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200910

1) 鸟人笔记里的一个里程碑,第一次1K会员的飞行。10月21日,丹佛到上海。UA566,2A,UA857,22E。订票兴奋过度,只顾着升舱,却忘记定位。结果临走前一天,发现只剩下夹在当中的位置。电话抱怨,航空公司一脸无奈,给了350刀作为补充。上飞机,悻悻穿过我通常的走道座位在当中坐下。几分钟后,一对老夫妻过来说,你坐这个走道位置吧,这样我们可以挨着坐。

2)他们的如意算盘是霸着4位一排的两端,期望中间不再安排人,就可以独占整排座位,结果被我这个大灯泡把如意算盘打破。倒霉的我因他之失算,得到了想要的座位和一笔外快。350刀,够去墨西哥的来回机票了。

3)也因为这个和老夫妻聊了一路。两人来自上海,随比我大一岁却低我一届,毕业于同一学校的儿子去了美国。不想就此养老,老头儿开找工作,现在是斯坦福的一个访问教授,研究美国经济,话语间,颇有自豪感。老太曾在上师大物理系工作,说起曾在那里工作过的母亲,她茫然不知。一问年纪,竟比母亲幼了整整10岁。

4)飞行中的今天,是母亲的80大寿,晚上是母亲的寿宴,在西藏路南京路口的顺风酒楼。飞机在傍晚5点45飞抵上海。因为怕多耽误哪怕一分钟,这次没有托运任何行李,抗起双肩大包直奔磁悬浮车站。风驰电掣中,忽然想到,总说这是个面子工程,此刻归心似箭,这却是全世界最合理的东西。

5)父母见到儿子自然是狂喜。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我小时候我们住在上海,我长大后我们住在美国,你来我往,从来没有超过几个月的分离。这次他们回上海看姐姐,只一个月前送他们去的机场,此刻再见,颇有些从楼上去到厨房再见的感觉,却有因为母亲的寿辰,又是在我从小长大的城市,不由的抱紧他们。

6)母亲容光焕发,精神很好。刚回国时,与他们电话里总觉得她很疲劳。姐姐孝顺,为他们安排了商务仓飞行,但毕竟年事已高,这样的长途旅行还是不易。好在离开科罗拉多高原下到海平面,又多些氧气,待时差调整完,人反而觉得舒服些了。飞机上翻看老照片,里面有母亲幼时与她奶奶,父亲和兄妹们的合影。75年前的一个瞬间,在北京一处四合院中的花前,我的外太婆端坐在一把藤椅里,我从来没见过的外公身材魁梧正当壮年,比此刻的我还年轻许多,母亲那时,只是他们膝前的幼童。

7)赶去马儿工作的地方,远远见了,奔过来,照例吊在脖子上转一圈。进得编辑部,同仁们一片欢呼,小狐狸终于来了。今晚出彩样,小狐狸的故事明天要下印厂,我的大图到最后一刻才送到,险些耽误了出版流程。

8)阿呆的夜茶是我在上海的新欢,一圈圈的喝,香气扑鼻,清润入口,漫不经心地说着天南海北的东西。子夜煮水,一喝就能到天明,今天早,到了3点就起身告辞。上海最近准备世博,到处在装修门面,老公房的外墙搭满脚手架,临晨的黑暗里,一不小心就会撞到脑袋。

9)兴冲冲,打车回到师大,摸出家门钥匙,却发现楼下安了一道新的防盗铁门,将童年牢牢锁住。没有密码,便走不进去。

10)夏天时在上海文峰修理了脸上的几处疣,上演一出老爷我要走的音乐悲剧。身上还有不少,再去那儿,主管技师继续作业。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关了音乐。上海一隅,窗里飘出烧烤味。事毕起身,对了理发店铮亮的镜子看了一眼,脑子里浮起几十年前看过的朝鲜大片《金姬和银姬的命运》中,成了南韩间谍的银姬在被整形手术后,揭去纱布,对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从牙缝里挤出“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还有句潜台词,特务头目在背后问她,你准备好了么。银姬咬牙切齿说,脸都不要了,命也可以不要)。

11) 猪状元家的肉包子真好吃啊,比别家贵,但贵得值。咬一口满嘴流油。他家的生煎包子也好吃,不输小杨。

12)虹桥机场候机室。一男人在看PSP,登机广播响了,站起来就走,把PSP套子忘在椅子上。对面的女孩追着叫他,先生您拉东西了。那男人回头看一眼,捡起他的套套,没摘下他一直塞着的耳机,吐半个谢字,没看那女孩一眼,扬长而去。见过操蛋的,没见过那么操蛋的。我知道丫能听见听见登机广播,听见别人招呼他丢东西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听见我多管闲事的一句“哎先生,谢谢您回来拣东西”。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