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面西西里

西西里岛,意大利

意大利,西西里

梦一样的日子

走进这里,

时光已然凝固。

May 20th, 2010 | Category: 信口开河, 爱拍照片 | 6 comments

眼是懒汉子,手是好汉子。。 厨房灯光二期工程进展 和 狐狸的故事

眼是懒汉子,手是好汉子。。 这是妈妈告诉我她的父亲,也就是我从没见过面的外公喜欢说的一句话。计划跟不上变化,既然明白了拆除并不是安装的逆向程序,可以用大榔头来代替精工细作,那速度就快多了。

二期工程,拆除了原有的日光灯箱木框,内箱,和三架日光灯。 下一步开始安新的木框和天花板,把这个大窟窿给封上。

小狐狸们今天吃掉两只耗子和一只小小兔子。

观察结果:

May 15th, 2010 | Category: 信口开河 | Leave a comment

早晨,小狐狸们超级活跃。今天居然看到了妈妈带领下的4只小狐狸,在院子里极度活跃地追逐戏耍。已经到了开始争斗的年龄,张着大嘴相互较量着。最弱的那只只敢远远地趴着看弟兄们打斗。

狐狸妈妈今天叼来一只鸟。。 然后,叼来一个从颈部咬断的兽头,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只小狐狸的遗体。不愿意相信狐狸有相互残杀的习性,尤其是去年小狐狸妈妈照顾那只病弱孩子到最后的经历。放大照片反复比较了N次,依然不能确认这是只死去的小狐狸还是只小狗。最后告诉自己,宁可相信这是只倒霉的小狗。。。 如果真的是个小狐狸,那也一定是如土狼之类的野生干的。过了一会儿,狐狸妈妈叼着那个脑袋,越过篱笆走了。她没让小狐狸们如往常一样用食物锻炼攻击能力,显然,这脑袋不是个猎物。

十多年,厨房里一直是日光灯照明。按照每次旅行间做个装修项目的节奏,终于轮到灯光。买了两箱顶灯箱,灯圈,灯泡,电线和开孔的工具,昨天下午开工。计划了很久,但真动手了,进度却很快。安完第一盏,基本就明白了程序,剩下的几个流水作业,一气呵成。把过去做的酒吧架拆了,换成了两个吊灯。开灯,效果还是很好的。下一步难道要大些:拆除原来的日光灯箱。这个牵扯到不止拆除旧的木框和支架,还需要封闭2平米的开放天花板,上浆磨平,底漆和面漆。。。 路漫漫啊。

但自己动手,颇有成就感。晚饭时候不停回头看厨房里的灯光,自豪的紧。

[…]

换抽水马桶45分钟

俺简直就是超级修理工嘛。。。。 过去换过几次马桶,都是小心翼翼地将原来的拆下,小心翼翼地弄出屋子,放在一个角落里很久,似乎这样就更环保。然后有一天,终于发现,那拆卸的时间远远大于安装新的,而收藏着的,在半年一年后,依然是扔进了垃圾堆。

于是俺的手艺暴涨: 1) 新马桶拆封,纸箱拿进施工地点待用。 2)将水闸关闭,旧马桶最后一次冲水,将水箱的水用虹吸管抽到马桶中,将马桶中剩下的水用个费纸杯勺出去,最后剩下点点,一团破布一塞,就不再会漏水。 3)将水管拆下,两个地锚螺丝拧开。然后把湿了的布盖在水箱上,不用拆卸水箱和马桶体的连接,大榔头咣咣几下,水箱碎裂落地,小心捡起来扔进刚才的纸箱。马桶不用砸了,整个拿起来扔进新纸箱。再将下水的封蜡圈和地锚螺丝取下,用草纸包着扔进纸箱。拆卸工作完毕。 4) 新蜡封和地锚螺丝到位。新马桶放对位,一屁股坐在上面墩几下,稳实了,把地锚螺丝上紧。水箱接口皮圈放好,两个大螺丝吧水箱固定死。接上上水管,开水,检查有没有漏水处。冲马桶,再检查一下有没有漏水处。 5)45分钟,搞定,可以享受第一次的方便 。 建议小方便比较好,万一有任何纰漏,不至于太难收拾。嘿嘿

(遥想老夫当年,自己动手换第一个马桶,来回跑了4次装修店,用了一整天工8小时才战战兢兢地开水试冲。此一时彼一时,真TMD长进了啊。。。)

然后某人说, 哇, 你打字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下就写了这么多。。。 果然,写字比换马桶冲水还快。。。哈哈

继续小狐狸,暗房等

五月头,又下了场小雪。春花已经开了,草地也碧绿,色彩红红紫紫绿绿,落花瓣风吹一地。雪很薄,在晒台上铺开,上面满是兴奋的小狐狸们跑来跑去的脚印。想想,小狐狸在这里住了有好几年了,狐狸爷爷奶奶到小小狐狸,都没区别,都是小狐狸。每年换一代,爸爸妈妈离去,兄弟姊妹里只有一只留下,成为新的一家。周围的松鼠和兔子也不见少,自然平衡,和谐社会。

早晨,传来后院对门孩子的笑声。小小狐狸爬到晒台的最高处,扒着栏杆看那孩子荡秋千。小狐狸们几代生活在这里,似乎早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不再惧怕周围的人。狐狸也在进化。去年的小狐狸大部分时候是围绕着晒台戏耍,很少上到晒台上来。她的孩子却大胆得多,经常在晒台上追逐,绕着台中的几株松树转圈。更好玩的是,小小狐狸们居然学会了上树。院子角落里有一株俄国橄榄树 (外来树种,在科罗拉多很多地方被当做入侵物种加以消灭,但在住宅区还是有很多人家种。成树树干苍劲,枝条却又有几分柳树的飘逸),小狐狸们能沿着树干攀上2米左右的树杈。

我开车了大白车回来,停在路边的位置上。狐狸妈妈坐在大门口看着我。车停在那个位置,于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下车往家门走,她毫不避让,更好像我是个客人。直到走到只有几米远的位置,她才站起来,懒散地撑一下腰,抖抖浑身的毛,颠颠地从在一边笑看的邻居脚下走过,全然目空一切。可惜那一刻我手边居然没有相机。这再次证明相机不离身的重要。也证明了少拍一张不会死的真理。

下暗房放大照片。这么多年,还是那么喜欢独自在暗房里的感觉。暗暗的红灯,基本看不见什么,也不需要多看,偶尔睁一只眼看看在药水里渐渐显示的图像。一切都已经在脑海里,习惯成自然,伸手可及需要的一切。定时器,对焦环,滤镜盒,相纸箱,显影定影的立槽。灯开关是自己做的,横贯整个暗房的一条绳,比脑袋高一点,任何一个位置,举手就能够着。空间不大,但足够一个人的享受。闭着眼听着乐,随着节奏摇头晃脑摆动身体,从心理到生理,极度放松。

后院的小狐狸

后院里的小狐狸又有了新一代。去年的狐狸宝宝成了狐狸妈妈,有了自己的一窝孩子。区别是,去年的狐狸妈妈不仅把四个小狐狸照顾得乱跳,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精力,自己也保养的毛色光鲜体态肥硕;长大的狐狸宝宝变成妈妈,却依然好像还是孩子,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瘦得皮包骨头,她的宝宝们也饿得没精打采,总是在阳光下蜷缩成一团,可怜巴巴地等不靠谱的妈妈找吃的回来。几次都快忍不住去喂食,再想想自然选择的规则,忍住了。邻居说,今年见到过四只小狐狸,我反复数过几次,却最多只有三只,也不知道夏天到来的时候,还能剩下几只。唯一知道的,是去年的狐狸爸爸妈妈,现在的狐狸奶奶爷爷,一去不返,没再出现过。如果他们在,也许会帮着把小小狐狸们照顾得好些吧。

晚上开车出门,看见狐狸妈妈嘴里叼了只大尾巴松鼠在路边走。开车慢慢跟着她,她不紧不慢,保持着距离。路过一家草地时,她忽然停下。草地上端坐着一只肥兔子,满不在乎地看着嘴被松鼠塞得满满的小狐狸。追兔子还是不追,这是个问题。犹豫片刻,小狐狸叼着松鼠继续走。兔子继续纹丝不动地坐着,冷眼看着狐狸的一举一动。小狐狸走到我屋子后两条并排的木板墙之间消失了,墙缝对面,正对着狐狸家的进出口。狐狸,实在是个太聪明的动物。

浴室里的淋浴头都很老了,决定换上新的。原本只需要几分钟的事情,却成了大半天的工作。其中一根水管已经老化,加上原始安装时的不负责,稍一用力,就断了。断了也还罢了,悲惨的是断在接头的地方。于是怎么把留在管子内螺纹的那段东东就成了问题。邻居是个退休的管道工,嬉皮笑脸告诉我,最不好玩的就是修水管。,你以为只要在屋子的一头稍微修一下就能解决的问题,通常以翻修到屋子另一头告终。

五月头,又下了场小雪。春花已经开了,草地也碧绿,色彩红红紫紫绿绿,落花瓣风吹一地。雪很薄,在晒台上铺开,上面满是兴奋的小狐狸们跑来跑去的脚印。

该干的, 不该干的

离开广州的时候在下雨,学生们打了伞送我去路边打车。路上我说,这次效率还很不错,该干的事情都干完了。赵HY接话说:不该干的你也都干了。看看他, 大笑。这帮孩子,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敢说。

原本订了下午4点的机票,临时航班取消,改成了2点。还好东西都已经收拾完毕,就一个双肩包。拎起来就能出门。很久没这么利索了,爽得紧。

广州蚊子多,可我防范得法,这么多天没被咬一口。从广州到北京的飞机,就那么大个机舱,就3小时功夫,就被蚊子咬了两口。果然是防不胜防。

飞机落地,打开手机,收到条来自不认识号码的短信。土豆接机场,忘记带手机,一路找帅哥蹭手机用。从C口出,再返回约好的A口回合。好在没行李,走路飞快。

喝杯咖啡,钻进久违的拓拓。忽然想到,如果路上撞上一只兔子,估计兔子会翻身抖抖毛说:靠,弄俺一身灰。而拓拓估计已经被拱翻进路边的沟里了。

青海车队的朋友们今晚聚会,在一个叫《魔力圣汇》的。。。洗浴中心。我和土豆到晚了,他们已经都吃完饭,换上了舒服的白浴袍在6楼的总统套房里聊天,放着配乐PPT,回顾一路的经历。走进去,看见这批一同披星戴月的弟兄们忽然都变成“上流社会逍遥人士”,先是不习惯,然后就几乎喷笑。吃着螃蟹,嚼着土豆剥好的皮皮虾(打死我也不会剥这玩意儿)。其实,这更是我们这些人的真实生活状态,救灾路上,只是甲方乙方里的一场经历吧。

回时尚旅游,到早了,决定去秀水溜达一会儿。门卫大吼,9点半才开门! 看看表,还有一会儿,就楼下找了个咖啡厅坐下。网络时通时卡。秀水买领带,开价65,最后15成交,觉得还能再便宜。真是漫天要价就地还价啊。还有时间,在路边一家小铺里捏了个脚,业务非常好的老师傅,出门来几乎觉得自己脚底生风。

和M吃了午饭,然后在世贸天街的玻璃天台蒸了场葡萄酒桑拿。很久没这么聊天了,可惜的是好像还没开始,就又要匆匆上路。下场依然是媒体同仁们,天南海北,无数可能。

晚上聚友朋友小聚会。5个人,关系错综复杂,各怀心思。餐厅很奢华,后面跟着的卡拉OK亦然,饭饱,酒足,喝到酣然入睡。醒来时,已是散场时分。

睡到自然醒了还不想醒的时候才起床。市场,配钥匙,吃了碗毫不逊色兰州牛肉拉面的北京兰州牛肉拉面,就已是下午时分。

约了朋友在现代城的书店,喝茶,安静看书,很少几句对话。倒是汤面好吃。青海回来,爱上了汤面,稀里糊涂一大碗下肚,暖胃,暖身。

北京很大,但交通还算方便。来北京那么多次,几乎就和正常过日子一样,很少去那些游客必到得地方。晚上坐地铁,忽然看到天安门站,心里格勒了一下,这还真是北京,我还真的很久没去天安门了。晚饭后上地铁,天安门下,看着51灯火照耀下的城楼,有些看电影的感觉。来过了,看过了,然后继续往前溜达。天安门广场内部封闭不让进,外圈人多,还有一溜大巴改建的洗手间,第一次见到,很新鲜。东交民巷很安静,两侧都是深宅大院,每个的招牌都能吓我个跟斗。不明白的是公安局为什么要用高高的带刺的围墙圈起来,如果公安局自己尚缺乏安全感,又怎么能让百姓感到安全呢?扯远了。

前门大街,土洋品牌交融,中西建筑合璧,改造得不伦不类的一个地方。21世纪的工程,不知道为什么地沟的臭气依然漂浮在街面上。

归途。人品爆发,顺利得无法思议。北京到旧金山,3-4-3,我占了全机唯一一排全空的4。空服对俺特别照应,过来和我说了几次,如果有人坐过来,就告诉她,她当坏蛋赶人走。于是我比头等舱还舒服地躺平在2米大床上睡了一路。到旧金山,顺利出关。才8点30,去丹佛的飞机是下午2点40,5小时的等候! 推了行李直接出了安检,找到服务台,BINGO, 居然能赶上9点25的航班,只是头等舱没了。赶去登机口,马上登机时,忽然鬼使神差地去柜台问了一下,结果被告知,飞机机型换了个大的,头等舱又有空位了。太不可思议了。。。。。。

广州日记 201004E

广州日记201004E 2010/04/29 09:08 早起,收拾完房间,重复过无数次的程序。毯子,被子,枕头,各自有序,放回属于自己的空间。关电源,关灯,锁门。 从小桥上走过,湖面一层薄雾。天早已大亮,却还有蛙声。榛子花开,清香。似乎永远是紫荆花的日子,一抹抹嵌在绿叶里。 食堂,熙熙攘攘的学生。变季节,有穿外套加围巾,也有着短裤踢踏着拖鞋得。和小罗借来的饭卡,粥加肉包,将不锈钢的盘子放进回收水槽。 习惯成了自然。这里就是家。这里也不是家。放下一切,生活依然继续,但我知道会是无法弥补的缺少。此刻,我已经感受着这确实。又要出发了,像是离去,也像是要出远门旅行出差,过几天就会。 走多了,似乎哪里都是家,也哪里都只是一个驿站。坐下休息一会儿,喘口气,然后背上包继续漫无目的地前行。 再见,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