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之外的那些: 2001

2001年是我生活的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一年,我在离开中国15年后,第一次真实地归来。这一年走了许多路,该走的不该走的。也认识了许多人,该认识的和不该认识的。那些路,那些人,有的,转身就忘记,也有的成了终身的记忆。

简单生活了一辈子,曾经以为自己是一个简单人。从来没想到,在宇宙的某一个角落里,还有另外一个自己, 长得一模一样,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思想和生活。一对人与鬼的影子,他们终于在2001年的6月重叠,相互发现,重新组合成今天这个叫REDROCKS的家伙。

2001年的情人节贴了这张照片,被江湖色某大佬说是我拍的最好的一张照片。说实话,我很少庆祝什么节日,每一天都是24小时,每小时都是3600秒,照理不该有什么区别,于是春节会自己在路上行走,生日也大多忘记。情人节之类西洋节日对我似乎就更没多大意思,这个情人节,居然很酸地写了首打油诗。看图说画,肢解本来也许还能给人点联想的照片,终于成了画蛇添足。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大部分的时候,我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要的,不只是缎子扎就
一束玫瑰的鲜艳
要的,不只是红红的盒子里
心形巧克力的蜜甜
更愿和你
风雨同行
从今天
直到我们不再有力量
去越过沙漠
去登上高山
那就让我们把拐杖
斜靠在海滩的长凳侧
静静相依
倾听大海的波澜

http://paowang.net/post/9045253

整个春天都带着两个孩子在机场和去机场的路上奔波。每三周一次的接送机场,每次假期带孩子们去底特律探亲,心里极度空虚地往前走着。现在看那段日子,我们还是幸运的。 911还没有发生,去机场还是件相对简单的事情,没有现在我们已经习惯了的安检,可以在直接在候机大厅看飞机降落起飞人们走进或者走出机舱,也可以在关上机门的最后一分钟直接狂奔进候机大楼。她自己住在底特律的公寓里,离开工作的医院100米不到,生活极度规律。每三周飞一次丹佛,每次放假孩子们去底特律住上几周。我发现打印机可以将一张放大到米为单位的照片分开打印在许多张纸上,但照片再大,终于不是真实,倒是孩子们因为能不停地折腾,至今记得那些日子。

2001年6月,从美国回到上海,然后去了深圳,天津,北京,西藏。。。 这次旅行让我重新开始认识中国,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还不到能完全平静反思这段生命的日子,就把回到上海当天写的日记填在这里,算是给自己留下一个为以后回忆的缘头吧。 那时已经在江湖色玩了两年多,用一个叫南极星的中文输入插件,打字已经飞快,但因为界面还没有如现在这样完善,经常会出乱码的问题。很幸福地在半夜敲完下面这篇字,一按发出键,傻眼发现满篇蝌蚪。一个ID 叫赞美的朋友帮我做了一次中翻中。赞美那时候在加拿大,据她说,她包很好吃的饺子,我去那儿出差时拜访过她们两口子。我告诉她我1米68,很好认。她说,哈,我也是。于是我说,那你别传高跟鞋让我再自卑。接我的时候,她果然穿了双平底鞋。她们两口子的小日子很美满,老公擀皮她包,又快有好吃。也有很多年没再见到她的行踪了。

这是赞美的翻译和她加的前言:

“嗨,一晚上了,也不见有人帮石头翻译一下,算了,还是我来吧,翻给那些和我一样属于“看热闹教”的教友们。也许很多人都自己转过来看了,那我就当练打字了。哈哈
声明:下面文章纯属于中文翻译中文,如有句子不通者,坚决与本假翻译无关。纯属石头大哥的酒后真言。

石头记(标题当然是我自己加的了)

*以下是当天写的日记×

从浦东机场的海关走出来时,门外挤满了接机的人们。随着人流走着,匆匆地瞄着各种各样的标记,终于肯定没有人打了REDROCKS的牌子。在大厅里走了几个来回后,决定该去给开心大哥打个电话,却又发现自己真的是没有半毛钱,至少是没有半毛人民币。在机场的书店里和店员换了几个硬币后,怎么也打不通开心的手机。逼急了我,就抓住了锦江宾馆的一个员工,让他用他的手机给开心拨通了线路。很快的在机场17号门附近×现了几条酷似联邦调查局特工的帅哥,还跟了一个袅袅婷婷的MM。领头的大哥对了手机自言自语说,石头刚才是用谁的手机打的嘛。。。

开心。。。

俺大吼一声,揭开了和上海网友们团聚的首页。来机场领我的有开心,阿土,米米拉和刚从山东返回的晚依MM。这时我意识到了我的第一个错误:没有和开心交代过我这次是一个人先行返回,导致了他们在出口处苦等小石头们的出现,更导致了让小帅哥米米拉因为手臂太酸没有坚持高举有阿土创意打印制作的有RR字样的标语而遭开心大哥用COKE瓶当头一棒后又被罚去拎俺巨大的行李箱的惨案。

一行人舒服的把自己安置在开心大哥的豪华AUDI后,车子潇洒的进入了向上海市区的高速公路,路边不停向后倒去的高楼和车前笔直的高速公路,这就是上海,我六年不见的故乡。看了细心的阿土带给我的地图,那图上似乎依然熟悉的路面忽然化成了一片片的现实,一片似曾相识,却又从未谋面的相识。
车里此起彼伏的手机通讯组织着晚上的聚会。

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再次拜托这一行热情的朋友,把俺的行李汗流夹背的背到了三楼。父母已经在门口等我回来。数月不见,二老气色不错。狠狠拥抱他们后,和大家在我过去的家里坐下海阔天空的谈到晚饭时分。和父母告别后,一行人再次钻入了舒服的AUDI向上海30年代大酒家出发。
好奇的石头一路上不停的把黑色车窗降下,将NIKON 990伸出车外漫无目标的按下快门,上海的变化太大了,大得让人头晕,大得让人吃惊,可一切的一切却又依然那么亲切,亲切得让人心疼。

上海30年代大酒家坐落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里。走入包厢的门,依墙的椅子上文文静静坐着的,是PPLL的树洞的洞主,和在虚幻空间中细声细语的TA非常对号入座。大家重新入座后,我发现我的NIKON990已经转移到了开心的手里。正在仔细的用它研究墙上悬挂的一幅幅老照片和一个往日的水烟壶。门外一声娇嘶,风风火火冲进来的是个过去一定见过的谁谁,上下打量了她半天,不敢肯定。直到对面座位上的米米拉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她抓起桌上的毛巾板直飞而去,我才100%的肯定她就是曾经让我狂喷鲜血的33!我悄悄的把4把椅子放在我和她中间以免惨案再次发生。

而从杭州赶回来的两位佳宾才是真正做到了33来迟。四平八稳,极有大将风度的是久仰的会长大哥。玲珑而入的竟是我中文网络生活中德高望重,为她服务多年的处长。见到多年的老领导,膝盖有些发软。拉起处长的手,居然有好象左手拉左手的感觉。。

开心大哥终于把注意力从MM们上暂时转移开了30秒钟,在不看菜单的情况下向招待报出一串菜名及其所在页数。瞬时间,已经是佳肴满席,杯盏交错了。喜欢废话的石头相对安静的坐了,看了这些多年来久以心仪的朋友们今天成了一个个非常现实的实体,听了他们的欢声笑语,感觉了他们的热情与友谊。。然后就忘了给他们拍些有幸相见的照片。。。无话。”

这是我自那之前的那个6月,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中国人,和在同一个场合里说这么多中国话。我不记得照片里拍的是谁了,那天压根没想了要拍谁的照片。其实我一直很烦聚会的时候,大家拿出相机相互对拍,只是那时还很兴奋,不很明白这些而已。

http://paowang.net/post/9053879

Tibet

2001年6月下旬到八月上旬,跟着因为江湖色而聚在一起的其他五位朋友一起开车去了西藏。从北京出发,青藏路,然后从新藏公路穿去新疆。八千里路云和月。一路颠簸中写着一个自命名为小画西游的帖子系列,但到了旅行中后期,就无法上网,直到回来后才陆续整理完毕。一直想认真写一下这次旅行,但却始终没有勇气去真实地落笔。途中大部分记录用一个小数码拍的,还拍了几十个120的黑白卷,回来后冲胶卷,竟然有10卷因为用了清水报废,也是天意使然。

旅行结束后写下:

“要说的是,没有朋友们的关心和支持,这次旅行对我说是不 可能发生的。再次深深感谢我的队友亦诺,哈苏,马达,拖
拉机夫妇。亦诺大哥的宽厚,哈苏的幽默,马达的直爽,拖拉机的认真,弟妹的贤惠,都和西藏的日日夜夜一起深深地
刻在了我的记忆里。网友巧思思和老问号兄给了我们编辑上的大力支持。还有你们,在我心里与我同行了万水千山的朋
友们。”

拖拉机夫妻据说依然坚持在新疆喀什,从新疆回来后就基本没什么联系了。

亦诺大哥回来后身体不是很好,在他住院期间去看过他。后来断续也见过几次。一直很尊重大哥,他是个很好的摄影师,拍体育,拍生活,照以20MM 广角的勇猛出名,生活里却是个很沉稳的人。他后来也从江湖色消失了。今年夏天在北京,一个朋友的酒吧开张,我去那儿捧场。朋友的酒吧在后海的一条安静胡同里,我在门口抽烟,巷子里忽然走出来一人和我打招呼。仔细看,竟然是亦诺大哥。好几年没见,大哥有些显老了,我们都老了。

祥子曾经中国青年登山队的实力人物,很成功的商业摄影师。但他的心思那时在大幅相机,抗着8X10在西藏追拍黑颈鹤。为这,我们陷过两次车。这家伙是个极性情中的人物。 西藏一路,我们两个搭档一辆车,路上聊了很多。说的大部分我都不记得,但记得他告诉我,他从电影学院毕业时曾经吧底片全部销毁以图从新开始,他说他会再做一次这样事情,要在西藏,升起篝火烧胶卷。我答应他那时候我一定会在他边上,这个承诺依然有效。  祥子回来后因为爱大幅相机走火入魔,索性自己开厂为客户定制。他给过我一台他自己做的810相机,很惭愧的是我这些年一直没有好好用过。但只要相机还在,早晚我会把它架起来拍大底片的,这是对我自己的一个承诺。

马达是个越野车迷,也是个极其性格的人。车开得很好,脾气也大。也许是因为高原反应,西藏路上我们不大不小发生过几次我已经不记得内容的矛盾,他也为我的优柔寡断和关键时候的犹豫痛骂过我。西藏回来后,大家渐渐恢复了自己的生活,联系越来越少。2008年5月,我们在成都重逢。他带着卫星电话深入到灾区最深处。519预报余震那天,他从成都打电话给在都江堰的我,他说,晚上有毁灭性余震,你要想撤出来,我去抢个车来接你。 这句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http://paowang.net/post/9063883

2001年,我被广东某高校拉回国工作。广东是我的祖籍,小时候也因为爷爷每年从海外回来参加广交会,在那儿度过很多愉快的时光。但我做梦都没想过我的生活轨道会在这里徘徊这么多年。8年过去,广州日记写了无数条,我依然每年四次去广州。当初回来的原因早已不在,现在似乎也想不出更大的原因这样一次又一次折腾自己,但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就和呼吸一样,到日子,就该过去了。学生来来去去许多届,有常见的,也有毕业回来看我的,都和自己的孩子一样放不下。那儿还有这些年认识的一群牛鬼蛇神,说不得,就得一个个写来。

许许是我在广州认识最早的江湖网友,他比我早到那里落户。2001年,他还是一个长发愤青编辑。现在他已经成么某知名刊物的主编,头发还很长,但愤青的棱角已经在生活里磨成了老练。许许曾经爱酒如命,那时我们都闲,常常喝的到临晨才扶醉而归。他常笑我酒量不行不自量力。这是我的毛病,人品可以不好,酒品不能不好。但似乎很久没有和许许喝酒了,最后两场去广州,他说工作忙,都没有时候出来聚会。

这是我2001年写的关于许许的印象。印象印象,自然和真实有很大差距,更不用说那时候我比现在更喜欢胡说八道:

“第一次读到许许老师的作品,是一篇关于五朝老师的杂文。
那时候江湖还不时髦说你们全家都是老师,但对许老师的
景仰就如滔滔江水怎么怎么的流出来了。老师是我心里的
痞子楷模。
可见到许老师的时候,除了想象里可能的长发飘飘和现实
相符合外,别的都不怎么够我心里的那个痞子老师的形象。
老师纤纤的五指怎么看怎么象个文化人。许老师在座上潇
洒自如的谈吐,夹杂了不时站起来大喊一声我真TMD痛苦。
激情让我仰慕。他暗淡沙哑的歌喉把小山的圆润的男高音
挤兑得无处可行。可。。。 你TMD那么年轻,叫你老师。。
我觉得非常的吃亏。”

http://paowang.net/post/9067072

关于王小山,可以说的就太多了。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只要见到他,就能写至少N个故事出来。

这是2001年的王小山印象,那时候的他,真的神采飞扬。还是那句话, 自然和真实有很大差距,更不用说那时候我比现在更喜欢胡说八道:

“好象是在刚认识纳纳的时候,她就和我说过这么句话:
有机会去广州,一定去见见三哥。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记住了。几年后的今天我就到了广州,
就想了要见见纳纳的三哥。本来答应在那儿给那到酒的哼哼
牛去深圳拍崔健去了,电话里的王小山说晚上有会不一定
能有空出来。想了这次大概就错过了机会。
走在见面的那帅个哥一甩满头飘逸的卷发伸出手来:
“我是大家乐,我后面这位是许许老师,我小时候得过
大脑炎,能再接了喝不?”。
于是满座的欢声笑语又起。
王小山好象比我还小那么几岁,叫他三哥我自然感到比较
吃亏。叫他小山似乎和网上网下的同学们对他那种滔滔不
绝的景仰有些不合,还多少有些让人折寿的意思。于是我
只好三哥和小三的称呼混了叫。每叫一次三哥之后就偷偷
地借了酒意悄悄说两句小三,统计平均了,好象心理就平
衡不少。而在三八大盖的正在从零开始装修的豪宅里,就
注意到每次王小三听到三哥的称呼后必定会激动得一把把
他那非常肥大的裤子拽到膝盖骨上三寸高度的位置,露出
脚丫上黑面千层底的布鞋,不由自主地随了背景的音乐晃
动。
小三的嗓子真的很好。三八大盖的豪宅里有着还没有装修
完的工地可能有的一切混乱,但第一流的音响设备已经安
装完毕正用非常迷人的声音播放着八只眼的游击队之歌。
说那声音迷人,直到小三的歌喉忽然压倒了音响开始喷薄
而出。我悄悄问三八,这附近有没有邻居。三八很肯定地
告诉我这整座大楼还是空的,没有任何问题。
然后就听到有敲门的声音。门口是两位表情严肃的保安。
他们探头看看门内,肯定没有命案之后。忽然恍然大悟地
说,那是江湖的三哥吧,让丫小点声,二十四层楼下已经
挤满了挥舞了签名本的青春少女让维持交通次序极为困难,
严格说无从维持起因为道路早已堵塞了来自方圆200公里的
各种车辆,而深圳某某酒巴里的大拍摇滚歌星对歌迷门忽
然的冷场大为不满只能对一个叫哼哼牛的摄影家挠首做姿
。。。
我自然是很感动的。徐徐老师以为我终于听到了一首居然
会唱的歌太激动了,就很分散注意地脱了鞋和我比身高,
结论是石头你肯定不到一米七零。而细心的三八把那八眼
的CD打包让小三签名给我留念。小三豪爽地用伸出中指在
空中运指如笔地划了几个圈说这签名你一定不能随便乱放
我生过大脑炎写几个字不容易。”

这段文字里写的38是广州的另外一位神人。关于他,我可以写一本书出来。 过几天在仔细描述他把。。

http://paowang.net/post/9066828

2001年,911发生。在事件后几天,人处于麻木状态,好像看一部科幻电影,没有任何想法这可能是真的。直到某天晚饭,坐在桌前忽然楞住了,然后眼泪就哗哗流下,完全无法控制。和512一样,相当长一段日子不愿意说这件事,那时候贴的照片里,竟然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秋天,去波士顿,见到了江湖的老大们和许多朋友,很难忘的一次旅行。

———–

离开BOSTON的那天早晨,EURUS递给我4节新电池。990里的充电池在前几天让DX们相互吹捧和自我陶醉中已经用
完。 “带着,万一路上有用”。 EURUS对我说。
我保证把快门按到我的或电池的生命的最后一息,我向他保证。摄影背心里,装了3台大小的相机。我抬腿上了去机场的巴士。
航班上客满。领班的大姐白发皑皑。在跑道上滑行的时候, 她举了话筒广播着每天重复N遍的那些话。忽然就想,那些很不幸成为牺牲品的空姐们再最后会不会后悔她们的职业选择。
记得在什么地方听到一架设备失控即将坠毁的飞机上,机长和他的副手的最后对话。
“Ed, thanks for the good times” (爱迪,谢谢你带来的那些愉快的时光)。
那话据说平静得和两个同事多年的老友间下班前的告别一样。。。。。。

———-

2001年11月7日。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好朋友BOB因为鼻咽癌去世。他是早一年被诊断为绝症的,医生给了他两个月的预后,他在两个月里,把家里外翻修一新,木头的房子包上了铝合金,换上了新屋顶和窗户,新地毯,新热水器,新空调。他说,Beth (他的妻子)可以至少20年不需要为这些事情担心。他把家里需要处理的事情都安排了,送给小石头他的天文望远镜,说孩子们也许会喜欢看星星。

BOB 比医生预言多活了1年多,最后在家里走的。他走的时候我在中国,回来, Beth告诉我,他走得很安静。最后那个晚上她一直在他身边,他走的时候正是天亮,她开了窗户,窗外趴着一只大梅花鹿。

BOB走后,Bath一直自己生活。他的骨灰放在壁炉的架子上,从厨房的各个角落都能看见。Beth生活得很好,邻居们都很喜欢她,她也永远在帮大家做这做那。她和我母亲成了最近的朋友,两人每天都出去散步。下雪天,我会顺手把她的车道一起清理了,因为BOB在的时候我答应过他。我们出门的时候,家就交给她照顾。过节时她总会做些小吃送过来。 前两天我们聊天,说起BOB,她说,太不可思议了,11月7日, BOB去世8周年,那天早晨,她打开窗户,那只梅花鹿趴在厨房的窗下。

No comments yet to 摄影之外的那些: 2001

  • ImFish

    最近喜欢看别人的话唠,特有意思,还带图片的。

  • Anonymous

    想问问你在华师上什么课?

  • Anonymous

    补一句:merry x’mas! : )

  • Leo

    不再翻弄以前的帖子,写的太多了。不过可以坚持以美国时间看 呵呵
    买了500D 却发现没心情拍 原来拍照片最关键不是相机是心情

  • Leo

    好象圣诞节的样子 祝圣诞快乐
    500D狂拍了400多张,突然看到你那句 不拍很难。
    突然觉得胶片机好,每次拍都特认真

  • Leo

    今天一个朋友想移民,她有两次失败的婚姻。为了不存在的爱情放弃了原来觉得不幸福的婚姻。结果还是一样
    特有钱,但是真希望她想好再走

  • 最近几年我发现我无论回忆什么过去的事情都觉得异常美好想念
    以前可不是的
    今天在你的2001年文字和照片里,看到了我几乎20年前的一个朋友,应该有15年左右没再见过面—祥子
    这两年几次去杭州特别期望在街头遇见他,甚至我还向随处可见的拍婚纱的摄影师大听过他
    请替我祝福他,并转告他我已经有两个美丽的女儿了,还在北京
    谢谢
    一直会关注你,牵挂你,祝福你,平安,喜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