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What day is today? Monday. oh.. It has also been 24 years.

费兰•阿德里亚(Ferran Adria)的斗牛犬餐厅 (El Bulli),最后的辉煌。

我毫不怀疑,达利能画出比例均衡,四腿粗壮有力的大象。我毫不怀疑,高迪能设计出线条笔直,窗方门正的公寓。同样,我也毫不怀疑我面前坐着的米其林三星大厨,能做出最标准的煎鸡蛋。但现实是,达利的大象长着几条昆虫一样的多节细腿,看着一触即倒,但却终于站稳了,背上还背了一座实沉的宝石塔。高迪的房子变得千奇百怪,让投资的房东大发雷霆,彻底失败的房地产楼盘,却又成了建筑史上的奇迹。同样,安德里亚的菜单也同样的让常人出其不意。在他的盘子里,小笼包子比指甲盖还小,用两个手指撮起来才能仰脖入口;原本是蘸料的酱油变成了火柴棍,还点上了金粉做火柴头。于是我明白,和达利谈绘画,和高迪谈建筑,或者和费兰•阿德里亚谈烹饪,都会是很滑稽的事情。在大师们的手里,画笔,砖瓦,和食材只是他们表达自己内心的工具,只是他们对自己的工具比他们的“同行”们理解得更深刻而已。

费兰的斗牛犬餐厅经营了三十多年,上网输入El Bulli, 检索出的文章汗牛充栋。毫无疑问,费兰是当今世界公认的最伟大的厨艺大师,斗牛犬餐厅的菜单是当今世界最疯狂也最有创意的菜单。再细说每年有多少百万食客试图预约到餐厅15张餐厅里的一席之地,多少见习厨师分文不取在这里学徒,说餐厅每年只用半年经营,半年创意,已经是件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等到这篇文章完成的时候,斗牛犬餐厅将永远关闭,成为烹饪史上的一座丰碑。而作为餐厅最后一批食客,当我走进斗牛犬餐厅的白色石门,走进能透过石拱窗看见地中海的庭院时,说是来吃晚餐,其实更像是来朝圣,来见证一个辉煌时代的即将过去。

分子美食的精髓在于把食材的精华认识出来,然后用食客意料不到的方法呈现在你的面前。流水般,43道千奇百怪的菜一道道摆在面前,按内容成组,按地区成套,配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名字,有着让人目不暇接的造型。开始还试图去细细品尝,试图去探索色香味中的某种相关,试图去寻找内容和灵感间的什么联系。但很快我明白这样的努力完全是一种浪费,戴着雪白餐巾摇头晃脑评论费兰菜品,无异于一个戴着夹鼻眼镜唾沫横飞评论达利画中某一笔触的灵感。一件优秀作品,也许每一个细节都凝聚着艺术家精心的思考和创意,但大师的非凡,却在于用最简单的笔触表达出前人不曾有过的思想。斗牛犬餐厅的伟大,不只是这里的菜如何入口美味,更在于费兰把自己的人生理念用变化无穷的食材呈现在我们面前。能不能理解,就看我们是用嘴在品尝,还是是在用心来体会。至于吃的口感和是否能让你吃饱,这些原本是一家餐厅最重要的事情,在这里已然天经地义。

看着从厨房走出来和客人们握手的费兰,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丝毫没有为自己的餐厅即将关门的遗憾。三年后,斗牛犬餐厅的原址将变成一座全新的厨艺创意中心,费兰也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旅行世界 (他八月份将访问中国),继续寻求自己的艺术灵感。斗牛犬餐厅是大师用完了的画笔,当费兰拿起他的下一支笔时,又将为世界绘出怎样的惊喜呢?

关于摩托

发现摩托党确实是外星人。拿到了摩托驾照,给我过去拍婚纱时的搭档Ralph打电话。丫曾经是狂热的摄影爱好者,然后变成了更狂热的摩托友,车库里居然藏了10辆从70到1500的摩托。他爱上摩托后,摄影的兴趣锐减,我们俩有几年除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每次回来约了吃顿饭看看HOOTER姑娘的丰胸大腿外,很少有别的对话。昨天我一说我拿到执照了,丫居然比我要兴奋100倍,哭了喊了让我赶紧去他家看摩托,还说要陪我去逛摩托店选车。此时,某人从电话边走过,冷冷说了句:谁说过你可以去买摩托车的。 悲催啊,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