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往事: 第一次起飞

image

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最常见的格式是: 某年某月某日,某某航空公司某某航班某某座号,从某地到某地。当了许多年的鸟人,早已不记得自己起飞降落过多少次,又有多少故事和自己的鸟人生涯紧紧连在一起。飞行的距离早就过了百万公里,手却越来越懒。强迫自己,在老年痴呆没有完全覆盖自己时,写下点和飞行有关的零星记忆。

————————————-

小时候最大的理想是当一个开卡车的司机。 不止一次从家里偷了钢精锅的盖子出来冒充方向盘,在街上来回跑着,转角的地方就狂扭锅。飞上天,那是梦里都不曾发生过的事情。1980年,父亲在回国30年后第一次出去探亲,坐飞机,那可是全家都兴奋的大事,要专门去做了西装才能出发的壮举。

等到了我大学毕业,出国的可能一次又一次摆在面前,一次又一次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舍不得走或没走成。直到1986年的夏天,护照,签证,机票都摆在面前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要飞了,要离开家飞去大洋彼岸的陌生世界。

在朋友们羡慕的目光里一次次进出着友谊商店,华侨商店和所有卖那个年代精品的地方。两只巨大的箱子飞快的装满。中文书自然是不会带的,也没有盗版碟和笔记本,箱子里最多的是衣服,从里到外,足够念完整个5年书都可以不用买一件衣服。还有礼物,准备送人的小东西,朋友送的纪念。行当里自然也少不了一套下摆刚盖着肚脐眼的西装。

1986年6月2日,我穿了一件绿色的夹克,牛仔裤,新买的白旅游鞋,长发,在家人的簇拥下来到上海虹桥机场。第一次真正离家远行,告别所有的亲人。心里难受自然不需要多说,但更多的还是向往和兴奋。

第一次坐飞机,就是波音747,联合航空公司的航班 (很难想象,20多年过去,我依然是UA忠实的乘客,不知道和这第一次飞行有多大联系)。等进了机舱坐下,别离的痛苦已经烟消云散,一切都让我好奇,又要装出几分老练。

飞机开始滑跑,上海在窗外飞快地往后退去。那一个瞬间,忽然意识到,自己走上的是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归来的路。从小爱哭的我泪水一下涌了上来。说了自己都不信,在飞机就要进入云层的时候,我还轻轻说了句: 中国,我会回来的。

No comments yet to 鸟人往事: 第一次起飞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