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201004C

RR 795SS
在车里坐久了,习惯了那个晃动的空间,等脚踏实地,更晕乎乎,整个屋子好像都在不停晃动。

打开电视,看到捐款晚会,竟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在过程和现场中的麻木此刻却变成了脆弱,索性关了,不看。强迫自己将那变成一个遥远的陌生。

去做个按摩,松弛一下酸涨的腰肌,灯红酒绿的日子,依然是生活常态。没谁喜欢苦难或者自虐。

牛鬼蛇神们在粗茶香饭聚会,瓜瓜的肚子又变成瓜瓜了,圆鼓鼓的。她坐在椅子里,肚子上能稳稳地能放一个碗。马老师恢复了当年的帅小伙,不过估计好日子没几天又该变成汤罐子了。某主持人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逮着我死掐。从餐馆一直掐到了珠江公园。

忘记带宿舍钥匙了,住在ZW家得豪宅。老大的屋子,周围遍是绿树,很好的环境。地气太湿,墙面大块泛出黑色,需要好好整修。

说到地气,前段日子开水君和说起我最近的疲劳状态,用了这个词。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和周围环境有了平衡和相通,地气接顺了。旅行中,一时接续不上地气,能量流短路,自然也就疲倦。怎么听怎么有道理。咋能飞快将地气理顺呢?这要是搞好了,旅行该愉快很多。

38的高中同学聚会。坐在角落里看他们,视觉享受。一群40多的事业成功者,此时此刻,却行为如14岁的孩子。不知道他们当年情窦初开的时候谁喜欢过谁,谁又伤过谁的心。二十年过去,一切都已沉淀,尘埃落定,相聚在一起的情感该是极简单纯净。真美。

RR 802ss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