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滑雪Winter Park

几年前学会了滑雪。连滚带爬,到了蓝道的水平。为着没完没了的旅行,连着4年没再上雪道。今年被逼着写滑雪,想想,写都写了,不滑白不滑。于是挑了离开家不算太远的WINTER PARK RESORT,安排了一晚上的住宿和全套的租赁器材。

进山的时候就感觉不好。雪暴中,I-70号公路车流如蜗牛般在冻着一层薄冰的山路上蹭行。好不容易转上40号公路,走没多远,就发现道路不时被山坳旋风卷起的雪雾完全遮掩视线。终于过了山口,发现自己很运气,后面的车就被堵在山那边-封山了。

和雪场的公关在Cheeky Monk吃了午饭,很美味的French Dip,更美味的是那家点的炸薯条,活活用了三层调味,那个美味啊。据说很多人来这里就是喝啤酒吃这东东,而且一人能吃掉巨大的一盆,我真信。

公关给我讲了这个雪场的故事。雪场的主峰叫Mary Jane. Mary是淘金年代的性工作者,战斗在附近的小镇。当年的淘金者千里跋涉来这里,缺的是钱,多的是力气,欲望,和有政府认可的圈地。每当Mary提供完优质服务,肌肉发达囊中羞涩的消费者无力买单,就会用一小片土地实行支付。久而久之,Mary积累下了老大一堆地契,换了整座山头。她没有占山为王,但此山却以她命名。这个美谈流传至今。

嗯,很好,于是我坐上缆车直奔Mary Jane 主峰而去。雪坡大部分在背阴面,难得有向阳的索道。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里透出了,很梦幻。索道是最冷的时候,坐在那儿,一任冬风吹。可以闭眼养神,也可以看松林积雪在脚下慢慢往山下移动。好些年没上山滑雪了,一切都得从头复习起。跟斗是少不了摔了。。俺有思想准备刚下索道的第一个小坡,四年不曾站上雪板的俺就一跟头侧翻。

下午俺滑了5,6轮,全部绿道。能找到点感觉,但发现自己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了。雪场的雪道互相关联,到底总有缆车返回山顶,只是山很大,十多条缆车的覆盖,不知道咋样才能返回基地。左肩膀的疼痛也渐渐加剧,再滑两轮,终于看到返回的标记,迫不及待下山。

知道什么是挂靴么。。嘿嘿。一天滑完,靴子里免不了有潮气,把靴子倒挂在这个架子上,每个支架其实是一个暖气喷气口。一晚上过了,到早晨拿下来,里面那个舒服的说。挂靴,也可以挂手套。。 这是个好东西啊,省得俺晚上用电吹风烘靴子乐

酒店房间里的小厨房,餐炊具一应俱全,很适合小家庭过几天小日子。 俺么,自己吃快餐和为万恶的编辑和学生改文章了。顺便看电视。在放《希特勒,第三帝国的崛起》, High Hitler。晚上住的地方,也就是俺在现场发围脖的地方。#Fraser Crossing and Founder Point# 度假酒店。老大的房间,可以睡四个人(两个沙发床),带厨房,现在124美元,超值了。郁闷的是俺这次是一个人来的,躺下的欲望都没有,只能无聊发围脖解闷了。坐在壁炉边,窗外有热泉,蒸腾的水汽。雪道已经关闭,山坡上却开着照明灯,将半座山头照亮。我肩膀疼,更懒得动,冲了澡,打开笔记本上网,安静的夜晚。

服务生送来了早餐。吃完出门,把电脑包放回车里,然后去教练站报道。屋檐下的冰溜子都长成了冰钟乳石。但阳光灿烂,是个好天。约了私人教练,一对一给老爷子我提高点滑雪水平。老老实实去签到,穿戴整齐等老师来上课。教练叫乔治,长着对有点狡猾的眼。乔治还算负责,先给俺换了副K-2的HIGH PERFORMANCE 板子。短板,有前翘,转弯方便多了。。用他的话,高科技的东西奏是好用。加上把靴子收得更紧,滑下来的感觉确实比昨天让俺摔得稀里哗啦的那副板子要容易控制得多。

俺的最大问题在下蹲不够。俺也知道,但保持半蹲知识冲下数公里长的雪道,是要很大体力的,俺那对细腿儿,不堪其负啊。但每次按照要求屈膝,再按着照乔治的指点侧板切弧线时,就能很舒服地盘旋而下。

索道下的雪道正在进行一个国家级的比赛,俺不知道明目,教练乔治说,赢家基本是奥林匹克基本的运动员。(给俺指点一天后,教练还说,这雪道你也能滑,没问题。。。 但是。。。 绝不是这速度。。得大盘旋。这帮运动员的速降速度可以到200公里/小时以上。。 俺现在的水平,偶尔能到50).

我滑得满身大汗。乔治却无聊得浑身发冷。俺们去山顶的餐馆休息。他喝热汤取暖,我喝冰啤去热,冰火两重天啊。这家伙的狡猾开始显露。俺是工作,他是陪同,只要我OK,就可以把他的工作量从半天改成一天。每小时23美元的收入,多半天,就多100。想想,都不容易,有他带路,下午再滑会儿也无伤大雅。

下午全部走的蓝道。他带我越走越陡的坡。两小时后,俺已经在Winter Park最陡的兰道上。大斜坡对腿的要求逾高,俺开始觉得疲劳。越疲劳,越容易摔跤,越摔跤,越容易因为紧张摔跤。乔治使坏,把俺带到了半管雪道的边上。那雪管得有2层楼深吧,俺站在边上腿都哆嗦。手紧紧攥着戳在地上的雪杖,生怕一不小心滑了进去。。 那就死定了。等掉头离开的时候,俺发现俺的手掌抽筋乐。。。

一天的顺利,以连续两次失去平衡滑倒告终。俺觉得再继续会出大问题,乔治自然完全同意我的想法,提前结束下午的训练。好吧,皆大欢喜。上下折腾了15次,过50公里。到乔治从4岁开始滑雪的,我40岁才第一次上雪道。丫说,你不容易啊。

拿了小费,兼赚了两小时的不劳而获,乔治欢天喜地地走了。顺利返航。昨天用3小时爬完的路,今天1小时就搞定了。远山风吹雪粉,扬起片片雪雾,好像扯起风帆,又像大火烧山 (嘿嘿)。反差是个好东西,昨天的雪暴里开车,雪暴里冲坡,今天全成了让人心旷神怡的阳光灿烂。哎。。。咋回事呢,俺忽然又开始喜欢上滑雪乐。

(左肩膀肯定是扭伤了,回来没两天,左手掌又扭了一下,不能持物。。 半身不遂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