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后院的小狐狸

雪后天晴,气温渐渐回升。不出所料,小狐狸出洞晒太阳。但让我奇怪的是,这俩宝贝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怎么想怎么是去年那窝小狐狸里的一对儿。长得虽然像,性格却差很多。一只非常警觉,略有风吹草动立刻逃会窝里;另一只却满不在乎,只难得起身,懒懒地就地打个转儿,然后继续蹲着躺着趴着晒他的太阳。如果仔细看,狐狸胸口的毛色似乎有些不同,不知道这能不能用来区分年纪。偏灰色的那个,肚子似乎还大些。但真要有小宝宝,这会儿应该已经出生了。

半截梦

1)

我在大学宿舍里躺着,头枕着胳膊。我在想,相机包哪儿去了?

我起身,宿舍里的同学都熟睡中。我开始翻遍宿舍的每一个角落。很多包,大大小小,摞在一起,除了我的相机包。

我想起来那包里还有我所有的钱,7万,一个很精确的数字。

那包,不见了,找不到了。

2)

我站在一条小船上渡江。江很宽,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上的船。

February 26th, 2010 | Category: 信口开河 | Leave a comment

后院雪地的小狐狸和松鼠

小狐狸大概折腾了一晚上。早晨,前门后院,到处都是她的脚丫印。在松树下绕来绕去,估计几天的雪,家里断顿了。从毛色看,这只狐狸肯定不去年出生的那三只中的一只。老去的毛色和黯淡的光泽,还有腿上因为在窝里蜷缩时磨损的皮毛,让我可以确定这是那只妈妈狐狸。。

倒是松鼠很神,晒台栏杆上几寸厚的积雪,宽不足三寸,丫居然来去如风,纵跳自如。

傍晚雪

傍晚下起了大雪。

傍晚是丹佛旅行写手们的聚会。顶着大雪,开着红马出去。快到城里时,需要从6街转到25号高速公路,一道弯弯的高架桥。刚上桥,就发现堵车。从桥上看下去,下面25号高速公路整个成了停车场。等了整整25分钟,终于忍无可忍,沿着紧急停车道往前开下桥,再第一个可能的位置发挥了四驱的功能,越过路肩,从路基上直接冲下了公路。后来知道,前面不是事故,是总体大人今天进城。天下领导一般黑,让领导们先走,交通管制并不只适用于长安街。

总在路上,难得有机会参加这每月一次的朋友聚会,但相见,依然很开心。喝酒,一杯接一杯,4杯葡萄酒喝完,聚会也差不多结束。OXFORD HOTEL是丹佛最早的酒店,1891年开业,有百余年的历史。会议室的对面是酒吧,黛安说,这酒吧有个挺传神的故事。五十年前,一对年轻人在这里相遇相恋结下百年之好,之后每年到了那日子,两人总会来这里坐同一个位置点同样的酒。。。至今已经五十年了。我必须承认我不够厚道,听了这故事,借着酒精,脑子里浮起的是同样的位置上两杯酒,却只有一个人的场景。

又喝了一个鸡尾,脑子还是很清醒,打电话,同时发现自己不认识出城的路。在大雪里开车还是挺好玩的。歪歪扭扭,终于上了高速,前后无车,加速到60MPH,一脚刹车到底,红马一冲,然后笔直往前滑去。心里有了底,就不再理会高速公路上那些小心翼翼爬着的车们。一路狂奔。

想起学生时代,一次在大雪里从底特律赶去尼加拉瀑布附近开会,那时候开的车可不是四驱,那晚上的雪好大,大到只能看见前面走过的车辙。。。如果那车滑去路边的沟里,我也就会追着撞上去。那次却是全速开的,比今天快多了。不喜欢酒后驾车,但少了根怕弦,又有足够的经验,雪车开起来太爽了。

抄经

昨晚手抄心经。顺手抓支笔,桌上有张打印了一面的纸,无挂碍,一气呵成,竟然没写错字。

早起,认真打开个新本子,对着书,字字抄去,越努力,手脑愈发不同步,终于发现漏字。该认真,还是随意些,才好?

亖十有七

亖十有七

2010/02/17 22:15 [未分类 ]

老去,缺失短期记忆和手脚失控是典型的标志。

出门散步,混混涵涵在路上走,不记得方向,也不在乎方向。已经在2010年了,却总还是写2009。问自己,2010,都做了些什么,却记不清。在家的日子自然是一再的反复,失去参照,连今昔何日都不知道。路上的日子,或许可以用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来对照,努力去想,脑子里竟然也是一片空白。找出今年的图片,对着日子看,原来今年已经过了一个多多月。这一个多月,竟然去了许多的地方,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可为什么都不记得。图片上看到的那些日子那些人,很遥远,水中月,雾中花,只在凝神时浮现,稍纵即逝。

最近身体状态不好,似乎不停的有奇奇怪怪的状况出现。生老病死是人间苦,总以为自己看得很透,但事到当头,依然为之心惊。每一步都是下坡路的感觉不好,但总无法停下,总是要一路走下去,直到深渊。

早起,想给小石头摊个荷包蛋。把那口小平锅放在炉子上,开火,倒上油,然后转身去冰箱里拿鸡蛋,重复过无数次的过程。抓着两个鸡蛋走回灶前,放下一个,想敲开另一只。鸡蛋脱手而飞,拓一声,砸在地上,碎碎平安。清理。这是最近发生得太经常的事情,脑子和手不同步,于是手里的东西不停地掉在地上。拿起另外一只蛋,在锅边敲一下,磕开蛋壳把蛋打入锅内。去抓锅把,手却错过了胶木把,直接抓在了锅身的金属上,左手食指立刻烫出一溜锃亮。麻木得却不觉得疼,倒吸口冷气。

却记得轻烫伤的第一处理方案是冰敷,深层的记忆已经成了本能。开冰箱,抓块冰捂上。敲下这些话痨为记,要不,明天就又忘记发生了什么。

亖十有七

亖十有七

2010/02/17 22:15 [未分类 ]

老去,缺失短期记忆和手脚失控是典型的标志。

出门散步,混混涵涵在路上走,不记得方向,也不在乎方向。已经在2010年了,却总还是写2009。问自己,2010,都做了些什么,却记不清。在家的日子自然是一再的反复,失去参照,连今昔何日都不知道。路上的日子,或许可以用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来对照,努力去想,脑子里竟然也是一片空白。找出今年的图片,对着日子看,原来今年已经过了一个多多月。这一个多月,竟然去了许多的地方,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可为什么都不记得。图片上看到的那些日子那些人,很遥远,水中月,雾中花,只在凝神时浮现,稍纵即逝。

最近身体状态不好,似乎不停的有奇奇怪怪的状况出现。生老病死是人间苦,总以为自己看得很透,但事到当头,依然为之心惊。每一步都是下坡路的感觉不好,但总无法停下,总是要一路走下去,直到深渊。

早起,想给小石头摊个荷包蛋。把那口小平锅放在炉子上,开火,倒上油,然后转身去冰箱里拿鸡蛋,重复过无数次的过程。抓着两个鸡蛋走回灶前,放下一个,想敲开另一只。鸡蛋脱手而飞,拓一声,砸在地上,碎碎平安。清理。这是最近发生得太经常的事情,脑子和手不同步,于是手里的东西不停地掉在地上。拿起另外一只蛋,在锅边敲一下,磕开蛋壳把蛋打入锅内。去抓锅把,手却错过了胶木把,直接抓在了锅身的金属上,左手食指立刻烫出一溜锃亮。麻木得却不觉得疼,倒吸口冷气。

却记得轻烫伤的第一处理方案是冰敷,深层的记忆已经成了本能。开冰箱,抓块冰捂上。敲下这些话痨为记,要不,明天就又忘记发生了什么。

后院的小狐狸

雪后树影中的狐狸脚印。

这几天,这只小狐狸经常在后院的红石板上晒太阳。那石板紧挨着狐狸窝的入口,略有风吹草动,她就飞快地钻回窝里。从毛色和外形看,这应该是去年的那匹狐狸妈妈了(倒是那三只长大的小狐狸最近不知道哪里去了)。从她紧挨着窝边活动和警惕,也许窝里又有几只小狐狸宝宝了。。。

新年第四天 (续完)

早起起锚返回港口。房船推开静静的湖面,走得很从容。屋子里很暖和,煮一杯咖啡,坐在沙发里,隔着落地窗看两岸的砂岩。穿过狭长的羚羊峡,发电厂的云烟附近,就是港口所在。远远就能看见停在港口上方山坡上的大白车。靠泊,系缆。谢过我们的船长兼厨子,提着行李上岸。冬季,港口里冷冷清清,很少见到有其他船只。去港监的办公室坐了会儿,港监的任务还包括公关,推广这个新港口的使用率。

坐电瓶车回到大白车。从水上回到陆地,坐在司机座上,说不出的满足。

出发回Monumental Valley。下午安排了参观Vally的奇石美景。这次熟门熟路,不需要GPS就找回了来时住过的VIEW Hote酒店。Monument Valley是印第安人的保留地,外来车辆在买门票后可以自驾参观,但内部最美最壮观的几处,用牌子标记了,只允许由印第安导游驾驶的车辆入内。据说也有不自觉的,但毕竟非常少。带我们入内的是 Simpson’s Trailhandler Tours公司。兄弟俩,都是纯正的印第安人。比较搞的是哥哥因为遗传缺失色素,皮肤白净,完全是一个白人;弟弟皮肤黝黑,是我们的导游。说起他这位“白哥哥”,亲兄弟,我开始还以为是在开玩笑。

那山谷是极其壮观的。仍是容易风华的红沙岩,估计年底相对年轻,积累不坚实,风化得千奇百怪。也没有太多奇奇怪怪的传说和臆想捏造的名字,任游客们去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唯一加上人为故事的,是谷口的那几座手掌一样的山岩。说是昔日的部落长老们开会,订下部落生活的族规后,大家举手同意,留下了这样几个巨大的手掌为记。夕阳里的红沙岩,血一样。还有貌似枯焦的柏,树干拧曲着,只在树梢有几点绿。生命苍凉,依然坚持。

有头无尾

扯了太多有头无尾的事情,生活,文字,连通常满不在乎的自己都无法忍受了。新年第一次旅行,写了一半;广州日记99,写了一半。。。

进了虎年,好像有点不一样,众多过去开始不知道如何结尾的事情,山水不动,没使劲,没用力,自己就了解了。还是随意点好,想写就写了,想做就做了,云知道自己的方向,水知道自己的未来,我起劲,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