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笔记 2013-2

AADEN_6123

约了大厨,早晨跟他去买菜。

这市场在耶路撒冷名气大大,Mahaneh Yehuda,150年的历史,这里还没住家的时候,菜市场就已经存在。好像大城市的开始,菜市场总是城区发展的凝聚核之一。洛杉矶的老市场也如此,大抵是当年的村民和附近的农民需要个有个交换的场地,我有手工制品,你有新鲜菜蔬,一来二去,为了方便,索性就有在市场附近住下的,然后就一点点和野草园一样,房子绕着市场长了出来。

大厨在这一代长大,然后学了手艺,然后去国外旅行和学习各种不同风格的烹饪,然后回到家乡继续发扬光大自己师傅穿下的当地特色。好厨子似乎都有类似的经历。好厨子似乎也都和当地菜市场的摊位老板们都称兄道弟。一路走过,所有的人都认识大厨,大厨也认识所有的人。这个摊位上闻一下,那个摊位上聊几句。每天的菜谱都可以有些变化,看当天能从市场找到什么不一样的组合。

不全为了买菜。逛市场也是大厨社交生活的一部分。不少摊主都是几辈子在这里做买卖的,更有看着大厨长大的老者。买腌鱼和自酿酒的老板给我们倒上酒摆出小菜,只管喝,只管尝。这场景我熟悉,全世界走哪儿都会遇到这种热烈,和做买卖没什么关系,挣钱的机会有得是,要得就是朋友的开心。

于是就吃饱了,还有了几分醺醺。

橄榄山上真的很多橄榄树。到这里,我才想起上次来时肯定是来过这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有拍照片。记性不好的悲催是,如果没有能提醒自己的文字或者图片的记录,就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去过什么地方。记性不好的快乐是,如水箱里七秒记忆的鱼,再不用担心自己的生活会重复无聊,别管到了什么地方,来过也好去过也罢,总是个全新的世界,总有让自己觉得新鲜和想探索的一切。

橄榄山是耶稣和门徒们在耶路撒冷的营地,直到最后那顿晚餐,从某种意义上理解,是他最后一夜自由之肉身的所在。当然,从宗教的注释,这个世界上没谁能逮捕或者处死耶稣,这一切只是他为了唤醒和拯救世人所作出的选择,颇有些行为艺术的风格,只是用自己的尘世生命为代价。如果耶稣果然是上帝的儿子,那他会被尘世的酷刑所折磨所困扰么?神怎么能为人所伤,除非他只是想用这个方式来展示对世人的爱;如果他不能为人所伤,那这一切岂不就是在做秀?各种疑问。风好大,大到三脚架都站不稳。

我坚信耶稣真的来过这里,也在耶路撒冷被钉上了十字架。我也坚信之后的历史,耶稣死后不足半个世纪,公元70年,罗马大军兵临耶路撒冷,驻兵橄榄山上。耶路撒冷城破之日,犹太圣殿被彻底摧毁,从此开始了一个民族2千年的流亡。

山脚下密密麻麻的是犹太人世代留下的无数坟茔,铺满了整个山坡。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墓地。全世界所有的文化都在乎坟地的风水,无论是君王还是百姓,再有几分条件和可能,都想把自己的坟地搞得有些意义。死去实在是件让人心里不踏实的事情,那个未知里,究竟有什么,谁都不知道。宗教的开示也只是活着的人世世代代的传说,没谁真的从死亡里回来,告诉我们对闭眼长眠后的对面究竟会发生什么。

于是我们就有了宗教,为自己最终的解脱铺一条想象中的路。犹太坟地的对面是耶路撒冷的城墙。那墙上是一座被封得严实的门。Golden Gate, 金门。据说,最后的先知会从这里进入圣城,最后的审判将在这里发送,犹太人将从这里得到这里永远的国。为了这预言,曾经统治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将门封死了,你的永恒将是我的灾难,如果无门可进,至少可以在象征意义上得到此生不被审判的安宁。

其后,也没谁敢去打开这门。人终于只是人,最后的审判来自上帝,我们谁又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去承担为天使开门的责任?

从橄榄山上,顶着猎猎的风,在这次行程里第一次见到了圣殿山,和山顶那座金碧辉煌的拱顶,耶路撒冷,12年,我又回来了。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走过了很多路,用双脚和里程丈量的路,用生命和经历丈量的路。那时候的我,和此刻的我,有同一个身份证号码和名字,但肯定不是同一个人。

风里卷着雨,雨中渐渐卷起雪片飞舞。耶路撒冷开始下雪了,据说会是至少十年一遇的大雪。

顶着风雪,我们走进了古城。

5 comments to 以色列笔记 2013-2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