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2016年终总结: 也许不相见更好

2016 年终总结

到了这年纪,其实蛮不情愿做这样的总结,一来是觉得日子过得太快,更恐怖的是每次翻回过去的笔记,竟然会发现那么那么那么多的喜怒哀乐都已经被忘记。老年痴呆是上帝给人类的大礼,过去的,就忘记,好好享受此刻。既然如此又为啥总要去回顾呢?废话说完,继续总结,谁让我还没忘记需要回顾这件事儿呢!

一年里,发生过的事情很多,值得不值得的,记得不记得的,回顾的时候,挑最有意义的写,而所谓的最有意义,也只是件相对的事情。写下的文字,许多,只有自己才明白其中的风风雨雨。

作为一枚鸟人,首先总结一下这一年飞行记录。

 移除
记录在美联航的飞行总距离,118682英里,合19万1千公里,比去年多了5590公里,蛇精病

记录在美联航的飞行总距离,118682英里,合19万1千公里,比去年多了5590公里,蛇精病!

飞行航段33,相当66次起落,还好还好。

其实我都忘了年初自己都干嘛了,翻开微博才吓一跳。

一月二号,首飞,丹佛-旧金山-北京-云南。一年后回首,这是一场最终负能量远大于正能量的旅行,从最初满满的热情到最后满满的郁闷。直到几天前我才把负能量部分完全放下.

 移除
请让我只记得路上遇到的那些美好和友谊。

1月12 回到上海,匆匆拜见爹亲娘亲,继续上路, 上海-普吉岛 (啊哈,这次旅行的航程没在统计之内,因为我都忘记是哪家航空公司了)。从来不特别喜欢海岛,为了太局限的活动范围,但很爱这次旅行。亮点,独门独院的海景套,为了工作的享受,认真之余,也可以偶尔放松。

感觉是一只沙滩上的寄居蟹,总在海潮的冲刷中忙碌

1月19 上海-丹佛

忠孝节义,俺一样都没做到,只会说些不痛不痒的屁话。纠结只是自己给自己的理由,说也白说,拉倒,能滚多远滚多远。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我已经游得太远太远。UA199 PVG_LAX 2016年一月的第六飞,鸟人 张开翅膀,

老娘亲真心不让人省心,我去泰国,出门她就急性肠胃炎急诊,累趴我姐。我回来了,她活蹦乱跳好着咧。中午我出去办事情,才一会儿,她又急性尿感。大剂量左氧氟沙星加止痛,坐在边上摸老娘小手,聊天,看笑容一点点灿烂。看她吃了个菜包子,守着,真好。

【那些莫名其妙的感悟】1月22日:

什么是本份?摄影师拍照,记者采访,医生看病,司机开车,厨子做饭,会计算账,各自有各自的职责,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这是本份。可我最近越来越看不懂了,貌似许多人活得很透彻,透过一切生活表象直达精髓:多挣钱,多享受,少做事,少操心。听着很有哲理,但我总觉得,本份这东西,还是蛮重要的。

1月30日 丹佛-迈阿密 本年度第七飞 开启蛇精病模式

佛罗里达,Everglades National Park


二十多年前来过一次,六月,差点被蚊子活吃了。亮点,这次来的时候对了,很好,大爱草甸里的安静,天空飞过的鸟,树梢栖息的鹰。

2月5日,佛罗里达-丹佛


【手抄心经】其实我是个没宗教的人,所以抄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偶尔想给自己一些安静的时候。心经的内容很适合书写,写对,写错,写好,写坏,都不需要太刻意,就是漏了一句话,就算把什么地方写得颠三倒四,都没关系。说到底,写与不写,其实也都没关系。

这是年初时候的字,后来抄了很多遍,字没什么长进,倒是终于把心经的内容记住了。

中国新年。这段日子和北京的【常客说】玩得开心,写些不痛不痒的文字。这是其中的一篇

【回家的路】

小石头们都长大了,到了高中毕业上大学,都合着美国的习俗,离开家生活。

 大学离开得不远,周末经常还能回来看看。大小石头走的时候,把自己曾经的房间尽可能的铺张开,每次回来,依然是自己从小到大的那个窝;小小石头走的时候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直到我送他到学校宿舍回来,才发现他已经把自己的东西都清理干净,这个房间已经不再属于他,再回来的时候,他总是住在爷爷奶奶曾经的房间里,是一个过客。

 这几天过年,他们俩都回来了。坐在一起吃年夜饭的时候,然然忽然对哥哥说:“你刚才说,你今晚要回家去,你把你住的Apartment当成家了吗?”为为歪头想了一下:“好像有时候是会这样说,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会说是Apartment”。然然说:“我从来没把现在和朋友合住的地方叫家,那就是一个House”。

 于是我开始想,家,究竟是什么?

 如果家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房子,屋顶和地板之间的空间,是床,是沙发,是厨房,是锅碗瓢勺的家什,那这些年里,不停地旅行中,那些住得多住得少的酒店旅舍,再怎么宾至如归,从来也没可能让我真的有家的感觉。但即使是自己从小长大的上海的老房子,即使是过去的十多年间经常来去的广州校园里的公寓,我又是怎么定位那些地方的呢?

 我在上海的老房子里没住过几天。那房子是我上大学那年妈妈的单位分给她的,我们一家从我出生的小平房搬家到当时颇为高大上的楼房后没几天,我就和现在的小石头们一样,离家住校去上大学了,每周回去,在沙发上住一晚上,直到我出国。平房很快就被拆除改建了,这没住过多久的“家”就成了我和过去的实实在在的联系。因为念旧,那屋子居然几十年没有动过格局,活脱脱一个八十年代的标本存在于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每年,都会回去位于上海师大一村的老房子几次,看看,打扫一下卫生,抽根烟,怀念一下童年,想念一下将我带大的姥姥,但那屋子不再有人住。在我能回想起来的称谓里,那屋子早就变成了“师大的房子”,而不是家。几年前的一次尝试,自己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匆匆的逃离,那无法遏制的孤独感,那天我写了一篇文字,题目是【没有亲人的家,就是一间冰冷的房间】。

 去广州工作,学校分给我一套公寓,住了十多年。每次去,几乎和真实生活在那里一样,在那里早出晚归。早晨踏着小桥上的阳光走去食堂吃我热爱的春卷,然后走去办公室;入夜,一次次和朋友们狂欢后扶醉而归,穿过绿叶细碎中透过的路灯摸上四楼,打开简陋的防盗门,在桔色的床单上酣然入梦。可是,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把这套我早已了如指掌的公寓称为家,每次说起,都是我在宿舍,或者我要回宿舍了。宿舍,只是宿舍,来了,去了,终于也必须只能是离开。

 漂泊久了,家,早就不再是一个能为我遮风挡雨的地方。家,只能是亲人的等待。在路上,别管吃得有多好,住得有多舒服,爽过了,早晚还是想回到亲人身旁。

 逢年过节了,回家永远是我们的头等大事。广州天河城的电梯里举着回家车票笑得合不拢嘴的小伙子,碾过河南大地的绿皮火车箱里挤到只能一脚着地的颠簸,平安夜前夕飞越太平洋的波音747走道上颤颤巍巍站着活动筋骨的九旬老翁。家,也许是从一开始就深埋在我们的基因,无法抗拒。

 那年汶川,在村里遇到的那位汉子,交通断了,他徒步翻山越岭几天回家,面对遍地废墟他没哭,但见到亲人们的瞬间,铁汉落泪。他握着我的手说“还好,还好,房子没了,家还在”。

 小石头们都还没有结婚。不管是我们在学校的旁买下的Apartment 还是他们和朋友合租的房子,都和上海的老房子,和我广州的那套公寓一样,每次归去,开门时面对的只有一屋子冰冷的家具,而没有亲人温暖的微笑和拥抱。

 早晚有一天,他们会有自己的家,会有在他们的家里等待他们归去的亲人。长大的地方,不再会是他们生活坐标的原点。那时候,过年再回来,就不会说是回家,会说是“去爸爸妈妈家”。

 生活的一轮新的循环,就开始了。

嗯,还有这句话,朋友@骆小仪说的,可以再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世界那么大,有太多想去的地方,可是如果不出门的日子过得不开心,那可能去再多地方也没有用

好玩,2月15日的日记,猴年的愿望之一,是能重返土耳其,重返伊斯坦布尔。再安安静静走上一次,再安安静静画点儿涂鸦,安安静静拍上些只打动自己的黑白照片。这愿望,能实现吗?年终回顾的结果是,一半一半,我还真的重返了伊斯坦布尔,但没能涂鸦,也没拍黑白照片。路过而已,命运的小玩笑。

2月16 科罗拉多,皇冠湖


今年的一个变化是,每次回来,都喜欢去皇冠湖边溜达溜达。还有绿山,很明显的攀爬的次数增多。年纪大了,自觉需要增强运动。


在RedRocks剧场的涂鸦

2月基本在家歇着,做暗房,在照片里回忆过去走过的那些好玩地方,还撞死了一只兔子。哦,然然给我写信说对摄影有兴趣想拍胶卷了,让俺激动得老泪纵横,到年底,他的第一个胶卷貌似拍完了,但终于没有拿给我。。。。


3月,3月,貌似3月的我还在为写稿子的事情努力。从文字里看,写稿子,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不轻不重的负担,累且爱着。

继续做我的暗房

Wiseman once said: “You can never make the same mistake twice because the second time you make it, it’s not a mistake, it’s a choice.” 鬼子智者说:“你不可能犯同样的错误,第二次发生的不再是错误,是你的选择。” 说得真好,那天我选择在暗房桌上还有一叠相纸的时候,开灯。

3月7日UA1853/857 DEN/SFI/PVG 鸟人 张开翅膀,飞上海,从航班延误改道东京到上海堵车,到爸爸妈妈家门口封路,一路不顺。

五年9999条微博,2016年初至今,629条.。。显然,话痨的频率降低了。第一万条微博,里程碑,发自机场。真应了那话,不在机场,就在机场路上,或者,在飞机上。在旅行中成长,在旅行中老去。


3月9日/这真是我干的事情嘛?8日到的上海,9日,我在上海飞苏黎世的飞机上!太TMD过分了吧。

3月10日 瑞士 伯尔尼 冰川2000


瑞士是N年前我第一次职业旅行的国度,某种很奇怪的关联。走在这个不大的国家不大的城市里,各种似曾相识。

伯尔尼,很清楚记得桥头的公园水泥坑里,那头懒洋洋的狗熊。


冰川雪场,好久没上雪道了,过分自信的结果是上来就摔了个大的!

3月14日大半天的火车,从瑞士转场意大利。这是一次很让人反思自己的旅行,懂得怎样旅行未必懂得怎样生活,懂得品牌未必懂得品味。然而,一切都有其原因,都可以理解,所有的好坏对错得失,其实只是个人心中的标杆与底线。


意大利,科莫湖。我爱夜色里的湖光山色。

3月15日,意大利米兰-苏黎世-上海LX 1613 鸟人 张开翅膀

3月16日 上海-广州CA1830鸟人 张开翅膀。从机场到机场到机场到机场 24小时 四个机场 作死的节奏,连我自己反思都看不下去了。


3月18日 认识了一对夫妻,他们的孩子,双胞胎一个脑瘫一个先天呼吸障碍,儿子兔唇,昨天见到了四闺女,上颚裂。四个娃儿,全是来自孤儿院的遗弃儿。我说,你们好了不起,改变了他们的生命,他们回答,孩子们带给我们更多的美好。那瞬间,真的觉得他们头上有天使的光环。


翰景路 残墙山水 夜归 雨 朋友的笑 昨天 今天 皆大欢喜。

回南天变成了无休无止的雨 铺天盖地  过街如过河  鞋里灌满水  裤湿透 衣湿透 满脸雾水茫茫  伞是举在头顶的装饰  举着  是因为我爱听雨点打在伞面上的声音。

广州今儿天忒好,天高气爽。新闻里又一高官自挂,啥都有了,啥都没了。昨晚和牛鬼蛇神们在一起,都在聊各种新三老三啥啥啥板,各种项目。想想自己,活得真叫失败,连个装逼用的拍摄项目或者科研项目都木有,再想想,啥都没有,好像也就啥都有了。


子夜千步走 今夜夜空透朗 城市的夜空有星星点缀。

3月29日 想落基山 想大白 想老虎 想爸爸妈妈 想家 漫漫回家路 总也接不上的地气 总也坐不热的座椅  白云机场各种修 休息室搬家 CA1829 CAN SHA 鸟人 张开翅膀

3月31日 上海, 与一帮少年时代的发小聚会。想想挺有意思,只是儿时的那一点交集,只是那时弱小被欺负的记忆,居然仍能在几十年后,坐在一起,把酒言欢。

4月1日,愚人节,很蠢的我,和爸爸妈妈说再见,UA199 PVG LAX, 丹佛,鸟人 张开翅膀。这三周的折腾,完全失去了时差和季节的感觉,从冰天雪地到回南湿热,上海蓝天白云的春,此刻又回到了科罗拉多的冬天。都好,都是自己旅途人生的场景。


大白,十年了,依然健康,陪我同行。


4月3日 丹佛,早早起来,修整被雪压断的松树。我爱树,绿色的生命,总觉得树有着满满的灵性,什么都懂,只是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三十年,看着他们在屋前屋后慢慢长大,习惯了出发归来时它们的存在。某一天忽然看见它们卧伏在地,折断了躯干,好让人心疼。仔细看看树干上,因为风雨雷雪的受伤,因为刀锯的修剪,上上下下各种伤口,更因为岁月的蹉跎,老去,皲裂的树皮。当一棵树,发芽,破土,长大,亦是很不容易。

在家的日子,继续做暗房,继续各种感慨。


知子罗老墙前的小朋友。


加勒帕格斯海滩上倒扣的船


科莫湖上不会说英文的船长


白云山上的修理工


4月22 丹佛/旧金山/UA869 香港 鸟人张开翅膀

4月23日 香港


姐姐的女儿女婿在香港工作,有着高大上视野的半山豪宅。可不知道为什么,从俺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过香港,我就对这里的水泥森林立无感。据说,香港也有葱绿的原野山峦,可我为啥要到香港来看原野山峦呢?


4月26 再见香港。天星小轮,暴走九龙找中银。一顿相当烂的午餐后,坐直通车回到广州,顿时浑身舒服。在学校各种忙办证,晚上煮田鸡,完成了一个十五年的梦想,珠江夜游。乐极生悲,回来路上把手机弄丢了。为啥每次丢手机都是和医生在一起,都是在广州,都是坐出租车。还好,这次是广骏车,按照收据上的电话,二十分钟,师傅带着手机回到我的面前

中环的场景,似曾相识,似曾相识。

4月28 CA1838 CAN SHA 广州-上海 鸟人 张开翅膀


休息室里的茶艺师,茶好,人也好。


4月29 见到爸爸妈妈那个瞬间,浑身上下全都好了,心里各种踏实,饭菜都加倍香甜。跟着,看亲姐搀着爹,看为为扶着娘亲,慢慢走,眼眶有些湿,这样,真好。若我老去时,也能这样,则更好。


回去师大的老房子,于我,一切,似乎都是从这里开始。

4月29 苏州


我一直很爱苏州。平江路很好,印象更深刻的是虎丘山野里的竹笋。


4月30日 为为告别了爷爷奶奶,他明天飞欧洲,然后回到美国开始医学院的生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心里很压抑,自己去外滩漫无目的地走。从小到大,无数次看这些房子,今天忽然觉得它们真的很好看,建筑风格的不同,和楼里岁月沧桑掩盖不去的昨天。

5月 上海


努力打扫老房子的心理,是对昨天的各种不舍。时空已经定格,却不愿承认,在灰头土脸的清洁中,找到一丝自己依然活在这里的想象。心里真的明白,其实,岁月无法倒流,过去的,已经过去,真的回不去了。


5月8日 子夜的师大校园里散步,少年时代走过的场景,在此刻又有了别样的感受。难忘今宵,夜探儿时旧地,故梦依稀难寻。当年孩子们谈虎色变的友爱村居然成了一村的一部分,真正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丽娃河中的小岛上,曾是童年学习狗刨的游泳池。


5月9日 然然和他的小女朋友到了上海,和爷爷奶奶在一起。

5月12日 上海 广州CA1865 PVG/CAN 鸟人 张开翅膀。


5月15日 广州红砖厂 或许不相见更好 【只是那里的一幅涂鸦场景】。从校园里的三点两线到走出校门,书店,白云山,咖啡馆,广州忽然饱满了许多。1200书店看书,破桌椅,但很适合安静看书的环境。20日,读完追风筝的人/


5月28 广州-上海CA1829 CAN/SHA 鸟人 张开翅膀


6月5日 又到离别的时候。 娘亲读报点评天下事,爹亲仰在沙发里揉满腹经纶。他们对在小床里躺了一天的我视若客气。大帅说,在你临走前的他们能如此淡定从容真好。其实我知道脚盆里泡着各种舍不得,只是已经渗透到浑身的每块骨头每滴血,欲说还休。UA199 鸟人张开翅膀

6月7日 丹佛 皇冠湖


走时还是萋萋黄草连天,此时已是碧绿一片。绕着皇冠湖外围走了一圈,没遇到一个人,只有蓝天白云碧湖绿草风。有意思的是,在上海广州,生活在熙熙攘攘里,拥挤在芸芸众生中,常会感到莫名孤独,倒是真孤身只影在天地间时,所思所念清晰在心田,反而踏实了。


6月15日 别了,跟了我们二十年的红马,缘分终于走尽。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

在家赋闲的日子,暗房。人都有某种习惯,区别习惯深浅。在习惯里我们找到安全感,这和我们是不是真爱那事没啥关系。上班可以是习惯,喝酒可以是习惯,盗窃可以是习惯,做雷锋可以是习惯。。。自然,下暗房也可以是习惯。红灯下,旁若无人(真的是只有自己)地晃悠。


在家里等开学的为为,在床头等哥哥起床的老虎。

六月十九号,父亲节,也可以是各种其他的日子。时间是个挺神奇的东西,比如,我可以说,出国前出国后,也可以说回国前回国后。一维尺度的文字游戏里巨大的信息量。


完成手抄本【金刚经】 漫无目的而无所求,为写而写,非为写而写。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墨迹浓厚淡薄,笔画挺直扭曲,内容对错,别扭通顺,皆大欢喜。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6月22日 落基山国家公园

There is no problem so big that it cannot be run away from.  … Don Shimonda, Illusions

6月30日,夏眠期,在家安静呆着,继续做暗房。


沙湾。暂时还有点纯粹,但估计离开沦陷没多久了。

怎样的人算纯粹?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名字,那位保姆摄影师,Vivian。为名利,为或高贵或平凡的目的奔忙的不用提,活时不得志死后才抖擞的也算不得真纯粹,只有她,一辈子,好像真的就没考虑过名利二字,也不曾有过什么目的。

生活里遇见的那些事那些人,当时或许漫不经心,时过境迁回想,似乎冥冥中都在传递着对昨天今天甚至明天的某种信息。点点滴滴的积累里,我们走过生命。

暗房里的回忆

7月4日,杰美去世了。认识她是因为工作,后来她换了工作,后来她生病了,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我记得她说过一句话:曾以为我有很多朋友,后来我才发现,TA们许多只是我曾有过的那些资源的朋友。

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 deed. 这句著名格言的所有注释几乎都能成立

杰美很坚强,坚持了很一段日子,直到最后,她都很正能量。

泡网时代,还曾有一位ID叫台北的朋友,也是同样的历程,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广州,她是用旅行和朋友们告别。我们都知道,那天中午,几个好朋友在一起,开开心心,喝了很多酒,然后我们各自继续各自的旅行。

愿你们在天堂一切都好,不再有任何病痛。

7月6日 早晨八点一刻, 为为开车出发去Ohio读医学院了。24年,看着你从一个无助的小肉团儿长大成人,离巢单飞。为你自豪


Goodbye to Tiger.  

7月7日。为为走后,也许是我自己的臆想,总觉得老虎坐在窗前等他回来。

After his big brother left, Tiger sit by their window taking naps as usual.  He opened his eyes wide each time a car rolled by, only to be disappointed, and went back to his dreamland.  

半年过去后,老虎已经习惯了为为的不在家,也不再坐在他房间的窗台床头等候。但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

那时候更沮丧的也许是我,孩子离家后的空巢感。为为今年24岁不到,这是我离开中国的年纪,那时候的我曾是多么雀跃地走向全新的生活。

于是,我发了一个愿。开始抄【楞严经】

7月12日  在家的日子,不会总在家里闷着。好在科罗拉多不乏户外的机会。

漫步没有熊的熊溪。

暴走北桌山,各种地质特征,看得兴高采烈,看完就忘记,留待下次复习。

艾文森山顶的羊。这里可没人给他们剪羊毛,一切都是自然。

7月19日。 每天都要在暗房里呆一会儿。这是一个视觉世界信息泛滥的年代,除了闭眼睡觉之外,暗房不失一个享受非视觉感官的好办法。黯淡的红灯只给周围的世界勾出一个轮廓,在这里,享受的是绝对的安静和指尖传来的触觉。

有时候,都不需要把药水倒出来真的冲胶卷放照片,关了灯安静呆着,就很好。

7月22日  一夜浅梦,梦见成了水手,风浪中行,夜宿甲板,头顶星空。【这难道是预知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吗? 回头看这个梦,果然有点儿奇怪】

绿山,三小时, 12583步, 9公里,上上下下,终点又回到起点。大爱石头,山野里,亿万年岁月的石头,绿色之巅,垒成九层石塔,我是个幸运的人。

八月,爱上各种石头,大自然里的各种灵秀和壮美,生活在丹佛是我的福气。

8月15  龙应台的【目送】,真心不是本能速读的书。越看越慢,到后来几乎不想也几分不敢看完。但终于还是看完了。

铺开纸,抄第十五叶楞严经。非佛非道,能安静下来就好。看见了,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

8月11日  DEN~LAX 航班延误,改签早班,原本的大巴机场太慢,在汽油站遇到热心的汉子李奥直接送我到了机场。我给他四十,他说二十就够,世界真美好,必须四十!郁闷的,是所有的升舱泡汤,漫漫回家路。连滚带爬,登机,UA781/198 鸟人 张开翅膀。

完蛋了,我在家宅太久,出门听见许多人说话,觉得好烦人。

8月13日 上海天真好。觉得会超闷热,但真走进去,心静,也还是能接受。人来人往,狠生活。到中午,就桑拿房了。

想起来一件事:这次出发的前一天,出去溜达回来,站在门口,忽然记不起门锁密码,茫然不知所措,竟至于一阵心慌意乱。老年痴呆之出门迷路,找不到东西南北,记不起怎么回家,是不是就是这样开始的?

8月19日 似乎不能让自己有片刻的安静,脑残无念是不是修行的最高境界?守着爹亲娘亲,看她看完吃生煎包子,给他们理发,抱着他们银发的脑袋,满满的幸福。

今天是爹亲娘亲结婚61周年!

早晨去买包子,带回来的却是位装修师傅。屋里瞬间变战场。床底那三十年的积尘,触手即碎的塑料水桶。一切都曾有满满当当的意义,也许可以整理打扫干净,至少,可以刷上一层白漆。师傅去吃饭的中午,我把房间中间一小块地方清场,铺纸,是诸法空相,道理我懂,老和尚也会扫去一地落叶。嗯,别问我干嘛了,凡事总有第一次。

芭蕉扇,和手触成粉的塑料桶,这是马王堆考古嘛!

8月25日 爹亲娘亲双双扶着,送我去电梯口。

在一起的日子,见面总爱争执,为了那些回想起来不值分毫的无聊;等分开了,不到一分钟就开始想念。MU5315PVG-CAN 鸟人 张开翅膀。

8月26 广州

匆匆来去,每次都会有那么点点不同。宿舍里闷了两个月的空气居然没什么异味,没电的遥控器可以用手机来取代,高大上的世界和不复昨日。

郁闷的是办公室里到处留下小强的黑点点,更郁闷的是,我的佛字在十多年后,居然被啃了。。。。

十多年,第一次,佛下墙了。站在桌上的小魏教授从读硕士时开始,跟了我十多年,也快展翅飞翔了。

8月29日 我热爱的牛鬼蛇神们:

匆匆几天,工作之余,还能和你们相聚,我真的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

子夜,走在安静的校园里,像是走在一个梦里。小桥,扶醉而归,遇见所里的新秀杰青,夜色里,他走在通往光明未来的路上,life is amazing。曾经,我也努力过的。晚安,又一轮的广州。

8月30日 NH934 CAN NRT 广州 东京 丹佛 鸟人 张开翅膀

再见,没了大佛的办公室。此刻看这场景,熟悉而陌生。

9月1日 耳边有蚊子飞过。蚊子? 科罗拉多二十多年,至少卧室里从来没过蚊子!也许是梦?因为马上我发现自己在车管所排队领驾照,涂了血红厚唇描着黑蚕浓眉的大姐叉腰发飙,可是我怎么能隔着磨砂玻璃看见她的形象呢?

三点半,天还是乌漆嘛黑的,我在时差中醒来。照片,是上一次的天亮。

9月5日  说不上活得反人类,但总觉得和社会越来越远。千万元的房地产走势如何规划避税我听不懂,早九晚五抢红包嚷口号抓住岁月尾巴我没力气,升职加薪办展写书扬名立万我没兴趣,也就是走走停停,闲来无事看看猫涂涂字看看书搓搓手,月升日落,潮涨潮退。

时间总归点点滴滴流走,能安静呆着就是福。

9月9日 两次旅行之间的时间是居家过日子,两次居家过日子之间的时间是旅行。无论如何,有个常规。每年都该至少检查一次家里所有的水闸。除了总闸外,每个水龙头下面还有分立的水闸。水龙头出故障时,除了应急关闭总闸,也可以单独关闭分立闸,不影响家里其他供水。每年检查时,将每个闸门都来回开关几次,确保没锈死。如果某个开关太紧,必须及时换新,省得关键时刻掉链子。

标记清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老年痴呆啦。。

绿山小山包。山,再高再低,低头走昂头攀,总有到顶的时候。或是无路可行,或是筋疲力尽。你可以在山顶山腰徘徊,早晚你得走向下山路。下山可急可缓,再如何潇洒狼狈,总也有到底的时候。这顶底之间,上上下下的奔忙,也就是你的一生。

9月16日 

#鸟人记梦# 去月亮旅行,住帐篷,坐累了到门口抽根新鲜空气。遇见很多同学,小学,中学,大学,每个人都拉着箱子,只有我拎着蛇皮袋。下飞机,因为不是出国,不需要过海关,回头看看,男男女女,人都已散去。醒,起床出门看月亮,天仍漆黑,星光点点,月亮刚刚西沉。

早安,丹佛。

9月18日 #莱茵河旅行# 回来十天,终于第一次能睡个完整觉,却被闹钟叫醒。三件套,工作标配。心神不定,坐过一千次的机场轻轨居然过站。登机,满满当当,升舱无望,盼望已久的莱茵河之旅,出发。 UA1771/30 DEN EWR MUS丹佛 纽约 慕尼黑,鸟人,张开翅膀。

9月20日 #莱茵河旅行# 半天四国游,飚车狂奔。德国慕尼黑,奥地利湖镇布莱根兹,列支敦士登城堡,傍晚到达瑞士山城达沃斯。一个人的旅行,进入节奏。

列支敦士登城堡

9月21日 #莱茵河旅行# 大河之源,今天心事重重,觉得自己进入画蛇添足的人生阶段。

垂直五百米后,山上开始出现积雪,路很险,失足估计无法再恨。

9月23日 

德国与瑞士边境的康斯坦茨,太有故事。十五世纪,天主教三皇并存,诸国演义,四年常会纷争,才在这此尘埃落定。湖水碧蓝,国王权,教皇权,百姓怎么都是活。古城很时尚,莱茵河老桥,零公里标志,航程开始的地方。 

铁路桥下的喷漆涂鸦

9月24日 湖区往下走,进入上莱茵河,莱茵河大瀑布。今天从德国到瑞士到法国,过了N次边境。法国人开车习惯,我喜欢。

涂鸦只是为了几分钟的安静

9月25日 马奇诺防线,战争史上的不好笑的笑话。倒是看穿甲弹在近半尺厚的钢甲上打出的弹孔,触目惊心。

斯特拉斯堡是个好地方,鲜花流水小桥城堡,欧洲的美丽在这里汇集。可不知道我什么,此刻觉得这一切离开自己都越来越远,想回家了。

9月30日  雷马根大桥战役是二战欧洲战场上极富戏剧性的转折点,败退中的德军因为官僚主义和德式严谨,竟给盟军留下了一座莱茵河大桥。血战,争夺,不惜代价的轰炸和保护。

艾森豪威尔在回忆录里说,这是黄金等重的桥。此桥战后没有修复。


荷兰角,北海,莱茵河出海口,远处是鹿特丹港。

10月3日  湿漉漉的阿姆斯特丹,大河之旅最后一天。今天是我的生日,医生往东飞,我朝西方走。忽然意识到,一个月不到,中国,美国,德国,瑞士,列支敦士敦,奥地利,法国,荷兰,土耳其,中国。。蛇精病一样,在北半球打狼一样转悠。TK1952/72, 阿姆斯特丹/伊斯坦布尔/广州。鸟人,张开翅膀。 

10月7日  广州

大佛翻新,小魏要走了。人间总有聚散,就是冰冷的石头也有生命。

时差的悲催,是任何时间都可能困死,又在最该熟睡的时候精神抖擞地醒来。。。因为,我不知道该是在怎样的时差。

作秀似的人生。白云山麓,城市是伏在大地中的巨兽。书店,静静的夜,读丹青先生的文字,记笔记。继续各种聚会,新朋友老朋友,各种吃喝。妈妈病了,好友的妻子病了,痛感自己的无力,继续抄经,为我们所爱的亲人们。 

10月12日  娘亲有恙。两小时,订票,收拾行李,清理宿舍,打车去机场,CA1829  广州 上海 鸟人 张开翅膀 这次,飞得急急忙忙。

夜深了,上海。与病折腾了两天,妈妈姐姐爸爸都累了。娘亲拉着我的手,说话恍恍惚惚,扶她躺下,秒睡着了。从他们的卧室出来,姐亲倒在小床上,也已开始打呼。还有爹亲的低音部,三重奏配合。我忽然发现,鼾声如雷,居然可以是如此美妙的声音。。晚安,亲人们,我爱你们。

10月18日 娘亲进了急诊室,从利群医院到中山医院到利群医院,十六个小时,两次120,来回折腾了三次,估计把娘亲累惨了。生病病人,看病病病人啊。

10月21日 娘亲的健康情况不稳定,我在上海陪她外,顺带收拾师大的房子,做持久战的打算。

师大的屋子终于收拾安排好了,灯下写日记,看见一个月亮前在瑞士圣加仑的涂鸦,恍若隔世。

娘亲今天87岁生日,早晨说,爹亲半夜和她说,生日快乐。我们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今天送她去住院继续检查。娘亲现在依赖心忒重,不能提我出发的事,一说,立马就都不好了。

10月24日  娘亲去做了胃镜,她各种怕,亲人的力量。娘亲出院了,此刻在里屋挨着爹亲,呼噜声此起彼伏。我在想漫漫前路,鸟人的梦,南极,即将启程。

10月25日 UA858/2014 PVG SFO DEN 鸟人,张开翅膀

各种不舍,各种不放心,但出发的日子终于到来。把娘亲床头的药整理一遍,和姐姐交接。告诉自己,都会好的,一切,都必须好。

浦东,登机。第一次飞747-400,我是说,驾驶舱哎。 一个半月的北半球环球,踏上归程。

10月28日 不想再当游客,也不想总是做个被人服侍的旅游记者。不想总在脖子上挂一个大大的相机,不想总在世界和直接总隔着一个取景器。

苦苦阅读了一尺厚的文献资料,各种条款,各种规则,大到五十国联合签署的南极保护公约,小到登陆时要带怎样的马桶,俺终于考过了南极和南乔治亚岛的极地向导资质,换上工作服,从现在起,俺奏是一个南极探险队员。

 十一月的第一天,出发倒计时两天,很久没有这样不安和期待的感觉。恋家,也贪恋远方,那种反差,家的平和与大自然的宁静。一直觉得南极不该有旅游,可以给自己留个遗憾;一直把南美当成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走完了,就可以洗手收山。

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要做了,这就快看见终点了。

11月4日 真的出发了。第一次优步,家到机场,不错的感受。司机说,机场那个新酒店,像入潜的鲸鱼 尾巴,那些雪山般的帐篷,似大海上的浪花。好浪漫的解读,曾经痛恨的场景,换个角度看世界,心情一下子好了。

机场,日记,为亲人们的祝福。UA1874/819 DEN/IAH/EZE 鸟人,张开翅膀。

11月6日 阿根廷 乌斯怀亚

在泊在阿根廷乌斯怀亚港的夸克探险船上开了一天会,很享受这样的环境,员工和公司经营过程中的理念可以直白对话。明天下午Ocean Endeavour到港,我会换船出发。心里很踏实,各种需要学,也相信自己能学会。

11月7日 OCEAN ENDEAVOUR到达,该我们上船了。今天最后准备,这将是我之后一个半月的家。明天起航。


11月21日 第一次的南极,从船上给大家问好。船上第十三天,旅途依然进行时,还有二十三天才返航,。好久不见。

11月7日到12月13日,在Ocean Endeavour上度过了难忘的一段日子。自由散漫了一辈子的我,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每天临晨即起,去舰桥和队长一起做早安广播,各种讲座的翻译,各种登陆过程的准备,各种大海,各种冰,各种山川,各种微笑,学会了站在海水里给大家讲解登岸须知,学会了怎样在极地的环境里判断各种危险和环境保护的关键,学会了在满是浮冰的南极海中驾驶冲锋舟,学会了睁眼醒来就开始工作,直到夜深躺下瞬间入睡。
我终于看见了我梦寐以求的信天翁。从小,就知道如果转世会变成其他什么,我希望自己能是一只信天翁,为了它坚守的执着和不知疲倦的展翅飞翔。


看见了企鹅,多得无法数计的企鹅。知道了各种企鹅的习性和区别,知道了怎样观察和行为才能最低限度干扰它们的生活。也许,也许,南极最好的保护,是没有旅游。但我也明白,这是无法逆转的发生,在南极如何行动,才是我们能尽力的责任。

从一个习惯了被人服侍,到“服侍”人的极地向导。那天我和队长说:也许你不相信,在极地的这些日子里,让我最开心的不是看见了企鹅也不是看见了冰川风景,最让我开心的是发现自己可以是一个对别人有意义的人。好吧,我的名字不是雷锋。

这次的极地旅行带给我2016甚至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神奇的一个发现。不拍照,真的不会死。没错,我依然拍了很多照片,但我更多的场景选择了不拍。

我记得那次长途训练,傍晚时分,船上的客人们已经在晚饭,我驾驶着冲锋艇穿过二十多公里的海峡。夕阳切过山峰,照在浮在水中的冰山上,各种光影,各种壮丽,各种灿烂。我们贴着冰山飞速前进,艇前波涛粼粼的大海,艇后白练般散开的浪花。我停下冲锋艇,关闭发动机,静静地看着环绕着我的一切。教练坐在船头,我站在艇的中间。他问我,你在想什么。我说,好奇怪,直到此刻我刚意识到,今天出海,我完全没带相机,甚至没带个可以拍照的手机。没有相机的此刻,是一种完美。

那一刻,有点点的感动。从三十年前第一次离开家,到此刻站在茫茫极地海洋中的一条冲锋舟上,我好像走了很远,很远。

12月13日,收拾完行囊,最后一次在船上溜达一圈,告别一个多月的海上生活。把对讲机和GPS还回办公室,路过航海家俱乐部时,看见桌上散堆的同传机,绕好耳机,放回充电器上。


墙上贴着的简历已是过去,和队友道别,下船,上飞机。阿根廷航空1855/UA818/75,回家。上飞机后才想起来,离开船,离开码头,居然一次都没有回头。

鸟人,张开翅膀。

12月17日  不会晃的床,反睡不踏实了。四小时时差,五点就醒得妥妥的。躺着玩绳结。日子极安静,今天和隔壁邻居说了三句话,火炉前看书,继续抄楞严。大白电池毫无悬地拒绝工作,把电池拆下来进暖和的屋里充电,重新启动。

绿山在我不在的时候又经历了一场山火。下午上山走了一圈,满目焦土,春风吹又生,明年会更绿。

12月21日 一幅心经,记录为为回来度假。


老虎瞬间放弃了他的暖窝,守着哥哥寸步不离。继续抄楞严经,第二十六条了。不急不急,慢慢抄。

12月24日 

在国内的话,这就是平安夜了。

心气平了许多。哪里来那么多斤斤计较,哪里来那么多放不下,你死我活的对手在此刻都能放下武器握手言欢,放下了,就好。

多些感恩,生活里那么多的看似不经意,仔细想想,多么美好。

二十多年前,一位叫HAYES的中介先生带着刚到科罗拉多的我东奔西走,终于在绿山脚下找到了一栋地下室有暗房的房子,他还告诉我,附近有个很神奇的地方,叫REDROCKS. 二十多年过去了,改名成了REDROCKS的我依然在这栋绿树掩映下的房子里放大着我走世界拍回的照片,我们的两个让人自豪的小石头在这里出生长大成人,我们的父母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渡过黄金一样的岁月,无数的美好记忆。

二十多年,HAYES先生在拿到了他的佣金后,依然每年圣诞都会給我们寄一个挂历和节日问候,我一直把这都当成他工作的一个部分,笑笑,然后就忘记。

今天,看着他的挂历,忽然想,也许,这一切确实是他的生意他的工作,但于我,他二十多年前的努力,意味着我的家,我的海港,我走到天涯海角都还能回来的原点,难道为了二十年写给了一张支票,就不再需要对他再说一句感谢?嗯,掰手指头算,他差不多该退休了吧?明天,是这里的平安夜,我准备给他打一个迟到了二十四年的电话,谢谢他在二十四年前,为我们找到了一座美丽的家园。

愿我热爱着的亲人和朋友们身体健康,新年快乐。有你们在,这个世界就一直会美好。

【原稿 2016年底】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