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青春万岁

C版:昨晚广州的牛鬼蛇神们聚会,认识很久的S亦有参加。S是某超级大公司的高管,一个职场风生水起的人,但我感觉骨子里,TA依然是当年认识的那枚文艺青年。认识S是因为在一次航班上,前排某位香港三流杂志的主编迫不及待想和TA搭讪,从包里掏出几本封面印满自己头像的杂志出来,送TA,还很踊跃地签上自己的名字。我也就被搭顺风车地送上一本。那几本杂志我想是被航班结束时的清洁工收走了,但也因为这位先生,和S成了朋友。难得见面,常用的问候语是我给你签个名吧。

S去年出了一本随笔,一路走来点滴心情的汇总,文笔很是优雅淡然,我想象中民国初时的那种从容不迫。我在网上订了一本,这次终于记得带来,算是完成一次真正的签名仪式。

也就顺便把书又看了一遍。最爱的还是那段关于【在云间】里的故事,负重的挑夫歇脚,为的是让落后的灵魂能有时间跟上匆匆前行的主人。文中提到TA些旅行中去过的诸多地名,每个人有各自旅行的感受,阅读时,脑海里也同步放映属于自己的小电影。

最近广州的工作有些不定因素,让在上海的娘亲各种担心,对话间,总如我在孩提时代时一样,努力帮我计划今后如何生活。其中一条就是,你走了那么多地方,为什么不重新提笔写些路上的故事,也算是给自己找件避免无聊的事做,也能留下点东西。

不是没动过心。只是走得多了,故事太多,淹在记忆里的时候反而没了感觉,顺口应景聊天还能顺口喷一会儿,真要动笔写,顿时就没了热情。更要命的是,走多了,遇到无数的牛人牛事,自己的那点儿破碎记忆真的变得无足轻重,说也是白说,写更是白写,哈哈一笑,日子就过去,也挺好。

醉醺醺回宿舍睡觉。早晨起来,宿醉的口干舌燥。下到二楼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些年,自己其实一直很有危机地活着,活得非常没有自信。混在朋友堆里人云亦云的时候还好些,或者是为了工作的奉旨聊天。如果想自在,就只能把自己封闭在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真要和什么人单独相处,直面说话,便瞬间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起来。

在食堂吃饭,喜欢坐在角落里,桌子的尽头,同桌必定不能有陌生人,否则宁可绝食离开。偶尔会有人在我开吃后坐过来,顿时就能让我失去食欲。如果再遇到个吃相难看些的,那就只能端起餐盘落荒而逃了。

附:S版

牛鬼蛇神的青春

认识C,是在N年前从北京飞往广州的航班上。

那时的我气质不俗,面貌姣好。那时候人与人生理距离远,心理距离近。那时候流行在交通工具上搭话聊天,而不是坐在对面无言,在彼此朋友圈点赞。

旁边的中年油腻男从一起飞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跟我说话。从旅行,到出国,到港澳台关系,到人生理想。我只是不停看书,偶尔微笑点头。

该男终于看到我看的书名,然后说,你真不一般,能看这样复杂的哲学书。我是《XXX》杂志的总编辑,你看,这是我。顺势,从某处变出一叠杂志,并指着其中的名字和照片给我看。求惊讶,求崇拜。

我无动于衷。终于,说,机会难得,我给你签个名吧。

C就是在这个时候,神勇地出现了。高大,威猛,清爽不油腻!顺势接过了话题。

C英雄救美有功。在广州和他参加了一个囊括了各种牛鬼蛇神的饭局。和我在原来标准的外企小白领的世界全然不同。

认识了很多神人。畅销书作家,摄影的,写专栏的,练马术的,开麻将馆的。。。

那时候,聚会常常在炳胜,在马场,在江南西。黄油蟹上市的季节,开很远很远的车,去南海边的渔村去吃新鲜的黄油蟹。离开的时候,海边有很美的月亮。

后来,我从广州移师北京,从小白领做成了大毛衣。酒局里的牛鬼蛇神,变成了神仙天使。

其间,和C在北京见过一次面。在双井桥下的一个沙县小吃店,匆匆吃了顿早餐。

他依然世界各地地飞,面孔依旧,高大威猛,清爽不油腻。

在飞机上解救我的C,他和油腻男介绍自己的身份是摄影记者。所以,对付油腻男这种三流杂志总编来说,绰绰有余。

后来知道,C是早年留美的物理学家,在美国定居。同时受聘于广州的大学为博导,所以往返于中美。同时,他亦是摄影记者,常常出席些好玩的旅程,比如拍摄尼罗河旅程。

近两年,他在有空的时候做南极旅行的导游。

昨天的饭局上,见到C,还有些多年不见的牛鬼蛇神。

这一次回广州,已经有了些日子。多半的时间,深居简出,极少和朋友联络。

因为感冒未愈,加上年度的大型促销心神不宁。我只坐在角落里,很少说话,很少吃东西。一如N年前,刚刚结识这些年轻的小妖。

时间和空间都会形成刻度。让人一格一格地前行。但我总相信,无论走到哪里,每个人初心不变。

常常会回到同样的一个象限。只是每个人的悟性和经历不同,到达的时间和速度会有差别。

十年的时间,我又回到了这里。

我匆匆提早离场。

C发给我微信,你很好,做到了你自己。

我只希望走了那么多路,见了那么多人,数了那么多数字。我还是那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文艺女青年。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