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鸟人的翅膀: San Antonio II

走得不远,却依然躲不开时差,一小时,足够让自己有睡个懒觉的理由。


IMG_1844

IMG_1839
IMG_1833

走过施工工地的大堂,从高速公路下面穿过,就是集市广场。已经10点,摊贩都已经开张,却没几个顾客。厨子在路边切肉,画家在给昨晚勾勒好的轮廓添加细节。从建筑风格到店里摆放的纪念品都满是异国风采,如果不是周围所有人都在说英语,很难让自己相信这里不是墨西哥。

圣安东尼奥有种特色小吃,叫漏斗糕。在书里读到过,却没见到过真的。见到路边一小摊上写着,兴冲冲去问摊主。他说:“好,好,我给你做一个看看”。于是我掏出相机,他却说:“可我现在没法做,没东西”。我晕,那干嘛满口答应,浑然一个咱们国粹的你有什么卖,你买什么我卖什么,你卖什么我买什么。。的架势。再附近转了一圈,走回来,大叔却已经变戏法一样做好了一个。掏钱买下,大叔说,别走,我再做一个。我说我只要一个啊。他说,做给你看么,刚才不是答应你的么。于是大叔用一个漏斗装了调好的面粉,用手指堵着出口,拿去油锅上浇进一个模子,只一会儿,就炸成一块金黄的糕。撒上糖粉和香粉,没胃口都不行。

MEK_9979

捧着漏斗糕,在吹风笛的哥们侧面坐下,一边一块块掰着填进嘴里,一边听他悠扬的乐声。吃完,也正好是场间休息。去放小费,那吹笛的却兴奋地说,给你个地址,把照片电邮给我吧。聊了几句,这哥们叫Wayanay,正宗的印加人,从秘鲁来。他的网站是www.Wayanay.com, 上面有很多安第斯风格的印加音乐。

MEK_9985

圣安东尼奥城中有一条河,沿河岸修了一条步行道,叫RIVER WALK。几十年前,城市规划曾经试图将这段河道覆盖,和当时所有高速发展的大城市一样,为寸土寸金的城区多些地皮。一群特有远见的女士坚决反对,而且实际行动在河边开辟了一段又一段绿地,终于改变了规划者的想法。几十年过去,更有期间在这里召开的1968年世界博览会,这里沿河竟然发展成了超级繁华的商业旅游区。游览RIVER WALK不仅可以沿岸走去,也可以乘河中来往的游艇。舵手也是导游,一句美国的威尼斯,果然把我带到了大西洋对岸的回忆。仔细看看,除了建筑风格的不同,水乡格局还真有几分神似。

MEK_0155
MEK_0163
MEK_0143
MEK_0142

MEK_0017

圣安东尼奥人显然保持着喜欢表达自己观点的传统。从城中走过,正遇上一群游行集会的人。敲锣打鼓,各自吆喝着主题不同的口号。有的激愤,有的嬉皮笑脸,有的高举标语牌,有的牵着爱犬。

MEK_9993

RIVER WALK 的名气很大,但让圣安东尼奥真正扬名世界的,是老城中一座貌不惊人的的石头房子阿拉莫(Alamo)。这里曾是西班牙传教士建造的一座教堂,到18世纪中下,已经因为失修成了一座废墟。独裁者圣塔安专政时代,撕毁墨西哥政府与美国在这里垦荒的殖民者的协议(当时的德州属于墨西哥的国土)。已经在这里根深蒂固的美国人自然不肯轻易就范。双方争执的结果是兵戎相见。美国民兵赢了第一仗,圣塔安带大军北上,将这里团团包围。守在这里的美国殖民者首领和上百民来自各地的志愿者宁死不撤,以生命兑现了不自由毋宁死的誓言(Liberty or Death..是守军领袖塔维斯绝命书的结语)。183636,战斗结果,189名坚守在这座破教堂中的民兵和守军全部战死,无一生还。这场战斗写下了德州历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也为之后美西战争时美军的士气起了无法估计的力量。记着阿拉莫,成为德州历史上最响亮的一句口号。

MEK_0167

MEK_0089

也巧,今天是36,是阿拉莫屠杀的174周年纪念。广场前人山人海,在观看现场历史场景的重现表演。演员们身着当时的服装和军服,开枪打炮,空气中充满硝烟味。

MEK_0251

MEK_0207
MEK_0267

晚饭在O‘Brian, 要了盆混搭开胃菜,油炸的,我的最爱,大虾,猫鱼,鳄鱼肉,鸡翅。。俩字儿,美味!
MEK_0215
MEK_0223

8 comments to 张开鸟人的翅膀: San Antonio II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