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爱吃是一种病

在路上的时候,忙忙碌碌,很少会有什么时候会觉得嘴馋。回到家里闲了,郊外打狼一样漫无目标地在屋里转来转去,每次路过冰箱和放零嘴的柜子,不可抑制地会拉开探头进去张望一下,伸手掏几下,抓点儿什么塞在嘴里才会觉得心满意足。

馋嘴,真的是一种病。不是简单的心理问题,更好像有其生理学上的解释,生理学家们忙着研究各种高大上能换成SCI和奖金的大学问的时候,也没忘记这个事关人类生活的大事儿。

抽烟能致癌,喝酒能撞车,吸毒能要命,抽烟喝酒吸毒都有一种生理学上定论的生物状态,上瘾,鬼子话叫阿迪克逊,Addiction。

按照伟大的维基百科全书的定义:

成瘾(英语:Addiction)是指一种重复性的强迫行为,即使这些行为已知可能造成不良后果的情形下,仍然被持续重复。这种行为可能因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失调造成,重复这些行为也可以反过来造成神经功能受损。

 瘾被用于描述精神强迫或者过度的心理依赖,例如物质依赖,药物滥用(即俗称的滥药、毒瘾)、酒瘾、烟瘾、性瘾。或是持续出现特定行为(赌、暴食),网瘾、赌瘾、官瘾、财迷、工作狂、暴食症、色情狂、跟踪狂、整形迷恋及购物狂等,是生理或者心理上,甚至是同时具备的一种依赖症。

科学家研究的结果,上瘾,在身体里是有一种叫ΔFosB 的东东,高大上的科学分类,是基因转录因子的一种,简单点儿扯,就是某种很神奇的蛋白,如果这东西足够多,就好像打开了一个生物开关,能让人进入一种难以自我抑制的状态,至于难以抑制的是啥,那就啥啥啥了。

 

按照上瘾的定义,并不是要命的事情才会上瘾。你看看,你看看,信不信由你,做爱也能上瘾,上网能上瘾,赌博上瘾,当官上瘾,当然,吃能上瘾。

把这个ΔFosB放一边儿,其实,咱们的老祖宗早就知道吃能上瘾这件事儿。知道那个叫饕餮的家伙吧?那个吃货中的吃货,所有吃货的祖宗,因为无法抑制的爱吃,吃到终极,把自己的身体都吃掉了,吃得只剩下自己的脑袋。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吃货的境界啊,完全不能简单地用上瘾来描述。如果吃是一种宗教,饕餮就是毫无疑问的教主。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华民族的祖先都是吃货。为啥?你知道咱们高大上的文化从啥时候认真算开始吗?抛开神话传说中的炎黄二帝,抛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农大禹,正儿八经的中华编年史从商朝开始。商朝最有名的是啥,别的咱们可能搞不清,但你只要去个有点儿文化的博物馆,看看和商朝有关的东西,就肯定有青铜器。

商朝的青铜器牛逼大了,作为土豪和贵族们的必须,它们是身份的象征,也是各种装逼所必须的礼器。青铜器从艺术设计到工艺制作,各种各种,现代人绞尽脑汁,想山寨都山寨不出来。

商朝青铜器上最重要的是啥?各种各种的饕餮纹!!作为生前装逼,死后继续装逼的礼器,饕餮是我们的老祖宗拜了又拜的大教主。

我写了半天,其实想说的是,当一个吃货不可耻。哪怕你的ΔFosB宇宙爆炸,万变不离其宗,只要你是中国人,你就和饕餮,和吃货,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渊源。

不过,祖宗还是很牛逼的,饕餮把自己的身体吃没了,也就不需要担心太胖,更不需要担心减肥。如果做不到真正饕餮的境界,那还是老实关心一下自己的ΔFosB,吃就吃吧,别上瘾就好。

画外音:领导升官前,能不能被要求检查一下ΔFosB, 太高的,不管对啥上瘾,就算乐吧!

原稿 2016-02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