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记梦】 冰上的小烛灯

#丹佛日记# 【记梦】 莫名的纠结被带进每天夜里的梦境,太清醒的梦,不仅仅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能从容去想着下一步的梦境该如何继续,和理智地让自己终止一个梦。

昨晚上梦见自己在一片冰封的湖面拍照,慢慢走着,想着离开。

湖边点着冻在冰中的烛灯,一溜排开,豆花大的火苗,看不到烛芯,也看不出火在燃烧什么。湖区是一个公园,有着各种高低起伏的阶梯和铸铁的扶手和栏杆。亭子里有一个巨大的黄色托盘,长得一个U型酒吧的形状,分成很多格,里面各种色拉和零食,但每样都已经被吃到只剩下一点点。我好奇地想,这么大的盘子,怎么换呢?他们是不是还有一个同样的装满新鲜事物的盘子会端出来。

朋友们来了,他们相继通过各种考试,都要到这里来工作,我说,好吧,那我也不辞职,不特别充足的理由,但可以继续。

我们从一个八角形的房子里走出来。

冰开始融了,不敢站着走上冰面,就伏下身,四肢并用在冰上滑,不时能看见中间已经融穿的窟窿。

转了一大圈后回到岸边。

岸边冰已经化了,露出下面的水,但水很浅。小烛灯原来是穿过冰层的,在冰下还有好长一截,黑黝黝的色泽。公园里的老人用一根弯曲的长棒探到冰层下,去点燃更多的小烛灯。

我对自己说,嗯,该醒了,于是就醒了。

洗手间是个很个人的地方

因为老娘健康欠佳,决定暂时取消最近的行程,在家里呆段日子。于是每天晚起早睡,陪老娘其实是每天吃老娘做的小灶中饭,无所事事地舒服着,闲到蛋疼。

悲催的是我是个不容易闲下来的人,既然不出门折腾,在家长毛也不是个事情,东张西望,主卧室里的洗手间很久没有收拾了,一时兴起,拆!

破坏总是比建设要容易得多。拆除毛巾架,草纸架,化妆品架,镜箱,和墙面上的镶条,四壁空空。当年费了老鼻子力气贴的淡蓝细花的墙纸,刷刷几下就变成了遍地的碎纸片。墙纸没了,纸后贴在墙上的胶还在,得满满铲除。这个俺业务熟练,用个喷水罐装了热水,吱吱吱吱喷上去,又匀又省力 (最早时候用个毛巾蘸 ,一举过头,热水顺了胳膊流胳肢窝里,那个别扭啊),然后用铲刀刷刷的就干净了。

下一步是用腻子把墙上不平整的地方修补了。这是俺的软肋,玩了这么多年装修,抹腻子永远做不到完美,总会有点什么在油漆后会暴露出来。好在俺阿Q精神十足,见怪不怪,习惯了就好,自己做的装修,就得有点自己的性格。

底漆,油漆,没啥太多可圈可点的过程,但很有成就感。看那么大一堵墙在油漆刷子的来回滚动中变成干干净净的颜色,很让人愉快。色彩的选择很简单,我爱白色,看着干净。因为要换地板,滴下来的漆也不比在意清除,只要别滴在头发上就好了。

油漆干得很快,半天后就可以进一步到地面工程了。

这才是动真格的开始。地面上有马桶,喷水池,和洗脸池,每个有自己的独立的上下水。如果是大换血,全部换新,那会容易得多,抡铁锤几下子就拆完了。问题是,我不想那么浪费,那就只能趴在马桶上,拱在水池后,把那些年久生锈的螺丝一个个小心拧开,再把死沉的瓷洁具一件件搬出来,放在隔壁卧室里铺好的塑料布和纸板上。

地上一个一个的窟窿,得用旧报纸堵好,要不啥东西掉下去可不好玩。

原来的地板是塑胶的,其实功能和外貌都完美,啥问题都没有,这折腾就是想换个样子,换成拼木地板。塑胶的就不动了,直接在上面铺放潮垫。因为是浴室,铺的垫子讲究点,下面无数的小突出点,可以加强减震,更能保证地板下面有足够的空气循环保证不发霉。铺拼木地板俺也是专业户了,越发偷懒,买了最大块儿的,效率成倍增长。

地板上那些上下水管道才是难度所在,要量好了锯缝钻孔,这个我过去永远会犯至少一次错误,这次十万分的小心,居然一个错误都没犯,完美地看那些管道一个个在准确的位置穿过地板,自信心暴涨。然后,就发现少了一个孔,一个下水的开口,被密封在美丽平整的地板下面了。

还好为了自恋,整个过程都拍照片记录。对着照片,算比例,算位置,判断了这个捣乱分子的大致位置,用小钻头打个探孔,只一次,就完美地找到了它的所在。这个得意啊。。当然,如果没有忘记的话,至少能少浪费2个小时的工本!

装抽水马桶太没技术含量了,过去还有个蜡封需要点功夫,现在的无蜡接口让我唯一可以自吹的本事都变得没了价值,十分钟搞定。装好马桶,接上水,很有信心地直接嘘嘘一个然后冲水,一切正常。(万一,万一俺搞砸了,下水没接好,这一冲岂不是会很热闹?)

地板高了半寸,所有的上水管道都是原装的铜管,都短了半寸,只好全部换成新软管。水池的下水原本就不顺,这次索性彻底拆开,从里面掏出十多年积累的小半斤头发和各种脏,再放水,水下得嗖嗖的。

最后一步是贴上地板的压条。这个其实该在装洁具前搞好的,俺太着急洗手间功能的恢复,只好委屈自己满地多趴了个把小时。

在原来的位置上装好新的毛巾架,镜箱没有换,那是我20年前自己动手打的,手工很粗糙,但感觉很亲切。

装修是个很个人的感受和经历。我不喜欢太大幅度的动作,不喜欢改布局,不喜欢改日久形成的习惯,其实,全部换新比翻新要容易得多。

随便什么东西,用久了,就有了感情,哪怕是坐着出恭用的马桶。用得好好的,换下来,立刻从你生活里不可是少的一部分变成了不再有任何意义的垃圾,这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所以,这样挺好,坐在依然熟悉的马桶上欣赏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雪白的墙,似曾相识的地板,毛巾依然在老地方,一切都好,骨子里都没有变化,只好像洗了个澡,干净了许多,说到底,这不就是让人洗澡和便干净些轻松些的地方么。

好吧,大功告成。

[…]

2013年第一季, 上海-广州-北京

三月中旬从国内回来。如果我不去翻看当时的微博,似乎完全记不起来这一程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快的旅行节奏,太频繁的更换目的地,只两个月不到前发生过的事情都变得那么遥远,像是在想在月亮上发生的事情。

#鸟人笔记# 2013-02 22/24 上海

上海浦东四季酒店,三十六楼,3610, 270度的视角,站在窗前发呆。渐渐天亮,浦江在高楼间隐约,完全陌生的浦东,外白渡桥。街灯渐次关闭,太阳快出来了。我长大的城市,熟悉又已经陌生,近在咫尺,又无比遥远。孩提时代的那些记忆,苏州河上缓缓驶过的驳船。寻梦的时候,却在科罗拉多的山麓中醒来。

舍不得在上海住在太高的地方。从半空中看曾经是自己的城市是奇怪的感觉,故乡变成了晨雾暮霭里的模糊,目光移动里去寻找孩子,少年,青年,中年时留下的记忆。亲人和朋友们曾经和依然生活在这些高低起伏的的房子里,红灯,绿灯,真实虚幻。把自己收拾回箱子里,旅行是种甜蜜的折磨。很多年前,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家,是亲人在的地方。没有亲人的家,只是一栋冰冷的房间。

执着,翻译成白话就是拿着,,现在进行时。最关键的是要明白,不执着,撒手,并不意味放弃。太重拿不动的东西,可以放下,守着,等有力气了再继续拿;如果是因为太烫,拿不住,可以放下凉会,继续端,或者吃肚子里去,如果你还有胃口。

上海最后一顿饭,在一家由朝鲜人民共和国人员开设的餐厅吃的。食材质量非常好,大厨手艺相当好,最为出色的是清一色的朝鲜美女服务员,对答极其得体,礼貌,温馨,职业。我明白这是朝鲜的对外之窗,好看的窗户比凶巴巴的好。衷心希望朝鲜同胞们每天能看到的和吃喝到的都是这样的各种一流。

和姐姐一起回师大的老房子。高度兴奋的一个早晨,在小屋里找到了我孩子时候的玩具,断了尾巴的神仙鱼,轮胎脱离的联合收割机,还有父母年轻时候留下的日记,父亲在60年前回国时的信件,文革期间手抄本的毛主席语录。小心翼翼包好一部分,带着上飞机。

#鸟人笔记# 广州 2013-02-24

雾霾不再是一个大洋彼岸的传说。被哄上飞机1小时,起飞时间依然未知。雾霾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西方国家在工业化的过程中或多或少都经历了雾霾的困扰,但有如此前车之鉴,中国依然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超高速发展的路。没错,经济明显上去了,物质生活多或少改善了,现在,买单的时候到了。

我觉得吧,我不光是鸟人,还是以贱人。华师的宿舍,说起来只是借住,可住了十年,就觉得是自己的家里。屋徒四壁,每次回来灰头土脸的打扫,明明可以找个家政来轻松搞定的事情,却必须要自己动手才觉得是自己的家,住着,踏实,也有回家的欲望。其实,这怎么能算是家呢?

居然赶在一笔审稿费被邮局退回去前回来了,小魏老师折腾了半天,中文汉语拼音单位证明护照的,几百大洋呢,够咱师徒几个搓一顿乐!

借大扫除,把历年看过和修改过的论文全部扔掉。房里干净很多。收藏的东西太多,累。五十而知天命:什么属于你,什么不是。理顺了,于自己,于以后接手这个房间的后人,都会是莫大的轻松。能拍拍手飘然而去,不留一丝牵挂,是神仙的境界;作为一个凡人,能走得轻松点,就是王道。

接到电话:丹佛大雪。为为开车返校路上打滑,撞到了护栏。现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只会微笑,人没事就好,车坏了,去修一下就可以了,长大的一个部分。为为说,还好这次没带着彼得猫。嗯,那只调皮捣蛋的大猫。。。 上次在路上时接到类似的电话也是一个雪天,也是为为,也是开车打滑。那是我在路上第一次晚上接到家里的电话,媳妇劈头一句话:为为出事了。吓得我脸色灰白,站在当地一句话都说不出。 2013-02-25

门房小孟师傅当了爷爷。结实的皮球一样的胖孙子,看见我总会把自己笑成一朵花,看见他我就走不动路了。巴掌大的值班室兼家里,小孟的媳妇用块布背着娃,最简单传统的带法,一屋子的爱和温馨。想给宝宝买点东西,买啥好呢?最后去西门买个叠红包,包钱,最实在吧。

看到七十多岁的老阿姨拉着小车在校园慢慢蹭着捡废品,俺把那一大堆一大堆的费论文都抱出去给她了。

昨晚,在酒足饭饱之后,我终于在公开场说了句广东话。。此生第一次哎! 我对来收拾桌子的服务员说:脱海。她愣楞地看着我,在场的所有广东朋友都愣楞地看着我。难道我说错了么?可坐我旁边的山西军医哥毫无困难地听懂了我的广东话,我说的难道不是多谢么。

食材讲究的庄记,墨鱼丸和肉丸,原味食材,搅拌上劲后用小勺直接分拨进煮沸的清汤。食油,酱油,稍微烫过一下的葱姜丝辣椒为蘸料。。。绝对合我的口味。齐博带着去吃过的无数家美食里,这个最好吃!

改论文时候的感悟: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这句话告诉我们:没有百分之一的那点点灵感,你就只能是个庸才。

中区的那家小理发店又涨价了,从10年前的9个人刀到了现在的18.。俺一如既往地还是同样一个秃头,头没变,时代不同乐。 粤海酒店装修,食堂变成了乱糟糟的工地,好在三楼还开放。继续吃。 甜筒同学来广州,一起吃饭,点的豇豆鲮鱼满是芥末味道, 好吃啊好吃,鼻子全通顺。好久没见她了,很开心。

回宿舍的时候晚了,正好赶上夜雨。沿着湖边慢慢走,路灯倒影在水面,闪烁不定的白蓝黄。蛙叫声此起彼伏,风。

睡着了,醒了,胳膊上腿上奇痒无比,蚊子!尼馬。。。现在还是冬天哎,让人活么。。

洗衣服,湿漉漉的天,晾出来干不了。然后发现,去年买的康博士烘干机的风扇坏了,只热不转,还好没起火。这下傻叉了。终于找到厂家客服,说,寄回来俺们给你修。俺于是再次把机器插上电,加热功能工作正常,风扇依然不转。俺忽然想起当年三八大盖修莱卡的故事,正好桌上有双筷子,抓一根插进风扇一阵狂搅,看得见的电线都戳上两下。。 哦也,工作了,乃是某根电线接触不好!此刻变成办公桌下的烤火炉,甚好。

#广州日记# 和学生讨论写文章。一篇NB文章之所以NB,最要紧的部分并不是你做了NB的工作,而是读你文章的人相信你做了NB的工作。你可以开门见山说自己做得很NB,但必须有NB的细节来支持你自认的NB。NB是忽悠不出来的,但真正的NB也必须通过某种表述才能展现。这某种某种,对明白人,更是NB中的王道。

蓝天白云的一天,狠开心狠开心。挂名弟子的文章终于被接受了,好事多磨了N年,孙悟空都要从五指山下爬出来乐。纠结了10年的中国信用卡,在俺大妹子的一个电话下24小时就搞定乐。 生活终于是公平的,被蚊子咬了一晚上,怎么的也得有点儿彩头吧。。。是不是该喝一个呢? 2013-03-04

裤子破了个口子。找出行李里的针线包,唉,老花眼了,穿个针那个痛苦! 缝啊缝,快缝完的时候,学生进来了。我说,等一分钟。。。加速缝,打结,用小刀割断线条。。。 我去!! 最后几针,一着急,缝对穿,把对面的裤腿给缝一块儿了。。 这都嘛事儿么。。。。鞋穿旧了,裂开了个小口子。在西门外的鞋摊上脱下来交给补鞋的大哥,换上他提供的拖鞋去街对面吃碗馄饨,再踢踏回来,鞋已经修好了。。 1 块钱RMB。拍了张照片,过日子里的一个细节。

春天快来了,我快走了。效率惊我自己的一天,干到晚上八点,跟值班室的小孟师傅一家搓了顿蹭饭,喝老孙给俺的黄酒,这爽!

广州丽姿卡尔顿酒店。什么叫装逼。装逼就是在五星酒店里服务员伺候着,喝着花茶改乱糟糟的论文。什么叫苦逼?苦逼就是在回到自己空徒四壁的鸟窝里,撅着屁股写五星酒店的奢华生活。

大爱绿色。华南植物园的绿,绿得让我想忘记自己。很久没有这样放松了,真好。

老友徕卡迷两口子带着我去吃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