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广州日记 20100119

41) 广州的天气转暖了。周日,天气好到无法让自己在屋里坐着,也不想在屋里坐着。中午出门,在天河城和KR约了出去暴走。KR是广州人,认识很多年了,独立独行的一大侠,自己没事喜欢到处走,一走就是几周没影子的那种。先填肚子。既然是在广州,又都爱喝茶,那周末的茶点自然是第一选择。我实在不是个敬业的媒体人,吃了那么多好地方,却从来不记录店名招牌菜和地点价位。如果这些年的湖吃海喝都记录下来,到也是一本广州吃喝大全。

42) 走过老东山,新河浦,知道了什么是东山少爷西山小姐。知道了前两天和EMMA吃饭的那条小街的全名叫寺贝通津也知道了这名字的来历。一个小区门口墙里镶嵌了很多石牌,详细说这一带的历史,从美国传教士开埔发展到中共三大旧址,谁再说广州文化气氛不足我和丫急。到处都是拍照片的,端着各种高级相机比划着每一个角度。我手里有个傻瓜相机,KR说, 就你那机器,都不好意思拿出来。

January 19th, 2010 | Category: 信口开河 | Leave a comment

广州日记 20100117

33)很怕一天过去,回首,却不记得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混混涵涵 的日子。更可怕的是,这一天似乎还都在忙着,只是忙了些什么,半点都不记得。不记得怎么走去办公室,不记得坐下,不记得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除了太平洋对面地震了。为什么总是在太平洋的对面地震。

34)海地地震,10万人殉难。可我很麻木,没有任何感觉。中国维和部队的八位警官殉职,同胞,但如果他们牺牲在上海街头,派出所倒塌,性质有什么不一样?因公殉职,尽职了,这是每一位职业人士都可能遇到的事情,家人的悲伤才是真实。据说那儿局势非常不稳,所以才需要维和,出了这样的自然灾害,骚动更是一触即发。据说人和人都是平等的,但此刻冷冷地想,中国人,真好。

35)小罗的文章又改完了。这孩子的运气实在太烂,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我的心理状态远不如他,如果轮到我在他的位置,大概早就崩溃了。但再想,也许人都会习惯某种状态的,事业,生活,快乐,悲伤,孤独,充实,习惯了就都麻木。

36)晚上原本滚雪球一样的聚会,最后选择了安静和马海和YT在粗茶香饭吃饭,却又吃出了往事。认识马海君很多年,一直没有很多的交往,每次来广州,他如果在,总会试着约见面,却总是因为彼此的时间安排错过;一来二去,竟然有几年没见。见到的马海比过去福了许多,鬓角也有了些白发,精神状态却很好。说起他的工作,才知道他搭建了著名的读览天下网站(www.dooland.com),对书,对杂志还有着喷薄的激情。

聊着,渐渐说起往事,一点点往前翻。说起三八的豪宅的脚印时,马海君忽然说,那次你到广州,是我去接的你。我楞住了。那次,是我第一次到广州。生命最沉重的一次旅行,一个转折点,一次脱胎换骨,一次再生。仔细看对面的马海君,昨天从记忆深处一点点浮起,变得实在。那时的我一定是飘在云里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想起马海君接到我的时候,握手时说,石头石头,和现在一样的热情。那次他开车送我到了亚洲国际大酒店,然后接着去吃饭喝酒和到了三八家。我想起了他爱好音响,家里聚过一帮烧到了有点变态的超级发烧友。说着,说着,我们不停地碰杯,添酒。老去大概就是这样,回忆也成了一种生活。YT说,当年我们都是背包客,现在已经成了拉着箱子的游人。我想了想,我拉了很多年的箱子,老去,反成了一个背包客。

37) 周六。领导这两年似乎悟出了人生的一些道理,不再玩命工作,只在傍晚来打球锻炼身体。于是学生们很聪明地调整了节奏,开始过周末。从早晨坐到中午,不见一人。看完一篇据说是我需要重点关注的论文,打电话找该生,对方电话却关机。到中午,才遇到一个不认识的学生。让他去把该生找来,过了一会电话响起,说了几句,让TA过来说。出现时打扮得整齐,显然是要出去聚会。说论文,谈我自己的看法,没有任何顾忌,大概不很中听。但这是我的责任,但愿没有对该生的超级自信有太大的打击。

38)没中饭,也没了胃口,在王哥的报摊上买了个快面对付了。推迟了一天的牛鬼蛇神们聚会。老孙开车来接我,让我去对面暨大门口等他。校门口新修了一个天桥,上次回来时刚刚开通,走上去时还有很多地砖没有铺好,这次依然没有完全修好,站在上面看下面滚滚的广州车流。暨大门口有家眼镜店,在那儿配过副眼镜,开车用的,一侧近视,另一侧就是平光。走华快,在会展中心附近下,很熟悉的路,中隔线对面是一排民居高楼。没掉头,一直往前开。

路上接上XJ。在餐馆门口逆向停车,TA开门,用力猛了,被呼啸而过的出租车把门挂了一长条,还好没人受伤。吃鱼,吃肉,食而无味,却吃了很多。老孙的宝贝女儿已经4岁,长得一朵花儿一样。我还记得他在十九涌阿全的鱼塘里划船的日子,那照片好像昨天。XX这几年事业顺利,前天听同行说起,知道他的周刊已经做得很有些力量,为他高兴。LL说,阶段不一样,自我价值的实现可以通过一个团队来实现,更有意义。也许吧,能为社会的前进做出些贡献是件好事,比我这种只在乎自己叽叽歪歪的琐事要强很多。

39) 两个“理论”: 公共汽车理论:坐车,耐心坚持等着,一定能等到你的座位。不停换车,也许永远也坐不下来。当然,也会有人不喜欢坐着,有位子的时候也喜欢站着。(Susan) 媒体框架理论:媒体就一产业链,和国计民生的吃一样。读者是吃客,练报摊的是跑堂,编辑是厨子,编辑部主任主编是领班,主编是经理,出版人是餐厅老板,我这类做一线采访的,那就是种田的农民。(好玩的是,我还经常冒充吃货,去报摊上买自己种出来,被人加工成菜的自己的产品)。(土豆)

40)ZY 和LL 姗姗来迟,胡乱吃几口,大家挤进两辆车去大学城。卡拉不OK,看大家乐着。今天也许都有点高,牛鬼蛇神们一个个都超水平发挥,越唱越好,也越唱越高,居然连着几首韩红,神了。我让老孙唱和往事干杯,却被XX一次又一次往后压。XX最后压轴,我站在他边上站着。听好兄弟为我唱歌,却绕不开座上不很协调的笑声。

广州日记201001-3,4

20)晚上和牛鬼蛇神们在一哥涮火锅。听他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着生活的细节,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状,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哀。朋友们似乎没怎么变,我的心却走远了。无欲是一种状态,让一个人和环境脱节。吃完喝完,早早散了,打车回办公室安静呆着。抬头看见墙上那字,在那儿挂了7年了。

21)十斤的厚褥子垫着,睡觉很舒服,不冷了。褥子其实不会带给人温暖,但能让你不会散热太快,或者说,冷得慢点。下午洗完的衣服挂在阳台上,已经干了。

22)盘旋着上升,或者盘旋着下降。梦见一片枯叶,上面一滴水珠,水珠中间有一只虫,很多的脚,每只脚上都穿了鞋。虫子在爬,推着水珠在页面上缓缓移动。水珠很透彻,能看见叶面被放大的干枯经络。

[…]

广州日记 201001 (1)

1) 2010 年的第一次广州行,从丹佛的冰天雪地到北京的雪地冰天,此刻走进广州的湿冷,全方位全时段的寒冷。

2)来广州的飞机上,空服送上湿纸巾。想起先前鲍昆老师那篇关于垃圾的文章,撕开了,就又是两件垃圾。还给空姐了。她看看我,觉得有点奇怪。

3) 从机场去学校的路上,一辆大卡车从高架公路上翻车,砸在下面的民房上,惨不忍睹。

4) 很白痴,来广州这么多年,第一场意识到从华快下来,可以直接进东南门去办公室。害得小魏师兄弟几个跑去校门等我。

5)用不同版本写了很多次的话:进了干净的办公室,一分钟,就和爆炸过一样。我很佩服自己,随时带的只有一大一小两个双肩包,还没完全拆开,怎么就能有这么多东西散开一地。

6) 热风机倒是有。朋友说,湖北电荒呢。。。。 得。。。。 我。。。 裹我的大棉袄。

7)时尚旅游一月号,我被PS得颇有点人模狗样的形象了。现在我算明白大片儿是咋搞的了。华夏地理1月好,俺的坎儿井终于出笼了,很开心!! 8)奇怪,广州这样的气候居然还能有蚊子,而且有好多只,躲在窗帘里,一抖, 就全飞了起来。 9)才知道,原来不插网线,是不能输入IP地址的。 10)宿舍里冰冷。把所有的家伙都铺上了,还是冷。看样子,俺得不环保地开热风了。。。

11)一夜近乎无眠,让我想起小时候的上海了,那种24小时连轴转的湿冷,无处可逃。小时候有爸爸妈妈暖被窝,躲在他们中间,很幸福的记忆。 12)关于冷,最悲惨的日子是大学毕业后在瑞金医院的那段时光。和其他6个哥们住在4楼,楼梯在外面,四面是外墙,朝北6扇窗。冬天也用蚊帐,这样也许能多保持住一点热气。晚上灌个热水瓶放被窝里,半夜冷了踹出去,天亮醒来,发现瓶子里的水居然结冰了。还好,一楼是女浴室,每天护校的小美女们排队洗澡,从4楼可以看风景。 13)盖了两个毯子,两床床单,滑雪衫压在最怕冷的脚丫上。这是全部家当了。 14)早早起来,去食堂喝了晚热面条。到办公室裹上滑雪衫,用从UA顺来的小毯子裹在膝盖上,一个超级大包子。 ——- 15) 中午和学生们一起去望湘楼吃饭,我唾沫星子横飞地说了关于买单是给自己买福的理论,然后魏老师就悄悄买单请客了。 16)太阳出来了,照着,有点暖和。走在校园里,心里忽然很通透,不知道忽然明白了什么,就是觉得很明白。 17)据说GOOGLE要撤出中国。朋友很愤怒。我说,走吧,没什么了不起。美孚当年也很NB说没有他们中国会是一片黑暗。个体事件,个人得失,忽然变得很不重要。历史有历史的走法,只是我们的生命太短,也许,肯定看不见发展的整个过程。 18)黄石公园大火的时候,美国人以为他们引以为傲的国家公园就此完蛋。坚持大火无害论的公园主管被大众臭骂。树终于有树的道理。我看到过的最老的黄石森林有1500年之久,这也几乎是自然森林循环的大周期。老树,蛀数,躯干死了就干枯,就容易着火。火不仅把生老病死的树转化成肥料,也把几百年前的树留下的种子凤凰涅磐,终于生根发芽。二十多年,黄石的火烧林已经是一片生机。当然,活不过这二十年的人会遗憾。活着的人也没可能看到这新的生命重新生长成参天巨树。但那一定是会发生的。 19)我有一袋放了很多年的咖啡。朋友给我的,在抽屉里放了很多年,一直没有合适的家伙来煮。朋友也很久不见。我带了一个小的咖啡过滤器来,今天吧咖啡打开了,喝了一杯。有一点点的酸,但味道还在。很神奇地,那消失了很久的朋友忽然就蹦了出来。原来,这咖啡是阿拉丁神灯。我要想想还有什么存了很久的记忆,都拿出来摸一下,也许,昨天就都重现。

第二天

都说高枕无忧,酒店的枕头太高了,晚上却睡不好。梦见来了台搬家车和几条壮汉,不由分说开始打包,我却不知道要搬家去什么地方。梦里,TA对我说:“我的生活分成两部分,你只需要关心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一部分,别的你就别问了”。

醒来,似懂非懂,看看闹钟,才5点。晚上睡觉没拉窗帘,也没必要拉,外面是荒野,子夜只有星星,此刻凌晨天光初现,Monumental Valley的巨石隐约可见。印第安传说,远古部落的首领在这里讨论制定了部族的法律,会议结束,大佬们在天上印大掌印为记,坠下人间,就成了这里手掌形的巨石。倒头继续睡,到6点半起床去车里拿了三脚架,在阳台上撑开。气温摄氏华氏20度不到,冻活死人。其实天亮要到7点半,只是每次拍活儿就会早醒,游神一样东逛西晃,拍些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的片子。

第一缕阳光升起,巨手的影子还需要一会才能出现,我却必须赶去PAGE。约好的10点半出发去羚羊峡。从Monumental Valley去Page距离130英里,GPS 说需要3个半小时,但大家都说2小时就够。上路,发现一路可开70-80的速度。刚过完满月,几乎还园的月亮悬在山崖。西部,说不出的安静。 来过好几次Page.,因为这里是俺最爱的Lake Powell (鲍威尔湖)所在。鲍威尔湖是科罗拉多河上一连串水库中的一个,规模仅次下游因胡佛大坝而起的Lake Mead,但风景却是绝佳。接近Page时看见一处火电厂。 Page因科罗拉多河上的Glen Canyon大坝而起,水电站名气大大,没想到这里还有着一座规模更大 (装机容量是水电站最大容量的4X!)火电站。三座主烟囱,边上两座散热它,几道气势磅礴的白眼直入半空。这附近出产高质量的煤,加上电厂的后期环保处理,据说这是世界上最干净的火电站之一。

附近许多处国家公园和印第安人经营的风景地。羚羊角峡谷就是其中非常著名的一处,见过无数次照片,今天终于一睹芳容。羚羊峡在印第安人的领地上,不允许游客自行进入,必须由印第安人导游带队才能进入,显然也是现代部落收入的一部分。给我们带队的小伙子叫Myoo, 在这里印第安保留地出生长大,现在住在旧金山,一口毫无口音的美式英语。他狂热学习摄影中,用大幅相机,号称自己停留在胶片时代,非常热情地试图帮每个用相机的客人设定标准参数。Myoo 带了两个女孩,说是自己的朋友正好路过这里,其中一个还摔断了一条腿,用金属零件固定着。

峡谷规模其实并不大,或者说,小得有点让我失望。形状颇有些像约旦佩特拉的Sig,说到底是,山洪下泄时的一处通道,日子久了,石缝的形状奇特。里面游客很多,想拍张照片不容易。 Myoo 说,这里的年访问量超过六十万人,此刻是淡季,已然人满为患,如果过节,更是比肩接踵。想拍张安静照片很不容易。来客里外国人居多,外国人里亚洲人居多。坐大巴士,从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蜂拥而至。

大吉普回到出发点才12点,计划里两个半小时的参观,不到2小时就完成了,也没觉得特别赶。拍到的照片和我见到的所有的羚羊峡的照片都差不多,那地方,相机对着任何一个方向都是照片,任何一个方向都被人拍过照片。拍了10张后,视觉效果不再有变化。Myoo 建议我们去马蹄大弯看一下,一个和Canyon de Chilly 很像的地方,离开Page 只有10分钟左右的路。

路上发现Lake Powell水库大坝附近新修了一处观景台,可以看到大坝的全景。在那儿啃了刚买的KFC当中饭。峡谷边直上直下的悬崖,景色其佳,却没有其他游客,难得的安静。从这里可以看到Glen Canyon 大桥的全景。那桥的承建者在平地上先将整个桥拼装起来,完美细节后再分成两截,用大卡车走土路,千辛万苦运到事先选定的桥址。从百丈峡谷两侧同时开始施工,在水面上空2百米高空对接时,两侧误差竟然不到半公分,可谓工程上的奇迹。 游客都挤在马蹄大弯了。从停车场要走20分钟的沙地去到悬崖边。这里的科罗拉多河是格林峡谷大坝的下游,鬼斧神工,绕了一个360度的大弯,河道成了欧米伽形,当中几乎一个巨大的石头半岛。

从小就有恐高症,哪怕只有两楼,只要栏杆比胸口底,站在那儿就会心里发慌。转行摄影后,有了专注,忘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恐高症也没了。马蹄弯的悬崖垂直落差超过两百米,站在边缘半米才能看全场景。我站那儿拍照,自己没觉得什么,倒是后面站着的游客吓得直抽冷气。一对说中文的情侣想拍照,女孩坐在砂岩上,一点点蹭到悬崖边2,3米远。我接过男的手里的相机让他也坐过去。按下快门,那男的对我说:谢谢叔叔。

Antelope Point Marina, 在这里汇合了总管Jeremy. 他给安排好了一条房船,和负责开船烧饭导游的全才Rusty. 因为赶时间,Rusty 前一天就吧房船开到了大坝上游23英里标记的Padre 湾然后回来Marina等我们。慢慢氽出房船港区后,Dusty把油门一推到底,快艇船头高高翘起,船后激起白浪,飞快地冲进了科罗拉多河上的鲍威尔湖的主航道。冬天湖上很冷,头上套了厚厚的绒帽,能抵挡一下迎面吹来的风。

鲍威尔湖水库建在深峡,Padre湾离开港口不算远,从地图上看,从大坝上行的水库库区主航道能上溯260公里!两侧的大小支流峡谷无数,湖岸线竟然有近4千公里。 很多年前在这里也玩过船房,似乎最后一天也是停靠在Padre 湾。

这条房船属于70英尺级,在房船里属于比较大型的,一楼是4间双人客房,两个浴室,和全套的厨房,餐厅和起居室。二楼是酒吧,阳台和Jacuzzi,主驾驶室在一楼,但楼上也有轮舵和动力控制。 Rusty说,购买这样一条船的价格在70万美元以上,日租金随季节在1200-1400美元间浮动。鲍威尔湖是世界房船之都,有近两千条大大小小的房船停泊在这里,其中不乏超级豪华者,有不少停靠在这里的私家房船价值超过百万美元。

房船很舒服,但我的主要目标是鲍威尔湖本身的自然风光。把行李扔上房船,就拉了Rusty解开小艇去追夕阳。环湖都是砂岩,到了傍晚,夕阳照着,血一样鲜红。且砂岩上极少有植被,有涟涟的湖水衬着,更透出西部的苍凉。

这一代原本很少有人烟。水库计划时发现这一代有印第安人和更古人类的遗址,有些文物能追溯到公元前一万年,但近代这附近除了几处印第安人保留区外鲜有人烟。倒是水库和电站的建设,给这里注入了一剂现代文明的强心针。

Rusty把快艇停在一处巨岩接水的湖畔,我蹦上岸往岩顶攀去。这里有许多大型的天然积水坑,有的能有几十米之深。站在坑边坡度很陡的岩石上,这次心里有点没底:要掉下去了,摔不死,却也自己爬不出来,只能苦撑着等Rusty久等之后来找人了。这一代岩石的形状很奇怪,有砂岩的片层结构,也有间隙中夹杂的灰岩面,但显然没有整块的石灰岩。没有水溶效应,如何能形成这样大型的深坑,确实让我费解。也许,这里曾经也是水下,有漩涡在这里形成,水流带着泥沙盘旋久了,日积月累,愈演愈烈,渐渐打磨出这样的深坑? 这有待俺进一步去考证了。

晚上Rusty变戏法一样做了牛排,烤土豆,面包,色拉,和玉米。他做饭的时候,我爬到了船停靠的沙滩上的乱石堆高处。从这里看,整个湖湾里,就停着我们一条房船。也许,是因为冬天,大家都躲在家里烤火,懒得出门。太阳刚落山,砂岩成了紫红色,映着天的宝石蓝。

晚饭后把自己泡在楼上的Jacuzzi 里,热气蒸腾。 夜很黑,天上有云,难得见到云缝里的几点星光。不到8点,只能勉强看见周围环绕的石壁。但没多久,忽然见到对面的山崖上月亮升起,只很窄的一线云隙,正好能嵌入一盘月,一个让人被惊呆的场面。水面泛起月光。从此刻被月光衬托出的对面山影里一直挂到我们的船舷,月影在微风吹过的湖面上闪烁。只一会功夫,就重新隐进了云中。

夜色重新笼罩。但有过那一瞬间的震撼,也就心满意足了。把自己从热水里捞出来时,并不觉得零下气温的夜那么冷。回楼下浴室换上衣服,在客厅里打开笔记本开始写字:“都说高枕无忧,酒店的枕头太高了,晚上却睡不好。。。” […]

2010 第一天

早晨8点15出发,比想象顺利得多地越过海拔3000多米的落基山分水岭。昨晚下过雪,但路况很好,大白车一次也没有打滑。 Glenwood 峡谷离开丹佛2个多小时,科罗拉多河发源后切出的第一道著名峡谷。这里是横越美国东西的70号高速公路穿越落基山的必经之路,也是最险峻的一段。I-70在这里曾经是河边的简陋公路,山中发大水,经常导致交通中断。现在的Glenwood峡谷公路是上下两层的全程高架公路,工程难度极大,且修建过程里对自然环境的影响极小,每次路过都会惊叹一番。

穿过犹他的MOAB。这里是石拱和峡谷地两座国家公园的所在,我最爱的小镇之一,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大雪后,非常漂亮。今天的目标是在犹他和亚利桑那州的MOMUMENTAL VALLEY。下午5点到达,行程500英里(800公里)。

安排住在一个印第安保留地的旅馆。 原本没太大期望硬件条件,但到达后完全被震了。全新的旅馆,每间房间都有着绝佳的风景。室内装潢也非常好, NAVAJO风格鲜明,台灯的灯台是手工的陶器,浴室极舒服。还有网络。。。 早点休息,早晨起来继续拍。

我在2009年看着你

屋檐下的冰六, 垂了一米多长。太阳照着,融出水滴。 新年已经在太平洋彼岸开始,我还在2009年的冬日溜达,远远看着你。还有半天时间才走进新年。 想起10年前的这个时候,千禧年,朋友们在欢呼,我在底特律的一间公寓里打字说,和你们,隔开时空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