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鸟人的翅膀:温伯尼 – 加拿大

[…]

鸟人生涯里程碑

飞了25年联合航空,里程积累了用,用掉了再积累。今天,俺的账户显示,飞行里程积累到了一百万英里乐!

[…]

张开鸟人的翅膀:Savannah

似乎都没时间沉下来写鸟人笔记了。一次又一次的旅行,刚归来,就又得准备下次的出发,来来去去多了,连来去都成了一种相对。也不和自己较劲了,就先涂下能想到的零星,留着收起翅膀的时候再慢慢填补细节。

第一次听说佐治亚的萨凡纳(Savannah)是因为那儿有个音乐节,大名鼎鼎的朗朗要在开幕式上亮相,某人希望我能去拍些片子。翻翻最近的日程,正好,能把这两天的日程挤进去。于是开始看些背景,看完了,就知道自己肯定是想去了。

天使和魔鬼的子夜花园

萨凡纳在美国那些佐治亚州,濒临大西洋。地理上,萨凡纳离开东海岸的那些大城市不远,但她却和左近的城镇格格不入,独自沉醉在她优雅,还有几分神秘的昨天。关于萨凡纳有很多传说,最引人入胜的是1994年出版的那本《天使和魔鬼的子夜花园》(Midnight Garden of Good and Evil)。一个纽约作家鬼使神差地去了萨凡纳,渐渐爱上了那里,渐渐认识了很多的当地人。小镇生活似乎和现实离开很远,镇上的人似乎也对现代生活没大兴趣。在这座方圆仅仅1平方公里的镇子里,有着21座绿树森森的小广场。广场中心会有雕像,纪念碑,或者简单的几把长椅或石凳。萨凡纳的生活就环绕着这些广场和广场边的一栋栋屋子展开。

March 24th, 2010 | Category: 信口开河 | One comment

张开鸟人的翅膀: San Antonio II

走得不远,却依然躲不开时差,一小时,足够让自己有睡个懒觉的理由。

走过施工工地的大堂,从高速公路下面穿过,就是集市广场。已经10点,摊贩都已经开张,却没几个顾客。厨子在路边切肉,画家在给昨晚勾勒好的轮廓添加细节。从建筑风格到店里摆放的纪念品都满是异国风采,如果不是周围所有人都在说英语,很难让自己相信这里不是墨西哥。

圣安东尼奥有种特色小吃,叫漏斗糕。在书里读到过,却没见到过真的。见到路边一小摊上写着,兴冲冲去问摊主。他说:“好,好,我给你做一个看看”。于是我掏出相机,他却说:“可我现在没法做,没东西”。我晕,那干嘛满口答应,浑然一个咱们国粹的你有什么卖,你买什么我卖什么,你卖什么我买什么。。的架势。再附近转了一圈,走回来,大叔却已经变戏法一样做好了一个。掏钱买下,大叔说,别走,我再做一个。我说我只要一个啊。他说,做给你看么,刚才不是答应你的么。于是大叔用一个漏斗装了调好的面粉,用手指堵着出口,拿去油锅上浇进一个模子,只一会儿,就炸成一块金黄的糕。撒上糖粉和香粉,没胃口都不行。

捧着漏斗糕,在吹风笛的哥们侧面坐下,一边一块块掰着填进嘴里,一边听他悠扬的乐声。吃完,也正好是场间休息。去放小费,那吹笛的却兴奋地说,给你个地址,把照片电邮给我吧。聊了几句,这哥们叫Wayanay,正宗的印加人,从秘鲁来。他的网站是www.Wayanay.com, 上面有很多安第斯风格的印加音乐。

圣安东尼奥城中有一条河,沿河岸修了一条步行道,叫RIVER WALK。几十年前,城市规划曾经试图将这段河道覆盖,和当时所有高速发展的大城市一样,为寸土寸金的城区多些地皮。一群特有远见的女士坚决反对,而且实际行动在河边开辟了一段又一段绿地,终于改变了规划者的想法。几十年过去,更有期间在这里召开的1968年世界博览会,这里沿河竟然发展成了超级繁华的商业旅游区。游览RIVER WALK不仅可以沿岸走去,也可以乘河中来往的游艇。舵手也是导游,一句美国的威尼斯,果然把我带到了大西洋对岸的回忆。仔细看看,除了建筑风格的不同,水乡格局还真有几分神似。

圣安东尼奥人显然保持着喜欢表达自己观点的传统。从城中走过,正遇上一群游行集会的人。敲锣打鼓,各自吆喝着主题不同的口号。有的激愤,有的嬉皮笑脸,有的高举标语牌,有的牵着爱犬。

RIVER WALK 的名气很大,但让圣安东尼奥真正扬名世界的,是老城中一座貌不惊人的的石头房子阿拉莫(Alamo)。这里曾是西班牙传教士建造的一座教堂,到18世纪中下,已经因为失修成了一座废墟。独裁者圣塔安专政时代,撕毁墨西哥政府与美国在这里垦荒的殖民者的协议(当时的德州属于墨西哥的国土)。已经在这里根深蒂固的美国人自然不肯轻易就范。双方争执的结果是兵戎相见。美国民兵赢了第一仗,圣塔安带大军北上,将这里团团包围。守在这里的美国殖民者首领和上百民来自各地的志愿者宁死不撤,以生命兑现了不自由毋宁死的誓言(Liberty or Death..是守军领袖塔维斯绝命书的结语)。1836年3月6日,战斗结果,189名坚守在这座破教堂中的民兵和守军全部战死,无一生还。这场战斗写下了德州历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也为之后美西战争时美军的士气起了无法估计的力量。记着阿拉莫,成为德州历史上最响亮的一句口号。

也巧,今天是3月6日,是阿拉莫屠杀的174周年纪念。广场前人山人海,在观看现场历史场景的重现表演。演员们身着当时的服装和军服,开枪打炮,空气中充满硝烟味。

晚饭在O‘Brian, 要了盆混搭开胃菜,油炸的,我的最爱,大虾,猫鱼,鳄鱼肉,鸡翅。。俩字儿,美味!

[…]

和法律擦肩

喝凉水都塞牙的一天

浴室的改造工程进行到即将收尾,或者是工人们认为即将收尾的步骤。今天把瓷砖都装好,缝也填上了,然后把屋子里收拾干净了让我去看。不看则已,一看,工程质量惨不忍睹。那位很帅的SCOTTY鼻子歪的,砌的砖缝也歪。前两天包工头来检查进度,当场气成猪头,二话不说就把他炒了鱿鱼,自己干了一天,又换了个人来收尾。收尾的哥们捣鼓了一天,修理SCOTTY留下的烂摊子。最后绝望地站那儿,看着墙缝,半天说,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接受这样的装修结果。好吧,明天和包工头继续谈判。

晚上是丹佛自然博物馆邀请的一个晚宴。一个德国人做的真实人体标本展,在全世界巡展,到了丹佛。晚宴邀请的都是媒体。展览馆和特展的公关都讲了话,吃完,然后大家上楼,享受专门为这批人开发的预展。俺自然带了相机,自然一路拍去,到半途,男女两个保安冲过来大叫,你在照相,不许照相。我到处看看,没标记说不让照啊。但我也没他们争,让我删没问题,可里面还好多过去的照片呢。我说,我答应你回去就删行不行。那老头保安说,行吧。我收了相机继续看展览。

展览结束,下来和市府旅游局的头儿在聊天。说到这事,我还开玩笑说,他们会不会生气把我做成标本:不守规矩的摄影师。正笑呢,忽然过来个粗矮汉子说,你刚才在展览里拍照,犯法了,我是丹佛警察局的警官,请跟我走。我楞了,那就是场误会啊,这是媒体活动,我也答应删除照片了。那汉子恶狠狠,作为媒体,你更明白版权法,这是联邦罪,请你和我走一趟。 我靠!!!动真格的了!!! 市府的官员就在边上,过来试图解释。那警官吼道,闭嘴,要不用妨碍公务罪逮捕你 (我这才算明白什么叫警察暴力了)。我感觉让官员冷静些,这事不难解释,关键是丫挺的肯不肯听。

警官揪了我往博物馆的保安处走。市府的人掏电话开始联系。 到了保安处,警官还很凶。我说,我理解你在执行公务,这是你的责任。但你是公务员,你的权力里没有让嫌疑人闭嘴这一条,该你听我说了。他果然理智几分。我解释了前因后果,告诉他这是博物馆自己邀请的媒体活动,他们没有和场地保安交代明白。他还忙着用扣下的我的驾照对犯罪记录。这时候女保安进来开始道歉,警官还狠巴巴问她有什么事,女保安说,我就是来和他道歉的,非常非常对不起误会。这时候博物馆的上层也打来了电话,警官也有些软了。得理让人,横竖这照片我不会发,我告诉他我没当场删除的原因是里面照片很多,怕误删,如果他安静些,我会现在就都删了,说着我就开始删照片。警官说,这样吧,你明天11点给我打个电话,我核实你是可以拍照的,我帮你安排随你怎么拍。我回答,呵呵,这就不需要你费心了。你的责任是看我不拍照,我现在全删了,如何。警官开始陪笑脸,其实这地方实在是很值得拍的,你明天打电话来吧。

老头保安下班了,回来这里换衣服。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尊重你的年纪,也尊重你的负责。但下次请你学会些交流和信任,浪费警力,是浪费纳税人包括你自己的钱。老头低头不说话。估计在想,我咋这么倒霉,认真还认真错了。警官送我出门,笑嘻嘻握手,等他推开门,市府的官员迎面站着。你的警号是多少,我准备投诉你粗暴行事公务,威胁公民,公务员非职业行为。 我靠,都叫上劲了。这一晚上热闹的。这次警官不NB了,我也乐得打圆场,拉了市府的哥们走了。他一路纷纷,想了怎么炒了那哥们,事关丹佛政府形象等等。好不容易把他劝消停了,博物馆的头儿把电话打到我手机,又开始狂道歉,说你明天来吧,我们帮你安排好拍拍拍。。。。呵呵,谢了谢了,其实,真的没什么好拍的。我就一职业习惯而已。

其实,说到底,就是个交流不到位。谁也不想听别人解释,有权利不用,仿佛下一刻就会过期。不懂得宽容和信任,又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最后不爽的大多还是自己。何必呢。。。 奇怪的一晚上,也算是给自己留下个前车之鉴吧。和法律擦肩而过,保安和警察给我挖个坑,还好,这次我没屌下去。

西溪湿地

来过很多次杭州,却从没有听到过西溪湿地的名头。这片在百年前曾经名噪一时的世外桃源昔日皇上御驾亲巡,文人骚客流连忘返尚不满足,以至于建屋定居的地方,在近代被人们渐渐忽视。水道淤塞,垂柳无色,曾经方圆数十公里的湿地渐渐缩成只剩下10平方公里的水乡。

还算幸运,杭州人虽然有着人间天堂的西湖,终于没有彻底遗忘曾和西湖齐名的西溪湿地。这些年,经济发展了,人们出游的胃口越来越大,西湖边游人太多太挤,西溪湿地因为被遗忘的宁静终于被打破,一股西溪湿地热悄然而起。今天的西溪湿地已经成为中国唯一的湿地国家公园,“冷、野、淡、雅”四字浓缩了湿地景观的精华。环绕着湿地的生态保护措施和相应的旅游设施也就应运而生,相继到位。

世外桃源,一旦被人们发现,就容易失去了它的幽静。西溪湿地也不例外。西溪湿地旅游开发给这里带来了巨大的人流。一部《非诚勿扰》,给制片人带来了巨大的票房,也给了西溪湿地做了巨大的广告。陪我们游览的朋友说,西溪湿地夏天比杭州室内要清凉不少,而芦花开时,则更是游客比肩接踵,川流不息。好在此刻不是旺季,又正好遇上了一个阴雨蒙蒙的湿冷天,游客极少,反倒成就了我探寻些西溪原貌的好奇心。真赶上旺季,只要离开旅游团队主干道,多少能在湿地公园的水乡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宁静。

公园已经很有规模。门票价格不菲,竟不弱于皇上住过的紫禁城,对公园的期望值陡然升高两个指数。门票和现代化的管理,换来了不需要在江南雨中踏着泥泞小路问路前行。沿着雨水冲刷得干净的青石板路走,虽然不是芦花季节,但到处是高高低低的植物,夹道深深。院里还保留有些旧时的石桥,高高拱起,越过下面的港汊。一步步拾级而上,再一步步扶栏下行。院子里人少,迷迷蒙蒙里,颇有几分梦幻的感觉。

[…]

张开鸟人的翅膀:San Antonio I

UA … A320, 2D

丹佛飞往,呃,我还真不知道这地方的中文名叫什么。San Antonio,德克萨斯。严格说,着地方的英文名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走了很多地方,却从来没去过号称本土48州中最大的德州。要不是最近看了些关于美西战争的东西,大概很久也不会想起来去这地方。

五点15离开家,I-70东行去机场。该是下班高峰时候,车流却顺畅得有些不可思议。西行方向运气没那么好,堵得水泄不通。到机场才点,安检的地方也空空荡荡,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竟没什么人旅行。7点30准点起飞,广播说应该有颠簸气流,一直爬升到37000英尺,平缓如云。

San Antonio 和丹佛有1小时时差,到达时该是晚上10点半左右。飞行方向南偏东,刚飞越科罗拉多泉,机翼下一片灯火,此刻又已经是漆黑一团。

圣安冬尼奥(终于搞明白中文名字了)机场比我想象的要大,城市也颇有规模。出机场,上了的士(不记得上次在美国打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至少可以肯定不是近10年里发生过)。告诉司机目的地,双树酒店 (DoubleTree),司机一脸困惑。想起在中国打车的绝招,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前台,然后把手机递给司机。他咕哝了一通,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嘟囔我听不懂的语言。等他挂了电话,开始聊天。着哥们来自约旦。啊~~~~~约旦,阿曼,佩特拉,于是我们立刻有了共同语言。司机哥们叫哈桑,来美国两年了。“约旦穷,没钱, 没工作,我一大家子,只有我一个人有工作"。司机哈桑过去是中学历史老师,从没工作的约旦来了经济萧条的美国,好歹有份工作。

只是他实在不认识路,于是我们就走迷路了。看着老城区在前面,转个弯,上了另外一条高速公路,忽然就行驶在荒野中了。下高速,掉头,再上高速。哈桑掏出手机,开始和他的哥们嘟囔。我能听懂他报出的每一条路名。

终于找到了酒店,谢了哈桑,哈桑说,随便给钱吧,我喜欢中国人,我们是朋友。于是按照当时酒店告诉我的价格买了单,和哈桑卧室再见。进了酒店,真正的吃惊才开始。大堂完全是一个工地,装修没有完成就已经开业。难怪酒店的公关给我打了5折!前台的服务态度倒是很好,登记,开钥匙。他说,“给你们的是新房间,从来没人住过呢。” 嗯, 真好。上楼,501,插入钥匙,绿灯亮。扭门把,没有任何反应,再拧,还是没反应。动个脑筋,把门把往上抬,开了!

“哇!!!!!!!!!!!”

这酒店房间是我住过的所有酒店里最牛的!,屋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纸盒和施工材料,灯光自然是不亮的,除了厕所里有一点灯光。床的位置是垃圾,厕所的水池还没有影子。。。 这样的场景不拍,对不起我的经历!

回到前台,那儿已经换了个服务员。解释,那屋子暂时没法住。他还嘟哝,我刚来接班,每天的房间都不一样,我什么都不知道。 无论如何,换了个房间。服务员很肯定地说,没网络。

再上楼,开门,这次爽了。细节一下。床是最新款式的SLEEP NUMBER双侧分离起床,我知道价格,2500美元起。LCD电视,双杯咖啡机,WALNUT写字台,高背大班椅。打开电脑,竟然还有网络信号,但需要密码。电话前台,他说,不可能, 你得下大堂来上网。我说,你告诉我密码就行。哦。。密码。。 试试,GUEST,GUEST.

于是,此刻,我就能上传今天的现场报道。

德州世界,子夜12点了。 晚安。

[…]

疯狂的三月

宅了一个月。疯狂的鸟人生涯又要开始了。今天写了一整天,想清理一下欠的稿件。写完了两个旅馆,还差一个。。看到星编在线,马上把写完的部分发过去。星编说:“不错啊,给我们的?”“是啊,一点没炒冷饭,全部新写的。今天还写了一个呢,这就发给你。”然后发文件,然后星编沉默了一会儿,“陈老,我们这次要写的是国家公园啊。。 难道你还在时差?” 我晕! 这下很好,连下次的都写了三分之二了。刷锅,重新开始做饭。

疯狂的三月

宅了一个月。疯狂的鸟人生涯又要开始了。今天写了一整天,想清理一下欠的稿件。写完了两个旅馆,还差一个。。看到星编在线,马上把写完的部分发过去。星编说:“不错啊,给我们的?”“是啊,一点没炒冷饭,全部新写的。今天还写了一个呢,这就发给你。”然后发文件,然后星编沉默了一会儿,“陈老,我们这次要写的是国家公园啊。。 难道你还在时差?” 我晕! 这下很好,连下次的都写了三分之二了。刷锅,重新开始做饭。

江南悦榕庄

去江南水乡,一定要在烟雨朦胧中,看看那些灰瓦白墙的民居。如果能有机会在其中一间住下,挑出在水边的回廊里,和情人或是朋友在滴水檐淅淅沥沥的水珠帘后坐了,泡上一壶功夫茶,安静说着话,从容在围棋盘上摆出一桌黑白子,那就是神仙的日子。

杭州悦榕庄

说起悦榕庄,熟悉高档度假村的朋友都会赞不绝口。听说杭州悦榕庄开业,自然要在第一时间去体验一下。杭州悦榕庄在西溪湿地里,少了西湖畔熙熙攘攘的游客来往,多了几分大自然的气息。独门独院的环境,原汁原味的自然环境,全新的复古设计,在溪水环绕中自成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