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IMG_0019S

疯狂的奔波后,是忽然淡定的节奏。飞来去的日子又告一段落,收起翅膀,回到安静的工作室,独自一人对着屏幕度日。

从广州就开始期待中秋节。月饼跟着我去旅行,原本是孩子们的礼物,却成了朋友们充饥的点心。真到了中秋,月饼已经吃完,又因着下雨多云,到了中秋夜便都已经忘记。睡到半夜忽然想起,打开窗帘,外面依然阴云。风瑟瑟,不见月亮,也知道秋天已经在这里。

一晚上没好好睡,到快4点才如梦,早晨7点就又起来了。等孩子上学走了,困劲上来,爬上床回笼,再醒就已经过了中午。秋天显然也不是特别理想的读书天,而且比夏日更让人好眠。下午计划着去银行办理手续- 给为为在学校附近买了套小公寓,折腾了许久,今天最后收口交款。然后准备去图书馆坐会儿。外面的空气真好,放下车窗,还没离开银行的停车场就打消了去图书馆的念头。随意开吧,慢慢开吧,秋风吹着,真好。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上海的少年时代。高考前一年的秋天,为了给我们这帮理科班的大孩子减压,学校组织我们去“学军”,到了长江口最前沿的一个小岛,横沙岛。记忆里那岛是很遥远的,站在水边,眼前大海无垠,真正的海。

既然是学军,就得有军人的样子。每天被子都要叠成刀切般整齐(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像豆腐干一样,大概是齐整且软吧)。日出而起,晚上集团睡帐篷,还搞过许多次夜间紧急集合。学拆装枪械,老式的步枪,零件简单但结实。一次就学会了,飞快装好,还想和其他同学一起多练习几次,却被班主任叫到门口谈话,说我最近成绩不是最稳定,要冲击最好的学校,就必须努力努力再努力,别让这些粗陋的东西分心。于是我就把怎么拆装步枪的步骤给忘记了。

学军的最高潮是实弹射击,每人三发子弹。第一枪,我打了8环。后面两枪,报告说都飞靶,在靶子上连个弹洞都没留下。沮丧中,边上的同学却莫名其妙地发现,他的靶子上多了两个枪眼。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回营地的路上,同学们都兴高采烈地吼着这首著名的军营歌曲,我却很几分沮丧。因为知道了,那时候,我不仅仅近视,而且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少年痴呆。

昨晚上翻来覆去地在看上海地图。先是发现上海居然有个湖,而且离开家不远。楞了半天,才想起来,那是著名的长风公园,里面有个人工的山,叫铁壁山,挖土成山,那湖便是昆明湖了。我小时候,那公园是要收门票的,拿来零花钱带小伙伴们去逛长风公园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上海的公园现在都成了开发式的了,也许长风公园也可以让大家随意进出吧。少小离开家,老大尚未归,倒是上海的城市面貌已经变得我完全找不着北。在地图上东比西划,忽然看到了崇明之外的横沙岛,比划了一下,其实,实在是没多少远的。

IMG_0023s

8 comments to 今天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