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房里的那些事儿

o_e949021183c1a23de33afe29dba591a8

(2005年的冬天,山西平遥,没什么游客在那儿,每天冻得索索发抖,但唯因安静,才能心平气和地慢慢看,不需要和数万个脖子上都套着相机的摄影师们比肩接踵。坐蹦蹦车去附近的双林寺,一路漏风,手完全冻僵。那里号称有中国最好看的韦陀塑像,果然名不虚传。看了许久也舍不得离开。最后到了大门,又回头看一眼,看见这位天王雄伟,在门廊下站了不知道几许百年,雪天森冷的空气更给场景多了几分凝重。楞楞看了一会儿。朋友催促,该上车了。扑回去又按了一次快门)。

—————————-

有些日子没下暗房了。通常旅行回来,总是会将暗房里的药水槽灌满。每天做几张照片,没任何目的,纯粹是让我觉得踏实的消遣。前几天看个厨艺节目,烤面包的师傅说起超市里那些标准的面包,说那样的产品从头到尾,就没有过“Human Touch”。说法有些过,即使是烤面包机和烘烤程序也是需要人来完成。如果不特别矫情的理解,我想他说的是那种一对一的专注和投入。他的面包是用手揉制了放在一个一个小碗里烤出来的,每个的形状都有点不一样。

4805072233_a392903c3c_z

暗房里出来的照片也一样,即使是同一张底片,用同样的曝光,曝光过程中的遮挡,绝对是一个独特的过程。喜欢在做暗房的时候听音乐。因为没有人在边上看着,长时间的曝光,自可以随意在黑暗中手舞足蹈,将音乐的节奏揉进双手在光影中的比比划划中去。一个特让我享受的过程。即使不是张完美的结果,也舍不得扔,放在一个盒子里,过几年拿出来翻翻,也会勾起很多记忆。 依然在拍着胶卷,但早就不再如过去那样,拍完一卷就急着想冲洗出来。

4805072685_eff755c487_z

暗房里有好几十个拍完没冲洗的胶卷。我不记得上面有些什么,什么时候拍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冲洗出来。不着急。每个胶卷都是一个小小的时光宝盒。等都忘记干净了再冲洗出来,忽然打开记忆,该会是多好玩的一件事情。

—————————-

BW200412_CATMOUSESS

(客厅里的老虎。在这里住了十多年,客厅一直没装修,窗是最初的单层玻璃。这照片后不久,那窗换成了更环保的双层玻璃,样子也从原来平面变成了现在的突出墙面1尺多的花窗。这地方现在依然是老虎的地盘,但他更多的时候是趴在窗台上舒服的软垫上晒太阳,难得抬头,懒懒看看窗外。)

6 comments to 暗房里的那些事儿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