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cry because it is over, smile because it happened.

从一个英语学习论坛里看到这些句子,转过来分享一下。 原帖有中文翻译,我给删了,翻译出来的文字,少了原文内在的那些语境。 1) 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2) No man or woman is worth your tears, and the one who is, won‘t make you cry. 3) The worst way to miss someone is to be sitting right beside them […]

广州日记 200910 F

63) 终于还是得走。既然下了决心,就想尽快的离开。把东西收拾好,装进一个个大塑料袋。关上电门,关掉空调,收拾好垃圾。锁门,下楼,和每次一样,想回头看看,下次再来,又该是什么时候。

64)想走却还不那么容易,今天的航班全部卖完。说不得,还得回宿舍再重新开箱子。也可以去桑拿睡一晚上,但心境却完全不一样。休闲和无奈的区别。

65)J来学校,和TA去吃了食堂,一人一个盖浇饭。然后溜达去石牌给孩子们买两截棍。一个日本大男孩拿着张日文广告问路,却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中文一定是全世界最容易的语言,貌似什么人都能修个班,过个半年就能在中国来去自由了。

66)天河南,在绿茵阁喝了瓶荔枝酒。怪味。两个人坐着,安静说话。却看J见忽然泪流满面。牛鬼蛇神们的日子也渐渐淡了,用J的话,再过几年来广州,也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想想,果然有这份凄凉的可能。广州的日子和8年前完全不一样了,不闹,不折腾了。人老去,心也渐渐静了。

67)多呆了一天,也好。去哪儿都一样,没区别,没目的的留下,没目的的离去。再次收拾屋子,吧东西装好。到办公室,看点文章,说几句话, 就到了中午。11点不到就和小罗去沁园吃饭,路上把我的帽子送去修了。连吃饭都少了动力和新鲜感。帽子修了3RMB。回到办公室取了行李,请小罗和李云龙背了去路边打车。

68)机场路,广东的绿飞快往后倒。机场路开了新的途径。对我没什么区别,路边的那些小村庄里屋子依然挨得紧,不明白,这地方应该不缺地皮,干嘛把房子造成握手楼,还是这是一种建筑风俗?

69)CA1322, 31A, 广州去北京。 换登机牌时候,一条大汉对着客服大喊大叫,实在看不下去了,多嘴请他说话小声点,实在震得俺耳朵嗡嗡响。我为什么总爱出这样的头,难道真的如友说的,另外一种优越感?不知道。起飞晚点40分钟,睡着了,到快降落时候日落,彩霞满天。

70)F煲了锅很好喝的冬瓜肉汤,没有加任何佐料。盛了一大碗,点几滴酱油,鲜美无比。F家的结构让我觉得很熟悉,熟悉到有些郁闷。

71)北京很冷,还好爸爸妈妈把我的外套快递给我了,要不这两天日子难过。

72)住在团结湖七天酒店。这里刚做了大装修,房间比过去常住的那家舒服许多,也许那儿也会装修,不去住,自然不知道。更干净些。洗澡很舒服。网线还是有点短,好在现在有3G无线,实在想在被窝里上网也能实现。

73)和阿红和LN中饭,南航大酒店的巴蜀布衣。LN定了位置,我没留神另外找个三人小台,结果人家半天不理我们。终于上干锅的时候,小火炉竟然把纸巾盒给点着了,阿红用嘴使劲吹,结果搞了我一身火星,差点就着了。

74)现代SOHO,香格里拉编辑部,见到了责任编辑CX。几个人一起去图书馆咖啡3楼,可以抽烟,但洗手间却在负一楼。那地方很舒服,很多书,是个能赖一整天的地方。阿红带来了周先生汝昌批注的石头记,四大卷精装。我不是个红楼迷,因为阿红,拍了一套清朝红楼原画,就名正言顺地成了TA的美术编辑挂在周先生的书里,颇有几分鸡犬升天的感觉。

75)牡丹园,火锅。要下雪了,外面走路好冷啊。火锅店生意很好,等座的人多,一人发一碟小吃。店里的一个小姑娘缠着我要名字,不知道干嘛,还是认错人了。北方火锅和南方还不一样,嗓子不舒服,没有要辣锅底,口感和心态都很平和。

76)回到酒店门口接到小山电话,正和马松和万晓利在朋友那里玩。于是再翻回京城北。王小山大概上辈子和我有仇,每次都是这样来回折腾我。酒是一定要喝的,不需要人劝。一个人的闷酒我不喝,几个好友在一起,那就可以让自己喝到吐,喝到忘记自己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马松喝多了,反复对我说,下雪了,好大的雪,多好的意境。晓利喝高了,唱起一曲票根,思乡还是为了别的什么,曲终时已是泪流满面。小山一晚上在讨论关于NB的问题,却在证明自己很NB,怎么吹都不会担心被人戳穿的时候,忽然开始仰天大哭。3点出门,外面一片大雪茫茫,路已经看不见了,更没有出租车。

77)北京一夜,袖手站在大雪覆盖的路上,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78)去哪儿,其实都没什么区别的。但那一瞬,非常明白地知道这里不是自己的家。那一瞬,想起了自己喜欢说的话,游客走到哪里都得回家,行者走到哪里都是家。知道自己是游客,却总还喜欢端出一张行者的嘴脸。

79)家,不是一种心态;家,非常非常实在。家里家的温暖和亲人的笑脸,不会因为你的离去而归来就不再是家。那一瞬,很想念远方的家。知道不会发生,但依然担心,怕自己走得太远了,亲人们已经忘记我的存在。

80)还是7天酒店。很奇怪,为什么北京于我, 就只有一间间房间的记忆。如家,七天,东方。习惯了一个地方,然后又习惯了另外一个地方。换酒店似乎不会太让人痛苦,因为从一开始就知道,那屋子实在不属于我,虽然每次看着屋里的家具和摆设都好像似曾相识。

81)也还爱吃北京的鱼香肉丝。有点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菜系的菜呢?那有着很多肉丝,炒得红红的,酸辣酸辣的鱼香肉丝。

82)约的几个大腕都在挂点滴,觉得自己 是个不祥之人。见到竹子,说坎儿井的选题,说曾经做到半途而废的肿瘤项目,更觉得自己不祥,该去找个照妖镜比划一下才好。

83)时尚18楼的手机充电器很好用,自己选择充电方法,把电池锁在里面, 15分钟充电完毕后会自动把电池放在一个自设密码的抽屉里。太好用了。

84)星巴克,和外甥女咖啡。一个可怜的妈妈带了两个孩子。试图吃晚饭喝点热巧克力,两个孩子此起彼伏,连续打翻四次热巧,那可怜的妈妈崩溃。一个拾荒的老爷子显然有着风湿关节炎,太空人一样缓慢地从一张桌子飘到另外一张桌子,收集白领们用剩下的东西。

85)等来了WR,一起去喝粥。然后找了一个颇有点教堂忏悔室的地方倒照片。10点结束,再次找不到车。发现从世贸天街前可以坐43路公共汽车,1元钱,下车的地方离开七天酒店不到200米!困,倒头就睡。

86)懒得起床,却必须起床。收拾了行李出门。每次来北京,再有点空,总会去看看Y,帮TA修点过日子的东墙西墙。这次是厨房的下水道彻底堵了。把下水管整个拆开,里面一股恶臭。挖通弄干净,装好。吃完汤圆作为酬劳。

87)打车去机场,打车去机场, 打车去机场。我好像很习惯打车来往机场的,都忘记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习惯打车去机场了。

88)UA888, 22C, PEK-SFO。 路上看电影, BrotherBloom。 一句台词: To tell a story so […]

广州日记 200910 E

49)继续秋冻着,还是一件T;总觉得广州人一降温就感觉换上长长大大的衣服不是出于保暖考虑,更多的是平时没机会裹上这些有裤腿有袖子的东西。赤脚惯了,看到穿袜子也成了一种时尚。

50)哈! 盖浇饭,5块钱,双份的蒜苔炒虾,好吃啊好吃~

51) 很变态的一桌晚饭,不停地滚雪球,媒体到牛鬼蛇神到学生汇集一屋,偶像和粉丝互不相识的见面,连我这个忽悠中心都不认识在座的每一个人。

52)认识华夏的王J是2005年的平遥。那年我给JamesStanfield 当翻译。去过很多次平遥,那次达到了极致。平遥古城与我的意义,就只剩下了窑洞里的老雷大哥和他的妈妈。摄影节却不再有任何意义。J那时候好像刚到华夏没多久,戴个法国艺术家的帽子,很艺术青年。转眼,4年过去了。用TA的话说这4年好像没说过几句话,见面了却总很亲切,不知道为了什么。

53) 生离死别,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而且生离大概比死别更难受。明明都好好的,却说再不相见。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将心撕碎成两瓣。

54)所以我们都需要有个家。能回家,是一种非常让人觉得安静的感觉。出门的人知道要回家,送人的人知道离去的那个过几天也会回来。没了盼头,又该是多大的一种绝望。

55)阿拉斯加在全球变暖中的变化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个统计数字触目惊心。冰川的退缩也还罢了,玉康河水在10年间水温额上升了10多度,极度不适合鱼的习惯近半的三文鱼染上了过去从来没有的寄生虫,幼鱼的尺寸竟然缩水了65%. 56)对面生科院的学生们在搞一个什么活动,好像和环境生态保护有关。主持人开着高音喇叭,一遍遍练习报领导人和专家们的名字和职称。孩子们,你们难道不明白,生态环境保护中,保持环境的安静也是一个重要内容么?要知道,噪音也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垃圾,污染程度绝不输给路边乱扔的可乐瓶。

57)孩子们还是很可爱的,可爱到了有点让我不知所措的地步。活动结束,主持人要求大家举起右手宣誓,做一个负责的环保人。孩子们跟着主持人一句句念着事先写好的誓言,念到最后,主持人说:宣誓人。全体孩子们楞了一下,一起说,宣誓人。主持人接着说, 2009年11月6日。孩子们说,2009年11月6日。我很担心孩子们会跟着她一起大声嚷嚷一句散会。当然,这可能是他们真心想说的一句话。

58)和学生们一起去陶园吃饭。一桌子学生 赵洪勇同学缺席,因为在做实验。把对每届学生都说的那些老生常谈再唠叨一次,7年光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心态已经老了许多。回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倦了,早早回去睡觉。或者是愿意自己早早睡觉。

59) 早晨起来,不想去办公室。安静在宿舍里呆着写东西。在这里住了八年,似乎从来没有在这屋子里安静呆过。拉开窗帘,对面的大楼一个个紧挨的窗格好像许多叠在一起的袖珍舞台,装修的电钻,打电话的吼叫,孩子哭,孩子练习钢琴,黄窗帘,蓝窗帘,绿纱窗,大大小小的空调机,一张两条腿耷拉在阳台外面的桌子。觉得很恍然,我怎么会坐在这里看这些,我又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看这些。时空断裂了?还是我在时空的隧道里迷路。 60)躺着,抻一个大懒腰,很舒服。收拾东西,把零散的物件放回柜子里。桌上还有半口袋枣和葡萄,一袋苏打饼干,冰箱里还有一个包子,正好够了今天的早餐和午餐。热水壶里没水了,再烧半瓶, 给自己砌杯茶。

61) 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永远不工作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挂了。在挂了之前,怎么给自己在永远做不完的工作和不工作间找到平衡点,就成了一生追求的目标。

62)走,还是不走,反复的纠结,总好像有什么未了之事。我很无聊,真的很无聊。不是没事情干,而是无事找事的无聊。

广州日记 200910 D

37) 在上海的妈妈要去老同学聚会,还想去老屋里住段日子怀旧,全家人都不放心,妈妈心情很烦躁。我也确实无法放心让老两口单独住回老房子里去。其实,他们在师大的那屋子里只住过6年,再早的家已经被拆掉了。在科罗拉多,他们住了17年。能理解妈妈的心情,那里是她的孩子们长大的地方。说到底,老人家念旧,是此刻孩子们对他们照顾不周,对过去就多了些想念。我实在不是个好儿子。

38)以为是朋友约吃饭,结果是工作餐选题会。又得写一轮阿拉斯加。好在那是我老喜欢的一个地方。

39)降温了。广州人纷纷裹上厚实的外套。我还是T衫来往,好像一个怪物。记得姥姥小时候总喜欢说的一句话,春捂秋冻,就是春天暖和起来的时候,不能太快脱去冬装;同样,晚秋入冬,也没必要飞快把自己裹成一个包子。顺着气温的慢慢上升下降,在刚过去的季节里多呆一点日子。再仔细想想,这简单的四个字里却还有着深层的生活哲理,于衣着在此理,于心情上,又如何不是同样的道路才好呢。想念我那慈祥且智慧的姥姥。 40)广东领班带着河南师傅拉来一堆砖头和两桶水泥,1小时,把我办公室墙上的大洞给堵死了,外面还贴上了瓷砖。补瓷砖是个高度技术的活儿。因为没有和原有一样纹理的瓷砖,师傅只能用普通的白瓷砖。对缝时,我说,别太费劲了,这地方在柜子后面怎么都看不见,大概齐就行。师傅死活不肯,这是手艺活,不能砸牌子。看不见是你的事儿,不做对是我的事儿。一丝不苟低切细瓷砖条儿对齐接缝才完事。

41)吭哧吭哧看了一天的论文,晚上才是朋友的聚会。在粤海酒店门口等车,死活找不到一个肯往天河方向去的出租车。最后居然让我发现一辆摩的。在广州严打禁摩之后的两年,热爱摩的我无比郁闷,此刻,虽然是个三轮的残疾人车,也依然让我喜出望外。说定的价格比打的还高。跨上后座,威风凛凛穿行在广州的滚滚车流里,两边的车辆触手可及,没有一丝保护和遮挡,连当年摩的装门面的头盔也没有,一任夜风扑面,其爽无比。想想,暗自好笑,貌似自己整个一个受虐狂。 42)餐厅门口的领班诧异地看着一辆破三轮歪歪扭扭地从马路对面穿过来,扭着上了人行道,嘎吱一下停在酒店门口,后座跨下屠夫般的一个秃子,昂然直入大厅。那地方好像叫二哥,吃火锅的,番茄牛尾锅底,美味无比,尤其是螺和牛肉,更是选的精致。酒足饭饱,喝完无数完锅底汤,正满足中,服务员端上来两大海碗细面条。在座的纷纷表示胃里再无空间的。38说,别啊,我自己就能搞定一碗,剩下的你们分,想要第二碗都没有。结果,我吃了,不但吃完了38装满给我的一小碗,自己又添了两次。

43)中区的家,那两室一厅的房子,不知不觉,在这里已经生活工作了8年了。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刚来这里时是什么样子。屋子里的家具换过一次,但桌子和床都没有变动。渐渐老了,现在睡这床,会觉得太硬。晚上把办公室白天打盹的毯子带回去铺在床上,上面再铺了两层床单。盖着的毛毯也放进被套里面。再躺下,似乎舒服很多。困得不行,却睡不踏实。

44)因为小狐狸一家的故事,新认识位朋友。说起家庭,问了个很八卦的问题,你结婚了么。朋友说,离婚了。 45)上帝想听歌了,带走了陈琳;上帝想看跳舞了,带走了MJ;上帝想看AV了,带走了饭岛爱;上帝想看CCTV,带走了罗京;上帝想看漫画了,带走了“小新的爸爸”;上帝想看科学,带走了钱学森;上帝啊 你为什么不看中国足球呢?上帝说:你当我傻啊。

46)定了个新的显示器。货到了,却无法和我的笔记本接口。送货的坚持说不能退。觉得很有些不可思议,那种顾客就是上帝的概念悄然作怪,但终于明白此刻的环境更需要些斗争策略。顾客永远是对的这样的销售观念不适用,更不用说出错的根本原因在我们这里。绕过送货人,直接打电话到资产处和销售公司的老板,让他们协商一个解决方法。要紧的是,我不能签下收货单,那样,就一切都完乐。嘿嘿。

47)在石牌村的握手楼缝里吃煎饺喝咸骨煲粥,看墙缝里人来人往。喜欢这样的环境和这样的小店,但估计常年生活中这里的人不会和我有同样的感受。一瞬间,忽然想着地方如果发生了地震,会是如何恐怖的一个场面。使劲晃晃脑袋,把思路从那的想法里活活拽了出来。

48)沁园食堂。按照常规,炒了一个蒜苔肉丝。需要等15分钟,下楼转了一圈,买了几支铅笔和卷笔刀 (挡不住,从小到大,就是喜欢这些东西,尽管很少写字画画)。去拿盘子的时候,忽然发现卖大盆自选盒饭的地方有现成的蒜苔肉丝。我这个猪头,何必需要等那小炒多余的15分钟呢!

广州日记 200910 C

24)科罗拉多大雪,早晨打电话回去,两天下了28寸,学校全部关门。走前没有把草坪的自动浇水系统关闭,降温后就面临着管道冻裂的危险。写了个详细的操作步骤发给小石头们,一小时后再电话,他们把系统关闭了。一口长气吐出,孩子大了,真能在关键时刻顶上用处了。

25)在星巴克坐了一下午,一杯足以烫熟鸡蛋的咖啡,慢慢喝到凉。人来人往的喧闹里,反而能静心看书。到傍晚,把小魏的文章改完了。

26)和老孙和小菁去一个农家乐晚饭,山坑鱼和炖鸡,美味无比。看着他们,听他们说10年前的往事,说怎么给自己留点退休养老的银子,微笑间,开始有几分无奈。牛鬼蛇神们欢聚了这么多年,渐渐也行远走散。来广州多了,现在最让自己心静的还是在校园里慢慢走,或者在办公室看着文章发点呆,与一切真实的生活远离。对着墙上的巨佛,颇有几分伪出世的感觉。

27)本周星运: “未雨绸缪、心虑过多。事实上天秤座再次进入了某种自我加压的阶段,对于现实工作与生活中的问题思虑过多,担忧未来,导致了行事速度放缓。并且,难免觉得情绪不高或生活不如意。其实只需稍作调整事业心太强而造成的过多的责任感的负面影响本周凸显。所以说,本周可以提醒天秤座的,恐怕是学会换个角度看待压力,事情或许就简单的多。财务一般,身体亚健康。 爱情是暂时偏离轨道。”

28)哥们最近经历了生活中巨大的波折,戒酒,皈依了佛门。我说,那我把墙上的佛字转给你吧。哥们说,居无定所,白费一幅心境。只是这些年苦苦挣扎,两腿泥,也不知道能不能拔出泥潭。套了句成语,所谓回头是岸。再想想,也还真有喜欢在苦海里泡着的,哪里来什么苦海无边,分明是环汝皆岸,只是懒得上去而已。

29)那就还有四个字:懒得多想。也可以是一种状态。

30)夜成一梦。梦中一巨石,石面打磨得粗糙,却刻了一行鬼话大字: Nothing Lasts Forever。大致意思就是没啥东西永恒。醒来还记得这字,楞了一下,还真是那么回事情。能抓住当下就算不错,再多想那就是贪得无厌了。

31)电话新疆吐鲁番水利局的杨老师,自我介绍,他楞了一下。赶紧说,呃, 就是那个差点儿掉坎儿井里的拍照的。杨老师说,哦~~~~~~记得记得。然后我们就聊了1个半小时,聊到我耳朵都压瘪了。

33)小山日餐,38点菜。服务员小妹显然认出他是常客,说:我回忆您在这儿常点的菜里总有@#@¥#。笑喷,还好是回忆,不是追忆。38说,既然你都能回忆了,要不你就帮我都点了吧。

34)办公室窗外人来人往,我拍我拍我拍拍拍。据说,拍1万张,就能从生物学角度研究人走路的姿势了。

35) 迈姨潮州餐馆,位于一个不了解广州美食精华所在的游客打死也找不到的大院里。不是一般的好吃,绝对当得起价廉物美几个字儿。

36)藏餐厅,装修得很有感觉,据说砌墙的石头都从藏区用车皮拉来。有歌舞表演,藏族的小伙子和美女载歌载舞,给客人们献哈达。总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仔细想想,那音乐,那歌舞该是在旷野之中苍天之下的灵气,酒吧的乌烟瘴气里,无论如何是找不到同样的感觉。歌舞间放音乐,节奏强烈中,忽然蹦出YMCA的旋律,让人那个别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