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位大侠

很久没有看金庸的小说了。

直到今天看到朋友圈铺天盖地纪念金大侠的文字,才知道他居然高寿如此,才走。

初看金庸是近四十年前的事了,

那是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刚刚开始

港台的音乐和文字刚刚开始渗进大陆,

我刚上大学,

第一次穿下摆圆的尖领衬衫,

蛤蟆镜,长丝袜配皮凉鞋。

我有个室友叫陈震林,

我们俩都属于爱玩不爱读书的胚子,

喜欢在人流滚滚的食堂前打羽毛球。

那天,

他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两本已经皱巴巴的书

神秘兮兮在宿舍里给大家看

那些我们从没见过的侠客

那些绝世武功

那些顶天立地的豪情

那些绕指千转的柔情

少年的我毫无抵抗力被征服

书大家都爱看

从一个宿舍传到另一个宿舍

我找到震林:这两本书,

等大家看完了,我必须收藏。

震林一万个不愿意,

我把一张皱巴巴的钱硬塞给他,

这两本书,我要定了。

几个星期后,我如愿得到了那两本更加皱巴巴的书,

书名是

【书剑恩仇录】

 

金庸的武侠小说

每一部,每一个字,我都看了

而且不止一遍。

 

说金大侠是中国近代上影响力最大的文豪毫不为过,

没有看完一部鲁迅的中国人无数

没有看过一部沈从文的中国人无数

不知道矛盾冰心余秋雨的中国人无数

不知道莫言的中国人更无数

但不知道金庸,不知道射雕英雄传的中国人

请举手

 

出国后,因为痴迷,

还专门背了一套金庸全集来美国,

现在依然在书架上放着,积了一层灰。

很久没看了。

 

一直觉得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有两本书

理查德巴赫的【幻觉】(Illusions, Richard Bach)和

乔治欧文斯的【动物农场】 (Animal Farm,George Orwe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