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广州日记201004D

继续2着

早晨送走来借宿的朋友,然后一天没出校门。在办公室安静呆着,看书和讨论课题。早中晚三顿都在校园里,在我的华师生涯中似乎是很罕见的情况。

前段日子的疲劳现在慢慢泛了出来,严重缺觉。坐着抽烟就坠入梦乡,一下惊醒,恍然不知道身在何处,倒是坐姿稳如山,手指间夹着的烟还没有烧尽,在T衫上落下一长溜烟灰。

晚上回到宿舍,困得不行。将晾在屋外的衣服收进来。一天阴雨,衣服依然有点潮。

早起,洗澡,换上身干净衣服。

下楼,走到小桥,发现食堂饭卡没带。

走回宿舍,爬上四楼,发现房间的钥匙也锁在室内了。

这次青海,把几乎所有的行李都扔在了北京,只带了一个小双肩包匆匆上路。回到广州,几乎是一无所有,连房门钥匙都是让小魏找房产科现配的。不好意思再麻烦人。包里有一盒原装CD。用外包装铺成张硬纸,塞进门缝,摸索了一会儿,居然给捣鼓开了! 好不得意。进门,洗个手,找到门钥匙。踌躇满志地背上包出门。

下楼,走到小桥,发现食堂饭卡依然没带。

2到这份上,连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广州日记 201004C

在车里坐久了,习惯了那个晃动的空间,等脚踏实地,更晕乎乎,整个屋子好像都在不停晃动。

打开电视,看到捐款晚会,竟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在过程和现场中的麻木此刻却变成了脆弱,索性关了,不看。强迫自己将那变成一个遥远的陌生。

去做个按摩,松弛一下酸涨的腰肌,灯红酒绿的日子,依然是生活常态。没谁喜欢苦难或者自虐。

牛鬼蛇神们在粗茶香饭聚会,瓜瓜的肚子又变成瓜瓜了,圆鼓鼓的。她坐在椅子里,肚子上能稳稳地能放一个碗。马老师恢复了当年的帅小伙,不过估计好日子没几天又该变成汤罐子了。某主持人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逮着我死掐。从餐馆一直掐到了珠江公园。

忘记带宿舍钥匙了,住在ZW家得豪宅。老大的屋子,周围遍是绿树,很好的环境。地气太湿,墙面大块泛出黑色,需要好好整修。

说到地气,前段日子开水君和说起我最近的疲劳状态,用了这个词。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和周围环境有了平衡和相通,地气接顺了。旅行中,一时接续不上地气,能量流短路,自然也就疲倦。怎么听怎么有道理。咋能飞快将地气理顺呢?这要是搞好了,旅行该愉快很多。

38的高中同学聚会。坐在角落里看他们,视觉享受。一群40多的事业成功者,此时此刻,却行为如14岁的孩子。不知道他们当年情窦初开的时候谁喜欢过谁,谁又伤过谁的心。二十年过去,一切都已沉淀,尘埃落定,相聚在一起的情感该是极简单纯净。真美。

回来了

跟着一支送物资的车队进了青海玉树,来回6天,回到广州了。 任务完成了,反思一下,更多得是一次心路。 很想念同行的弟兄们。

广州日记 201004 B

1) 广州机场叫新白云机场,之所以有新是曾有旧。八年前第一次来广州工作,降落的就是白云机场。老白云机场被周围的居民区环绕着,两条跑道,陈旧的候机楼,陈旧的行李传送带,但有一点好,离开市区极近,或者说就是市区的一部分。从老白云到学校,打车45RMB。后来,就有了新白云。打车回校,要穿过郊外郁郁葱葱的山野,隧道,车资也变成145RMB了。

2) 二室一厅的宿舍,熟悉的一切。似乎没人来住过,一切都还保持着离去时的模样。似乎有人来打扫过屋子。没太多的湿气,小卧室的灯还亮着,亲切。

3) 亚运快到了,广州的城建工程也渐渐收尾。天河BRT通车,夜间的路看起来通畅且干净,比北京感觉要干净许多。街头人来人往,短袖,短裤,拖鞋比比皆是。这段日子的天南海北,气候变化愈发的奇怪。

4) 粗茶香饭,熟悉的口味。芥兰鳝片依然冲鼻,刺到流泪,需要啤酒才能掩住。

5) 激光所大厅里地面湿漉漉的。以为小孟早早就拖了地板。后来才发现,是地面的返潮。广州湿气大,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气派则已,但到了这季节,天不下雨地上却总是水淋淋的,滑。

6) 见到了罗杨二位学生,他们今年该毕业了。

7) 晚上还是铺开了棉花胎,上下都铺了床单,换枕头套。不喜欢太硬的床。晚上不热,还需要盖床单被。躺着看会书,累了就睡。

8) 醒得很早,天才蒙蒙亮。接着看书,很温情的读书笔记,作者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写他父亲在他幼时对他的言传身教。一个传统知识分子的形象跃然纸上。读书是好事,长学问,也让人静心。

9) 老习惯,7点15出门去食堂,一杯豆浆,两个春卷,然后走去办公室,正好开门。

10) 看论文,一句句反复推敲。想起和自己导师的对话,和自己学生时代的日子。 他说“你文章的内容很顺畅,可那些小词,on, at, in,你总写不对”。似乎学生们也多是这样,自己信口开河地写得“流畅”,但细节却再看不见。

11) 改文章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是自己亲手的原创,对无数字母叠起来的手稿自然不会了然在胸。如果想明白理解原作者的用意,就只能一句句,一段段去努力分解TA的文字架构。意思搞明白的时候,语法和写作的细节也就跟着明了。对修改者的能力也是巨大的提高。

12)广州雨季,一阵阵没完没了。随着下课的学生洪流去吃中饭,食堂里人山人海,侧身慢慢蹭过去。二楼人少,服务员和部长还是那几个,工作程序却有变化。服务员不再是不停地走来走去,每隔几张桌子站一个,拿着个托盘站着客人需要。三个菜,二冷一热10条腿,羊,鹅,牛,全是肉类。吃完盘子里一堆骨头,小妹过来收拾,说,“还要么”。“要,打包!”

13)墙上的大佛字都渗出潮点。热过了,冷过了,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忽然浸在雨里,感官终于崩溃。下午,几乎就处在虚脱状态。隔壁实验室的抽风机声音很大,低频噪音让人头疼。倒在办公室沙发上昏睡,到傍晚元神才渐渐回来。

14)走不动路,别说校门,连晚饭也不想去。给谁改文章就抓谁打盒饭。女孩子心细“吃什么,荤素”,“肉!”,“鸡?猪?鱼?”“无所谓”。结果满满一盒子,似乎什么都有点。

15)还是没有觉得自己已经在广州,在华师,在自己的小屋里。看周围的一切都熟悉,周围的一切却好像都遥远,被罩在一层玻璃里,无法触及。生活好像在看一部老电影,明白银幕上发生的一切,只是无法再次走进去。

[…]

广州日记 201004

广州日记

疯狂的三月,三次旅行。德州的阳光,大西洋的海滩,加拿大的冰天雪地,南来北往,好歹没有离开北美大陆。四月是科罗拉多的春天,后院的松树花粉开始弥散着空气里,早晨起来,开始不停的打喷嚏。花开的季节,也是我过敏开始的日子。收拾行李,鸟人再次张开翅膀,往西,再往西。重复已经重复了10年数十次的旅行。

UA0741,8:07AM的起飞时间。今天原本是为为的大学新生欢迎会,他满不在乎不想去,倒省了我自己坐公共汽车去机场。多睡了1小时,5点半起床,去爸爸妈妈房间和他们告别。他们刚回来,我又上路,多少有些恋恋不舍。和媳妇开车去机场,我开过去,然后媳妇把车开回去。

还没有离开丹佛,就接到旧金山大风,航班延误的通知。对我,旧金山的早班飞机延误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飞机停在停机坪上等候。套上我的耳机,闭目养神。机长似乎是个乐天派,不停地说笑话。也许是他的情绪感动了老天,塔台安排的起飞延迟大大缩短,顺风,降落时又得到了优先跑道。 UA0741 只迟到了15分钟,绰绰有余的换机时间。还能去红地毯坐会儿。

旧金山的红地毯愈发破落,人越来越多,居然在门口排起了长队,里面的设施也旧。找一个角落坐下,斜对面几位老兄正高谈阔论,说一口鸟语,貌似广东话/越南话/或者是东南亚的什么语言,几个孩子在哭,闹哄哄如菜市场。烦心,连水也懒得喝,坐了一会就登机。套上耳机,躲进自己的世界。

起飞,丹佛在机翼下掠过。绿山,能清楚看见COFAX 和6AV 的交口,通向家的那条路,BAYAUD的山坳,但看不见我的大白马。两年前绿山的大火扫黑的山麓现在已经是一片绿,再看不出火烧过的痕迹。大自然自我修复的能力惊人,人生若能如此,又该是如何。大抵,是忘却二字。

长途飞行实在和蹲监狱没打区别。几百人被强迫在拥挤的空间,共享几间极小的洗手间。听机长的命令,不让站就不能站,老实坐着不许乱动。被强制的平行时空轨道。10多个小时,极其难熬,真到了地狱,该是如何的痛苦。就冲着一点,我必须坚决的是一个无神论者,坏事做尽,临了结,来个风吹云散,爱谁谁。

UA889,25G, 几部看过的电影。Mr Fantastic Fox,(Bottom line, we are all wild animals)。 Everyone is Fine (该放手的时候就得放手,孩子得自己找到自己的路,whatever that is, as long as they are happy)。 还有部记不得名字,一对相互不忠的夫妻最后和好,结局时候,有些妒忌的丈夫看着妻子的大肚子说,希望里面那孩子不是个Chinese,很没品的幽默。

睡了两个小时,喝了一小瓶白,一个朗姆可乐,最后的早晨省了,闻了那味道都想吐。准点到达北京,小土豆开着拓拓来接我,真好。晚上和土豆, LARA和SILENCE一起吃云南火锅。两个不靠谱迟到青年。火锅汤很好,该店服务更好,几乎到了帮你把涮好的东东放进嘴里的地步。说要去洗手间,极度殷勤的服务生带路,沿着弯弯曲曲,2一尺宽,几寸深的“丽江”走去。到了厕所门口,领班大叫“贵客一位”,里面几个女声齐声相应“里面请”,吓的我一跟斗。好在里面还有几道门,见到那女服务生去推门,我慌张不迭,“自己来,自己来!“

早起,北京的阴霾天。上网,小魏已经侯着了。能闻到我办公室的气味和即将面对的一叠叠论文。右肩去背非常酸涨,不知道是晚上睡觉落枕,还是最近连续的背包压迫所致。老了,毛病就多。去广州的飞机全价不说,要到下午3点才有空位。定好票,下楼,路边两个老爷子在象棋,旗子小茶杯大小,落盘拓托有声。观棋无君子,支嘴声此起彼伏。溜达去街对面吃了碗馄饨,一个包子。去附近的市场买东西,带开关的床头灯,带电线儿的耳麦,我对这类东西绝无抵抗力。小妹捧出DVD碟机的时候,我终于下狠心拒绝了。溜达回去,风起,尘土飞扬。刚才出门穿的那件纯黑的Manitoba抓绒衫成了灰猫皮。

修修补补,颇有成就感,天生是个修理工的命。吃了大鸭梨的鱼香肉丝,拍着鼓鼓的肚子去机场。CA1301, 35A。发现国航的B330—300机型多了一种类似ECONOMY PLUS的舱位,31-34,座位空间比正常大不少,且多了椅背电视。有空位,就换了过去。

周一,有环球时报。薄薄的一叠,里面有竟两篇俺写的酒店中缝,读来颇觉得惭愧,不说也罢。快到下午时差点了,飞机也快开始下降。闭眼,眯会儿儿,广州日记即将开始。

[…]

NOWHERE

加拿大北部哈德逊湾,入冬,结起厚厚的冰层。人们躲进小屋,烤着炉火,等待漫漫长夜的过去。貌似一切都在冬眠,但夜幕垂下,千万要走进寂寞荒芜的冰原,那里,正悄然无声地上演着大自然最为壮美的一幕。

明信片

2010/04/02 00:10 看完北极光,记着答应给外甥女儿写个明信片的。在镇上唯一开门的小店挑了个北极熊的,去邮局买好邮票。回旅馆,在明信片背后画了个穿着熊皮外套的老头站在雪地里。走的那天早晨去邮局寄了。回来丹佛。刚才,打开皮夹子,里面趴着张邮票。

我晕,我把明信片没贴邮票就给寄了。。。 2到这份,我容易么。

Red River Valley

去过很多次加拿大,但从没到过马尼托巴省 (Manitoba)。CRJ 从1万英尺的高空渐渐降落温伯尼(Winnepeg),视野一望无际,大地平坦,有弯曲的河流,却没有山川。 从温伯尼流过的这条河可是大大有名。“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要离开热爱你的姑娘,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同去,为什么把她留在故乡”。这首著名的加拿大民歌起源于百年前探险者深入红河谷,离开时和当地姑娘的缠绵,渐渐就成了人们在离别时反复咏唱的心情。大概所有的人都曾听到过它那几分忧伤的旋律。 我住在河汊酒店(Inn at the Forks)。红河在窗下缓缓流过。走出酒店大门,零下7度的气温,没有风,阳光灿烂里,寒气从敞开的衣领里直渗而入。河堤有几米高,下面沿河的滩涂上是树林,冬天,叶子早已落尽,光秃的树枝剪影在天空。河水流淌很平衡,不时能见到河中有浮木飘过。河边冻了薄冰,水流带来的气泡在冰层下浮动。

脑海是里挥不去的旋律,随着红河水流淌,不紧不慢,从容里带着几分忧伤。 大学四年,每到毕业的那一周,早晨窗外的大喇叭里就会飘来这曲旋律。进大学的时候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也是应届生招生的第一年。毛头小伙子,正享受离家独立生活的自由,哪里懂得什么是分离。到第二年,第三年底,就会注意到师兄师姐们在离校时的悲伤。等轮到自己走出复旦大门的那一年,却又不再有太多的感慨。那是个大家都疯狂准备考试出国的年代,剩下不多的情感,也被强烈的竞争和攀比消磨殆尽。离开了,就没再回头,一次也没回去看过,生命的那一页干净利索地翻过去,和所有的同学都失去了联系。

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 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要记住红河谷你的故乡, 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我更喜欢英文版的,那种略觉粗糙的语感和情绪,被翻译后的“润劲”给抹没了,点下面的FLASH吧。。) Do not haste to bid me adieu, Just remember the Red River Valley, And the one who has loved you so true. Won’ t you think of the valley you’ re leaving? Oh how lonely, how sad I will be, […]

扫帚大叔

2010/03/31 22:53

从零下四十度的极北归来,钻出毛绒绒的狗熊外套,丹佛已经是春天。 早晨起来,开门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几天不在,晒台上落满了松针。拿起大扫帚去将冬天的落叶和松针扫起来,拢成一堆。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在早晨扫地,慢条斯理,一下一下,看地面渐渐变干净,很有成就感,也很让人静心,颇有几分禅意。 扫着,偶尔一抬头,在玻璃门的反射里见到自己的影子。笑了。想起小时候看的那部朝鲜电影《金姬和银姬的命运》。那片子的内容我早就忘记了,但有几个细节却记得极其清楚。一个是当了女特务的银姬为了打入北方,给自己做了整容手术。手术后揭开纱布,看着镜子,牙缝里挤出句“我怎么变成这样样子”,再说了一句“脸也不要了,命也可以不要”,决意和北朝鲜战斗到底。那真是个伟大的美女特务啊,小时候很后悔,怎么总碰不上这样的特务。美女特务与我无缘,糟老头子却不少。 于是就想起此刻玻璃门反光里一样的那个老头了。电影里有个著名角色,总捧了个扫帚在扫啊扫,大家都叫他扫帚大叔。大家都不记得扫帚大叔的真名儿,和蔼的笑容,对谁都乐呵呵的。但骨子里,扫帚大叔是个比美女更坏的坏蛋。他的扫帚里就是一个对讲机,扫着扫着,左右看看没人,他就会拧开扫帚把和南韩的特务总部联系(我始终没明白他干嘛要在大街上发报,也许这才是高手,大隐于市)。我也不记得扫帚大叔真的干什么坏事了,但看完那部电影后,所有拿着扫帚的老头老太都成了我们怀疑的对象。和小伙伴们设计了各种方案,去骗老头老太们分神,放下扫帚,我们就可以检查一下扫帚把里是不是有发报机。绝大多数老头老太肯定是把发报机藏在别的地方了,也有几个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哪怕主动要帮他们扫地,都不肯放下扫帚的。那几个一定是铁杆老牌特务了。 拧一下自己手里的扫帚把,抬头看天,扫帚大叔已经是40年前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