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New York, New Yorker!

Random Street images made between May 15-19 , 2014 in NYC when attending Xing and Marco’s Wedding. #gallery-1 { margin: auto; } #gallery-1 .gallery-item { float: left; margin-top: 10px; text-align: center; width: 25%; } #gallery-1 img { border: 2px solid #cfcfcf; } #gallery-1 .gallery-caption { margin-left: 0; } /* see gallery_shortcode() in wp-includes/media.php */

大白历险记

从纽约参加完外甥女的婚礼飞回丹佛。

下飞机,坐巴士到机场外围的停车场,找到大白。打开车门,里面呼啦飞出一大蛾子,然后发现车里都是蛾子,打开所有的门一通狂驱赶。行李装车,发现少了一个箱子,赶紧开车去追巴士,果然拉在了那里。

出停车场,对面来一辆车横着就压进了我的车道,避让,看它歪歪扭扭地停到了路边。出发回家。满心想的是早点让大家快点到家,UA的破B757-200, 大家飞得很幸苦。

过了老鼠夹,高速路开始变得开阔起来,开起来容易许多。鬼使神差地,我回头提醒大家,都要带好保险带。

然后,车底一声巨响,车身猛烈摇晃了一下,向右侧歪去,反光镜里映出车尾拖曳出的长长的火花。直觉,后轮炸了,轮毂在磨地。双手紧握方向盘,看清左右没有别的车,不敢急刹车,怕失控翻车,让车身的强大惯性推动着,往路的右侧靠边。

紧急停车带足够宽,速度足够慢的时候踏下刹车,慢慢停稳。怕刚才的火花是车底的摩擦,更怕油箱有损伤,立刻关闭发动机,关闭所有电路,让大家马上下车,看清楚周围没有其他情况,放心些。

再去看大白的后轮,后轮不见了,只剩下被齐根切断的五桩螺栓。惊呆了,回过神来马上看周边车流,没有发现有任何车辆停滞,看样子那飞了的轮胎没有砸到什么,冷汗一身。

没别的选择,今晚只能弃车先回家。把行李拿下来,电话911,小石头电话朋友来救场。警察叔叔很快来了,县局的警官和州巡警,见没有其他事故,说明这个不属于交通事故。我请他出个现场报告,他回车写好送来,我请他特别注明一下螺栓状态,他又给耐心补上,真正当好公仆。还问了是不是需要拖车和其他救援,我说都安排好了。朋友也到了,上车,回家。

早晨6点,天蒙蒙亮就起来去找昨晚消失的轮胎。从反向上高速公路,看见对面的大白后不久就发现了躺在分隔带上的轮胎。真是万幸,这一段的分隔带很宽,而且中间是凹陷下去的沟,飞出去的轮胎到了沟底就停下了,没有继续飞到迎面而来的交通里,那就该是大事儿了。

找到车里的收据。大白的四个轮胎去年年底换的,到现在开了不到一千英里。于是去轮胎店交涉,客气说明了情况后,对方态度极好,直接让我去找了大区经理,二话不说,当场打电话叫了拖车把大白拖去了他们的修理店。

大白的状况很悲催,后轮在飞离的时候把车尾打烂,肚肠暴露,居然能看见我从来没看到过的车底的那个大号备胎。保险杠外罩也松开了,咣当着挂着。后桥的车轴和刹车组件着地摩擦,磨去一块。我估计修复大白的费用会超过车子本身的价值,真那样,这车就得报废了,伤心。

万幸的是,这次惨案没有任何人受伤,也没有导致大白之外的任何损失,不幸中的大幸。也在事故过程中的处理也算得当,给小石头们上了很现场的一课。朋友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希望吉言成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