亖十有七

亖十有七

2010/02/17 22:15   [未分类 ]

老去,缺失短期记忆和手脚失控是典型的标志。

出门散步,混混涵涵在路上走,不记得方向,也不在乎方向。已经在2010年了,却总还是写2009。问自己,2010,都做了些什么,却记不清。在家的日子自然是一再的反复,失去参照,连今昔何日都不知道。路上的日子,或许可以用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来对照,努力去想,脑子里竟然也是一片空白。找出今年的图片,对着日子看,原来今年已经过了一个多多月。这一个多月,竟然去了许多的地方,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可为什么都不记得。图片上看到的那些日子那些人,很遥远,水中月,雾中花,只在凝神时浮现,稍纵即逝。

最近身体状态不好,似乎不停的有奇奇怪怪的状况出现。生老病死是人间苦,总以为自己看得很透,但事到当头,依然为之心惊。每一步都是下坡路的感觉不好,但总无法停下,总是要一路走下去,直到深渊。

早起,想给小石头摊个荷包蛋。把那口小平锅放在炉子上,开火,倒上油,然后转身去冰箱里拿鸡蛋,重复过无数次的过程。抓着两个鸡蛋走回灶前,放下一个,想敲开另一只。鸡蛋脱手而飞,拓一声,砸在地上,碎碎平安。清理。这是最近发生得太经常的事情,脑子和手不同步,于是手里的东西不停地掉在地上。拿起另外一只蛋,在锅边敲一下,磕开蛋壳把蛋打入锅内。去抓锅把,手却错过了胶木把,直接抓在了锅身的金属上,左手食指立刻烫出一溜锃亮。麻木得却不觉得疼,倒吸口冷气。

却记得轻烫伤的第一处理方案是冰敷,深层的记忆已经成了本能。开冰箱,抓块冰捂上。敲下这些话痨为记,要不,明天就又忘记发生了什么。

No comments yet to 亖十有七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