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鸟人的翅膀:San Antonio I

IMG_1807UA …  A320, 2D

丹佛飞往,呃,我还真不知道这地方的中文名叫什么。San Antonio,德克萨斯。严格说,着地方的英文名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走了很多地方,却从来没去过号称本土48州中最大的德州。要不是最近看了些关于美西战争的东西,大概很久也不会想起来去这地方。

五点15离开家,I-70东行去机场。该是下班高峰时候,车流却顺畅得有些不可思议。西行方向运气没那么好,堵得水泄不通。到机场才点,安检的地方也空空荡荡,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竟没什么人旅行。7点30准点起飞,广播说应该有颠簸气流,一直爬升到37000英尺,平缓如云。

San Antonio 和丹佛有1小时时差,到达时该是晚上10点半左右。飞行方向南偏东,刚飞越科罗拉多泉,机翼下一片灯火,此刻又已经是漆黑一团。

IMG_1814

圣安冬尼奥(终于搞明白中文名字了)机场比我想象的要大,城市也颇有规模。出机场,上了的士(不记得上次在美国打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至少可以肯定不是近10年里发生过)。告诉司机目的地,双树酒店 (DoubleTree),司机一脸困惑。想起在中国打车的绝招,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前台,然后把手机递给司机。他咕哝了一通,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嘟囔我听不懂的语言。等他挂了电话,开始聊天。着哥们来自约旦。啊~~~~~约旦,阿曼,佩特拉,于是我们立刻有了共同语言。司机哥们叫哈桑,来美国两年了。“约旦穷,没钱, 没工作,我一大家子,只有我一个人有工作"。司机哈桑过去是中学历史老师,从没工作的约旦来了经济萧条的美国,好歹有份工作。

只是他实在不认识路,于是我们就走迷路了。看着老城区在前面,转个弯,上了另外一条高速公路,忽然就行驶在荒野中了。下高速,掉头,再上高速。哈桑掏出手机,开始和他的哥们嘟囔。我能听懂他报出的每一条路名。

终于找到了酒店,谢了哈桑,哈桑说,随便给钱吧,我喜欢中国人,我们是朋友。于是按照当时酒店告诉我的价格买了单,和哈桑卧室再见。进了酒店,真正的吃惊才开始。大堂完全是一个工地,装修没有完成就已经开业。难怪酒店的公关给我打了5折!前台的服务态度倒是很好,登记,开钥匙。他说,“给你们的是新房间,从来没人住过呢。” 嗯, 真好。上楼,501,插入钥匙,绿灯亮。扭门把,没有任何反应,再拧,还是没反应。动个脑筋,把门把往上抬,开了!

“哇!!!!!!!!!!!”

这酒店房间是我住过的所有酒店里最牛的!,屋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纸盒和施工材料,灯光自然是不亮的,除了厕所里有一点灯光。床的位置是垃圾,厕所的水池还没有影子。。。 这样的场景不拍,对不起我的经历!

IMG_1816

回到前台,那儿已经换了个服务员。解释,那屋子暂时没法住。他还嘟哝,我刚来接班,每天的房间都不一样,我什么都不知道。 无论如何,换了个房间。服务员很肯定地说,没网络。

再上楼,开门,这次爽了。细节一下。床是最新款式的SLEEP NUMBER双侧分离起床,我知道价格,2500美元起。LCD电视,双杯咖啡机,WALNUT写字台,高背大班椅。打开电脑,竟然还有网络信号,但需要密码。电话前台,他说,不可能, 你得下大堂来上网。我说,你告诉我密码就行。哦。。密码。。 试试,GUEST,GUEST.

于是,此刻,我就能上传今天的现场报道。

德州世界,子夜12点了。 晚安。

IMG_1819

2 comments to 张开鸟人的翅膀:San Antonio I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