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日记: 白斩鸡, 寄居蟹

客厅里的灯暖暖的, 小石头坐在沙发上看书, 老虎四肢撑开, 平平地把自己铺在沙发的靠背上, 挨着孩子的脑袋 ,无比满足地半闭了眼睛发出鼾声。 晚饭妈妈做的白斩鸡。 妈妈不怎么会做菜, 但对自己的手艺无比自豪,总以能发明或者灵活应用而得意。 今天的鸡味道确实很好, 妈妈说, 煮白斩鸡, 关键是在当中要把鸡捞出来在冷水下淋透了再回去继续煮。 我问她道理, 她说是为了让加温更均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正的理论基础, 但推想一下, 如果这是真的, 那就改用微波炉效果应该更好; 再进一步, 用微波炉的时候, 应该每几分钟停一下, 让热均匀一些, 然后继续加温。 哪天要找只鸡来实验一下。 ———————————— 媳妇带了孩子去MALL里玩, 捧回来一个绿色的塑料盒子。 底上铺了一层细细的沙, 两个蚌壳,一个里面放了一块海绵, 一个里面放了几颗食物。 我一阵激动, 以为会看到类似我那一度的一个小生灵,反复看了 ,却只有两只画得花俚胡哨的贝克。 小石头说, 贝克里面是寄居蟹。 我恍然大悟。 小时候看过关于这种生物的故事, 它们和乌龟一样整天背了自己的盔甲来往。 乌龟自己做自己的盔甲, 而寄居蟹则是在选择了能合适自己的贝克后把原主一口口吃掉然后占为己有。 可笑的是, 现在它们让人给抓来, 在它们抢来的房子上画得花花绿绿的然后作为商品出售。 更好玩的是, 全家居然趴在这个盒子边上聚精会神地等待这两个尊贵的家伙移动。 终於,媳妇在说明书 (动物的说明书!!!)_上看到, 要每两天给它们洗澡。 挖靠, 给膀蟹洗澡, 这事情新鲜。 不用督促, 我到了一杯子水, 把一个贝克扔了进去。 […]

戒烟日记:把话唠进行到底

今天开媳妇的SUV去上班, 需要完成一系列的常规任务。 汽油狂涨价, 但花钱是为了挣钱。 加汽油, 发现她车的雨括不怎么好用, 括出一道道的引子, 於是停了一下汽车配件店, 买了前后的雨括器换上。 换雨括的时候, 搞得满手是油泥, 於是到家后拉出水管, 把车上下都洗刷了一通。 打蜡的时候, 才想起来看看天, 天阴阴冷冷的, 别要下雪巴。。 那就全白干了。 洗着车, 忽然想起昨天和朋友聊天说起的一本孩子看的小书, 叫 IF YOU GIVE A MOUSE A COOKIE (如果你给老鼠一块饼干)。 说得是如果一个小老鼠的故事。 小朋友给了一只可爱的小老鼠一块饼干 ,老鼠就还要来杯子牛奶, 然后要照镜子把脸洗干净, 然后发现胡子太长了需要修剪一下, 然后要个扫帚打扫卫生, 然后越干越起劲把整个屋子都打扫了, 然后累了想吃口冰淇淋, 然后开冰箱, 然后看到冰箱里有一块儿饼干。。。。。过日子, 这种类推和循环实在是太常见了, 以至这样的孩子书每个大人看了也会微笑。 —————- 妈妈前几天把手切伤了, 於是掌刀的活儿又落到我的肩上。 我发现我还是挺有干家务的天赋的 (海鸭海鸭)。 比如切冻肉,斩板下面就该铺条毛巾, 就会很稳。 冻得冷冷的手指感觉比较麻木, 用刀要特别当心。 尤其是冻肉, 滑溜溜的, 刀口一定要外翻些, 万一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