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一天

AAGVA_IMG_2996bw_S_S

周六,依然是那层挥不去的情绪,从过年到现在,一直一直的压抑。仔细想想,这压抑应该从八十天环球回来就开始了,导师的离去,每次看到他曾经出现过的场景,都会在脑海里回放,原来以为这样的感受很快会淡去,却没想到随着一个又一个朋友和亲人的离去,越来越浓厚,厚得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此刻在听歌剧魅影里的那首【请帮我说出再见】,help me say Goodbye,  该是说永别了的才好,不过此刻的永别,还是为了也许能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再见。

前两天,新买的2T-WD的移动硬盘坏了,折腾了许久,唯一的方案是换一个。好在上面的文件全部都有备份,没有任何损失(用半天的生命做一件原本不需要做的事情,算不算损失?)。昨天买了个新的4T,决心再做两套关键备份,曾经走过的那些路,为了某一天,我不再旅行了,可以坐在沙发里,静静看幻灯,看自己走过的路。

太多的物质生活真的会让我抓狂,于是昨天把三星的TAB退了,今天把KINDLE也退了。觉得自己有些好笑,看书,内容没看,书却折腾了好几轮。又回到那个奇怪的命题,用半天生命做原本不需要做的事情。。。 可是,在生命的历程中,又有什么是真的需要做的呢?很庸人自扰。

A123

绕路到UPS,把坏的的硬盘邮寄出去。

去GOLDEN,我热爱的清溪,图书馆就在溪边,前几天借的那几大本画册,别人的眼睛里看到的时空也许能让我有共鸣,但和我真的有什么关系吗?我有我自己的时空的,就活在自己的时空里就好了。

沿着溪边散步,春天还没到,但清溪的冰雪已经开始融化,水流很急,从依然有尺多厚的冰雪下汹涌而出。冰雪的河面,让我想起丘吉尔河口的冰棱,只是这里没有北极光,也没有北极熊。

严重想念爸爸妈妈,他们在这里的时候,我经常陪他们来这里散步的。家里还有好多好多他们在这里散步时的照片,都在暗房那几百条还没来得及放大的底片上。胶片摄影真的是个好东西,定格的不只是场景和记忆,还有那一瞬间的胶片,以后就可以带着这些影像,跟着我一起变老。

整理照片的时候,无论如何找不到北极熊那组图片的原始文件了,真的有些抓狂。JPG都在,可是NEF却找不见。折腾半天,忽然想,那是八十天环球中我的行程中的一部分,也许,也许,一找,果然在那个文件夹里。2010年的八十天,在所有有效的记忆里终止于马尔代夫的船码头,那天晚上混混黄黄的灯光,快艇后拖出的那道白色的尾浪。

KYA_0803

其实,那旅程没终止,从马尔代夫经过新加坡,东京,温哥华,温妮堡,近40个小时的飞行,直接到了丘吉尔,然后是十多天的北极熊营地。耳边,忽然想起极北的风声呼啸,还有北极熊从身旁走过时,熊掌一步步踏破冰壳的破裂。

GOLDEN新开了一家餐厅,原来以为是印度菜,去了才看清餐厅的名字是夏尔巴,尼泊尔风味特色。那碗汤辣得我直接回到了加德满都,回到了喜马拉雅,那连绵不断的雪峰。墙上很多照片,各种的山峰,标注着海拔高度。珠穆朗玛,海拔8848,比起其力马扎罗的5885,高差不多3000米,山外有山。

记得站在其力马扎罗山顶,也记得从绒布寺和大本营远眺珠峰,然后想,这辈子,走过的路吧算多,但也不能算少,真的没太多需要抱怨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