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凉水,下水道,屌下莱勒,和猪眼

2009/07/25 07:39  

GF4H0926S

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俗话还说,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密西西比河一路风雨,活干得透,人也玩疯玩爽了。回到家,接二连三的惨案就开始发生。

1) 昨晚老娘慌慌张张说,我干了个坏事,洗菜的时候把菜叶子扔下水道,堵了。于是一晚上,俺戴上俺的管道工帽子拱在水池下面把下水管一截截拆开,再用俺那非常职业的电动铁蛇通进去。

2)蛇往管道深处爬去,俺正得意,然后,电动铁蛇没电乐。要蛇继续爬,只能用手摇。

3) 蛇钻到了最深的地方,拽出来,发现回不到蛇窝(盒子)里去了,在地板上乱七八糟地盘着。水下却依然水很慢,但积水总算是慢慢褪去。倒了化学通管道的东西进去,到了半夜。。。 终于通乐。

    ———————–

4) 周五,觉得俺不能再每天光想不干活。动手么,自然要从好玩的事情开始。楼下工作室的隔壁是俺们打乒乓的地方,上面有几个空隙,球容易飞进去,一直想把整个天花板的暴露楼层封起来。今天下定决心,找出N年前俺当影楼摄影师时候的一大卷白色背景纸,笔画着剪好了10来米长的一大块。

5)然后发现,短了半尺。只能用胶布贴了先挂上去,然后从一头开始一点点用订书机订上去。

6)电动订书机。。。 没电了。。。 改手动。

7) 然后,最大的惨案发生了。

8) 然然在帮我订钉子,手举在半空中努力够着天花板。一声巨响,灯黑了,远处的亮光里,小家伙手还举在空中,一动不动。俺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是他钉到了电线短路了。

9) 黑俺中,手高举着的然然哼了一句:都别乱动, 地上都是玻璃!!

原来是日光灯掉了下来,掉在竖起的桌沿上,两根灯管砸得粉碎。

10) 一地碎玻璃,几个赤脚大仙。多亏小的提醒,要不迈步出去,那才真叫悲惨。。。 即便如此。。 这一地毯的碎玻璃。。。混在散落一地的箱子中间,且够俺收拾些时候了。

事故总结

日光灯用两条铁链(又是铁链)吊在天花板上。灯和链条直接的链接是S钩子(又是S钩子!!!),天花板的贴纸推动了链条,S钩送开,灯就。。哇,屌虾去勒!!!!  从今以后,俺发誓,远离铁链,远离S钩。俺命大,屌了两次都没出大事。。 事不过三。。。老子不玩了!!!

这,就是俺喝凉水塞牙的故事。

附注:

上面那个照片不是俺的自拍,尽管俺和他长得非常像。

他的名字,严格说,ID,叫猪眼 (PIG’S EYE). 别看他和俺一样其貌不扬,丫可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人。密西西比河上大名鼎鼎的圣保罗城就是他开始的。那时候只有附近的明尼苏达城是居民和驻军的地方,猪眼觉得军民鱼水一家亲,没有酒不是个事情,于是丫开始在附近酿私酒,开了个酒馆。军民们都爱他,去得多了,那地方渐渐繁华起来,最后就成了一个城市。大家都管那地方叫猪眼,多顺口的一个地名,却让一个牧师很不识相地认为不够文化,硬是用个死了1千多年的老头的名号重新命名了。如果你沿着密西西比河走,问猪眼在什么地方,知道的,一定是本地人!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