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广州日记201006B

答辩完毕,过得放松的一天。和朋友在星巴克喝咖啡,天南海北说人生。说起自己似乎平行生活着几条互不交错的生命。晚上,流金岁月,见到或者遇到了部分牛鬼蛇神们。这是奇怪的一次相逢,我大洋彼岸的生活忽然成了一个讨论的话题。广州日记里的一个里程碑,上面刻着,你以为的平行线,在别人的眼中分明相交。

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显然,站的位置不一样,看到的风景显然不同。

HB明天去川西看她资助的那些孩子们。一去九天,独自一人深入僻壤。佩服她的勇气,也预祝她一路顺利。

据说我今年的星座主动,走在路上才是解脱。原本有些犹豫和疲劳,现在信了。走着吧,唯有动才能成线成面成为三维空间成为时空时间。站着不动,就是一个点。

活着,就是看原本未知的明天变成此刻清晰的今天,再将此刻的今天刻入昨天的记忆。没有对错,只有过程。

陶园的小服务员伶牙俐嘴的,俗称小油条。说:我本来不是油条,老师们来多了,就成了油条。

走过办公室门口的报刊亭,看到有时尚旅游,想起这期里有亚利桑那。再看到边上有周末画报,南非的封面,又想起前两周给他们似乎也写过什么,翻开一看果然在里面。图片大部分是南非旅游局提供的。我在那儿拍了好几千张片子,回来编辑剩下一千多张大图,不知道为了什么,最后竟然只有百来张被保存,剩下的不知所终。数码时代的悲剧,丢了就真的丢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个让人心惊的话题,但如果冷静观察思考,现象无所不在。强者为胜,在即使今天的所谓人类文明社会里比比皆是。再进一步说,所谓文明和道德,或许只是在生存得到保障,物质略有结余的前提下逐渐积累起来的一种习惯,但并不是真正的生物“本能”。行为方式可以遗传,思想却不会自动传递到下一代。被驯化的宠物,如果没有彻底丧失原本的生物体质,没有在基因上被改变,只要回到野外,经过几轮淘汰,很快会恢复所以的野性。那人呢?如果有朝一日,所有的物质文明基础因为自然的变化而消亡,生存成为第一前提,是不是又会出现所谓“英雄辈出”的格局?

广州的小窝很安静。屋子得收拾整齐,成为一种常态。四壁依然空空,许多年,想了装饰一下,挂些照片或者画,却因为总是来去匆匆,终于作罢。物质生活的格局10年如一日,基本没什么量变。屋里的格局,卧室里的写字台被推到床边上。写字台不写字,但晚上上网完毕,将笔记本顺手放在上面还是很方便的。量变,床上多床了大棉花胎,即使是六月天。年纪大了,骨头比较脆弱,算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客厅的桌上多了个电热水壶,可以烧热水喝。自己躺在屋里,知道时光悄然流去,却因为手表和手机都早已进化成电子产品,再听不见滴滴答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