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1) 新年第一天,开车去了Arches National Park. 三天时间,就去了一个去处, Needles. 那里是吴森宇拍摄《Broken Arrow》的原场景之一,很偏远的一个角落。从丹佛到犹他,来回各用了一天。在公园里的一天,只见到三辆车,冰上打滑转了360度。不算自己,但算上公园管理员,一共见到3个活人。

2)四轮越野,看不见雪地下的路况,翻越石滩,攀升岩阶,一直开到大峡谷的边上。最后几百米只能走路,待到无路,掉头往回走走,忽然觉得背脊冷森森的,总觉得有人从峭壁悬崖上冒出来,蹑足跟在我的身后。见鬼啊。。。。。

3) 广州同事来美国开会,我被旅游。父母即将回国探亲,80多的高龄,长途6月的旅行,不指望我能送他们回去,但希望我最后几天陪在家。最后却只能是在最后一晚上匆匆赶回来陪他们个吧小时。人情世故,地主之谊,一切都可以让父母的需求让步。觉得自己超级操蛋。

4) 从丹佛飞去加州接机。事先把行程完整通知了某,接机时我的到达航班延误,引发一场莫名其妙的冲突。发现自己越老,脾气越发暴躁。淡定,蛋腚。

5) 优山美地的路上满是冰雪。我没有防滑链,违章行车。好在有科罗拉多20年的雪路驾驶经验,安全至少不是问题。

6)说CA120公里是美国撞鹿最频繁的路段,没几分钟,路边蹦出一匹鹿来横在路上。急刹车,车打横急晃,咣当一声巨响,鹿飞了出去。靠边,车后马路对侧一堆黑影。往那儿走了几步,那鹿忽然爬起来,晃晃悠悠消失在山林中。回来看车,居然只有很小的一处碰擦痕迹。奇怪那声巨响从何而来。

7)Yosemite Lodge。 夏天时几乎不可能的住处。满地冰雪,早晨起来,开门就看见山巅飞腾而下的Yosemite Falls。 Tunnel View, 夏天拥挤如市场,此刻却空无一人。

8) 在公园里呆了两个小时,一路行车直奔死谷,7小时,到达西口的Long Pine。附近应该有个空军基地。夜航机来往。星空,让我痴迷的星空。独自在停车场站着,仰面朝天。

9) 死谷,海拔下85.5米的水面。不比死海,也不比亚丁湖。但很安静。在这里的人似乎说话声音都小了许多。这里属于大自然,我们只是微不足道的访客。中国劳力卖命过的硼砂矿,一天收入1.3美元,百年前算高新么?从Dante Point俯瞰1300米下的谷底,GoodBye, DeathValley.

10)拉斯维加斯,Stratosphere Tower. 不算小的酒店和赌场,但生意惨淡。有从塔顶玩蹦极的。老虎机前空空如也,赌台更是门可罗雀,世界末日的感觉。

11)胡佛大坝,从内侧看,没一点气势。事情都有两面,风景建筑亦然,不想看,就上车走吧。其实我知道,我们只是没有看到该看的一面而已。

12) 大峡谷国家公园。来过太多次,几乎已经没有“看”的感觉。更喜欢的是找个地方安静坐着吹山风,夏风,冬风,无所谓,让自己能融入环境中,变成崖壁边的一块石头。了望塔,那些细节,总让我痴迷。

13) Four Queen 酒店在Fremont Street。 巨大的电子天幕,似乎不比世贸天街逊色。很热闹的街头,便宜的旅游纪念品,半裸的啤酒女郎在吧台上摇摆,一个捏泥塑的中国老人。

14) 飞返丹佛,赶回家,已是晚上8点。拥抱期待着的父母。第二天一早,7点30,我就送他们去了机场。再见,就要好几个月了。每天都能见到的时候,并不如何想念,习惯存在。此刻他们已在万里之外,很想念, 很想念。

15) 继续当三陪,科罗拉多泉 Colorado Spring, AIr Force Academy, Church,Cadets, B52,Garden of […]

BILL GATES TALKS TO TEENAGERS

Rule 1: Life is not fair – get used to it.

Rule 2: The world won’t care about your self-esteem. The world will expect you to accomplish something before you feel good about yourself.

Rule 3: You will not make $60,000 a year right out of high school. You won’t be a vice-president with 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