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梦

IMG_1771SSS1

我在大学宿舍里躺着,头枕着胳膊。我在想,相机包哪儿去了?

我起身,宿舍里的同学都熟睡中。我开始翻遍宿舍的每一个角落。很多包,大大小小,摞在一起,除了我的相机包。

我想起来那包里还有我所有的钱,7万,一个很精确的数字。

那包,不见了,找不到了。

2

我站在一条小船上渡江。江很宽,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上的船。

船头放着我所有的行李。我站着,看着渐近的码头。

港汊里忽然驶出一条大船,速度很快,迎面撞来。

小船没地方可躲,迎头相撞。

我跳上了岸,小船带着我的行李消失在大船下。大船逝去,水波恢复平静。

我的行李就这样不见了。

3

我在宿舍里摸口袋,兜里还有两张100元。其中一张看起来有些滑稽,但他们说,这钱是真的,可以用。

我算了一下,200元从南京打的去北京肯定不够,但火车应该可以。

于是我出门,从校园里穿过,我记得生物系的转角处有个卖火车票的地方。

生物系是个大玻璃房子,转角地方有个小卖部,卖火车票,有个小小的窗户。

我问:去北京的车票有么?

回答:都是早晨的火车,除非太慢了,有时会晚点到中午。

卖票的抬头看看钟:已经下午了,今天的车都走完了,转车也没有。明天再来吧。

4

我离开生物系,沿着河边走去。

我记得这样走,应该路过学校的印刷厂。那地方我小时候走过很多次,河里应该有个湖心岛,岛上有个游泳池。那池子的形状很奇怪,有点像个腰果。深水的一头是堤坝,外面就是河水。

河变得比我记得宽很多,光线很奇怪,昏黄,好像染色的黑白照片。

远处很多船,高高的桅杆,剪影一样悬在天边。

河水位很高,几乎溢出,离开河边的小路触手可及。

那小路是用鹅卵石铺的。

5

这显然是在上海,我需要问的是回师大的路。

一个老太太说,走那个胡同就行。我顺着她的手势进了胡同。胡同里在游行,很多人,都带着大头娃娃头盔,红红绿绿的衣服,排着很整齐的队伍,塞满小巷。

我从里面挤过去,走了很远,头上都是晾晒的衣服。

我再问人,师大怎么走?

回答的还是那老太太,再往前走,看到医务室的牌子就转弯。我说,哦。

刚走了几步,有人拍我肩膀。

回头看,还是那老太太,她用手指路边墙上的一个洞。

洞上有个牌子,医务室。

6

我钻进墙上那个洞,空间豁然开朗。

一侧有森严的铁丝网,网后是监狱。

有个岗亭,里面坐一个年轻人。

我问,师大是这么走么?他回答,是。

我往里走,他追了出来。

你是谁? 你叫什么名字? 他问。

你都不知道我是谁,告诉你名字你也一样不认识。

我说,我叫王七。

他说,哦。

7

然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

然后我就知道我是在做梦。

然后我就想,我得赶紧醒过来,这个梦很好玩,我得写下来。

然后我就醒了。

然后我发现,我已经吧后半截的梦完全忘记。

只记得我叫王七。

8

这个半截梦,就这样被我记住了。

IMG_1768SS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