F5那皮实到可以砸核桃的机身,高速的过片和退片,高速的对焦,闭着眼睛都能换胶片的便利,让这款相机成为职业相机中经典的经典,成为一心只专注在面前场景中事件发生,相机成为胳膊和手指延伸的的一线屌丝摄影师的宠儿。 N年前我走上职业摄影道路时,只因为不小心听见了F5的快门脆响,无法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相机。刚出道,还在拍小猫小狗混日子的“职业摄影师”,实在无法说服子自己掏出近三千美元的银子用如此昂贵的设备,直到某次出差,到了涅华达州的小拉斯维加斯,赌城Reno,连续三晚上在老虎机上不可思议的运气,让我带这2500美元的辉煌离开。 于是我有了自己的F5. F5陪我走了很多地方。 热爱F5的时候,也发现F5并不似广告中说的那样无坚不摧。砸核桃的事情我干过,没啥问题。但某年,在纽约拍夜景,F5放在三脚架上,来了一群痞子,故意把三脚架踢翻了。眼睁睁看着三角架旋转着倒下,F5带着上面的镜头狠狠砸在地上,玻璃碎屑和裂得一地的遮光罩。摄影包还在边上,根本无法去追那群混蛋,追上了又能如何。 那台F5报废了,取景器摔还了还能换,但机身也有变形。好在有商业保险,给我换了一台全新的机器,也就是此刻眼前的这台尼康F5了。 Nikon F5真心很帅,但这台全新的机器,没用多久,就走到了退休的时候。 我的数码时代随着尼康卡口的Kodak14n全幅的上市正式开始了。那台柯达,当时开价4500美元,我毫不犹豫地拿下了。当年牛逼哄哄14M像素的机器,在现在看简直就是残废,但在当时,已经让头脑发昏的我放弃了135的翻转片。 今天把F5又翻出来了。才又发现,让它工作,需要8节AA电池。才想起来,8节电池,拍个5卷胶卷就得换。才再次意识到,当年每按三十六次快门,是需要换胶卷的,在F5的连拍模式,那只是几秒钟的喀嚓。 用过的相机,我基本都留着没卖,因为他们陪我走过很多地方,舍不得就让他们消失。放在柜子里,安安静静地退休,偶尔出来散散步,也挺好。 好奇现在是不是还有人用F5。 上Ebay去查了一下,一台全新收藏品相的F5,400美元内可以买到。如果还想的是用F5拍照片,那完美工作状态的二手机,不到200美元就能入手了。 岁月是吧杀猪刀,电子时代的刀更是锋利。怪不得大腕儿们都买莱卡,不仅是有范儿,更能保值。可是我还是热爱F在手里的感觉,更热爱那机械快门清脆的喀嚓声。 今天,拿着记录过小石头的老相机去拍他在医院做义工的场景, 相机依然是那台相机,那台相机依然能和当年一样脆响着记录下镜头前的场景。F5不会变,它已经在时光中定格,变的是时代,变的,是我们。 呜呼,Nikon F5 […]

老相机的故事: CHINON CM-4

来到美国后的第一件非生活用品是一套二手的单反相机。那时候对相机的品牌和镜头的质量没有任何概念,只知道单反相机是比较好的相机。

这是一套入门级单反,CHINON H CM-4,山寨版的佳能,却用的是PENTAX的卡口。带了从广角到标头到中长焦三个镜头,还有一个倍距。这一套相机至今依然收在我的相机柜中。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躺在在路边的旧货摊上。摊主开价100美元。以当时的收入,这是笔不小的开支,但那一瞬间,也许是命运的召唤,竟然有一种完全无法遏制的购买欲望。小跑着去银行取了那100大洋,捧着这堆宝贝回到了临时搭铺的住所,美到了天上,笑得满脸是牙。

从某种角度,来美国后不久就喜欢上摄影和我的一位师姐有关。到校报道的时候,导师告诉我,系里还有一个中国来的女孩子,并且给了我她的号码。拨通电话,简短聊天,发现她竟然是我大学时代的师姐,比我高一级,早一年到的美国。她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功课很好,人也漂亮,曾经是校女排的主攻手(要知道我的大学时代,校女排是全国高校联赛冠军)。她比我运气更比我能干,在我还在姐姐家的客厅睡地铺,助学金连吃饱饭都成问题的时候,她有一个很好的美国房东,住在房东出嫁女儿的闺房里,拿一份很不错的奖学金,开一辆那时中国留学生乍舌的丰田二手跑车。最重要的事情,她也是个摄影爱好者,我记得她用美能达系列的相机,价格完全超出我想象里能承受的范围。

美女师姐对我的山寨CHINION自然是不屑一顾,但俺新欢之余,早把师姐的目光给忘到了九霄云外。我们一起出去拍过很多次照片。有一次,两人开车横过了密执安州到了大湖边上,在那儿用长焦加倍距给师姐拍了张自觉得很不错的照片。师姐也用我的相机给我拍过张照片,那时候的我头发很长,瘦得如一条麻杆。那天晚上我们住在湖边的一个小旅馆。开了一天的车,我已经累得猪头一样,倒在床上就人事不知了。

我比师姐晚入门一年,但和她同时毕业。师姐后来嫁了一个美国人,搬家去了加州。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硅谷的一次科研会议上,我去做报告,在厂家的展厅里遇到了师姐。她不再做科研,成了厂家的销售。她给我看了老公的照片,很精神的一个小伙子,目光炯炯。我们说起那时候的拍照旅行,她说:“谁让你倒头就睡了,错过了大好机会”。 两人抚掌大笑。后来听说她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搬手指头算算,那次见面至今该有十多年了。

取景器外: 引子和我摸过的第一台相机

Technorati Tags: 取景器外 城南旧事

引子:

这辈子用过的相机几乎难以统计了,在家里有一个大壁柜,里面堆满了这些年收集的相机,镜头和各种配件。或者是因为恋旧,我经常买相机,却很少卖相机。那些用过一段日子的相机,每一架都有着和我在某段路上行走时的故事,更是宝贝一样收着,不时还会拿出来,按几下快门,在快门的脆响里发呆,想念一下她当年的风采。

————————-

用过的相机里,最早的比我老了整整一代人。1950年,新中国刚成立不久,年仅23岁的父亲在新加坡港告别了泪流满面的家人,独自登上了第一条开往新中国的海轮。在他随身简单的行李里,这台有折叠皮老虎的德国蔡司大概是最奢侈的东西了。在船上,父亲记录下了那些意气风发准备投身祖国建设的年轻人们。在之后的很多年,父亲用那台相机拍下了他的同学们,拍下了我的母亲,拍下了早我7年出生的姐姐,自然,也拍下了孩提时代的我。

从那相机开始,我从父亲那里第一次听到了快门速度,光圈,120胶卷这些新鲜词。老蔡司自然是全部手动的,从估计曝光到目测距离,全部都得自己完成然后把机身上那些精细的旋钮拨来拨去。记得那相机的焦距是用英尺,那时候完全没英尺的概念,只能估计成米,然后乘三。那台相机是我摄影的启蒙机器。也许因为此,这些年一直深藏着对折叠相机的热爱,等相机包里塞满了遍布电子开关的数码相机时,折叠老相机的钟爱忽然爆发,越发的不可收拾。倒是现在习惯了英尺,遇到用米来标度的老相机,就得做除三的处理。

我记得我用那相机拍过照片,却因为时代的久远,再记不起家里无数发黄的老照片里,哪一张是我拍的。 我出生后不久,文革开始,老照片里缺少了近10年的纪录。几十年,那台老相机一直放在师大的柜子里。我们出国后,也不舍得带到美国来。于我,她和童年的记忆合一,属于老家大柜子的一个部分。几年前回去,把那相机翻出来看过,皮老虎早就脆得千疮百孔,镜头也霉到无法再成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