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人的金大侠

年少时,初读金庸,竟被金大侠书剑一曲“纳兰词”迷翻。 大笑拂袖归矣,如斯者古今能几?向名花美酒拼沉醉,天下事,公等在!” 那时初离家门独立生活,也不知道是受益还是受害,就此埋下一生不屌功名的种子,万事随缘,只求当时尽兴,再懒得问生死大计。走过风风雨雨,走去世界各地,坐下来安静想想,那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

昨天读到南山君写的大觉寺,提起纳兰的【浣溪沙】 ,说不得,翻出早已积尘有年却从来没认真看过的的纳兰词,想找这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却不知真实出处的金版纳兰,却无论如何找不到金大侠的引用。或者,那只是金大侠托名抒发自己的胸怀。

SHELL_DEN_8188

人生须行乐,君知否。容易两鬓萧萧。自与东君作别,刬地无聊。算功名何许,此身博得,短衣射虎,沽酒西郊。便向夕阳影里,倚马挥毫。

须知今古事,棋枰胜负,翻覆如斯。叹纷纷蛮触,回首成非。剩得几行青史,斜阳下、断碣残碑。年华共,混同江水,流去几时回。

20年后读到的纳兰,心境和年轻是却是大不同。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千愁万绪的婉转,又哪里来半点“天下事,公等在!”的风流豪气。更多的是“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的生死挣扎。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通篇婉约,消沉,消沉。“谁复留君住?叹人生、几翻离合,便成迟暮”。再多读会儿,就“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碎。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 还好,最后还有那阙金缕曲,才见到20年前莫名心醉的纳兰性德。英雄气短,但多少还剩下了几分张狂和豪情。要不金大侠就真把我给骗惨了。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竟逢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樽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身后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 君须记。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