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笔记201006C

IMG_0018SSS

冬冬问我,你回国有10年了?我说,9年。TA:有时候想让时间停住, 停个几年才动。我: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就随波逐流。TA: 随波逐流给我一种仰泳的感觉。我:看得到天,但看不到自己往哪里漂。

世界杯今晚开幕,我连电视都没开。仔细想想,我这辈子连一场世界杯都没看过。再仔细想想,我这辈子连一场足球赛也没看过。再想想,想不出什么理由我需要看足球。

居然领到一份不大不小的年终奖。分钱总是件快乐的事情。兜里有钱总是件让人愉快的事,要紧的是不知道兜里有多少钱,只要有就行。耶稣行神迹白水变酒,阿拉丁的神灯,所谓神迹,就是因为它们的无尽和无量,和没人真在乎里面有什么有多少。估计有人多心去琢磨一下,去研究耶稣罐子里到底多少瓶酒阿拉丁的灯里到底多少吨金子和珠宝,就享受不到那种神情的快乐了。

转账,发现一笔款项从鼻子下不翼而飞,去向:网转。挠着秃顶,无论如何想不起来这笔钱是怎么花出去的。外面大雨倾盆,换上人字拖,打着伞冲到银行。他们已经关门,和保安说了十万火急,电话联系经理放我进去。值班经理认识我,打开电脑,只30秒钟,就找到了失踪的银子。我太会理财,也太有才了,把钱从活期转到了定期,然后自己就忘记了。

最近爱上了辛巴客。下午带个电脑在那儿坐着看看写写,貌似懒懒散散,但效率却远远胜过僵坐在办公室。咖啡可以论本买,一本10杯,打狠折,多买几本还会再送几杯。于是一下买了3本。咖啡的平均成本降低,总价格却暴涨,精美的代价。

认识小肚很多年,约了要见一面。四年过去,小杜从青岛搬家到蛇口再回到青岛工作然后又回到蛇口,转遍了大半个中国,我们终于见到了。好事多磨,约在辛巴客见,可多嘴说了句KFC隔壁,广州有太多的KFC,于是走啊走,走过两座天桥才找到TA。远远奔过来,和我从来有限想象力中浮出的小肚,形象太不一样了。小肚,见到你,真好。小肚来了广州大半天,大巴来,大巴去,在体育东的一个小门上下车,喜欢坐在第一排座位,因为边上是卖票的大姐,让人感到安全。

天河南一路那儿的一个小酒吧,很安静,具体名字我不记得了,某街某号,里面几围半新不旧但很舒服的沙发。第一次是水晶带了来的,来多了,就成了聚会的老地方之一。这里的柚子茶不错,玻璃托下点个蜡烛,一个透明玻璃壶里热着蜜茶,倾在小杯子里,偶尔喝一口,慢慢的就能喝去半个晚上。这不是个聊天看球的地方,来这里,更多的是一句话不说,或者笔记本,或者书,相对坐了却各自发呆地看时光流去。

去暨大的钟先生谈工作的一些细节。从来华师工作就认识了钟先生,还借了她的一个弟子来我这里工作过一段日子。大家都成了朋友。工作自然是重要的,但生活也好,科研也好,到了深处,都开始相互融会贯通,成了虚虚实实的哲学或者伪哲学的命题。钟先生爱茶,送我新下的观音王和铁观音。回来喝过一次,细妙无穷。还有一套淡绿瓷色的茶具,壶体两侧双云耳,手持端稳,既极实用,更可把玩。

也许是来得不多,没找到门路。总觉得暨大的校园人工痕迹比华师更盛,园林规划章法颇乱,纵横交错,从校园里走过,找不到视觉的着落点。

IMG_0031SS

4 comments to 广州笔记201006C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