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日子

浦东机场

进出这个机场几次,都是来去匆匆。今天到早了,才有机会仔细观察,享受一下这里的贵宾室。我喜欢这里的天棚设计,线条非常流畅,透亮的天窗让我想起鱼,一对对并排游动着的鱼。休息室果然变态。面积也许不如首都机场,但硬件配置和食物都大大超过了北京和香港。最变态的是厕所里居然安装了全自动的TOTO,为了世博,不惜血本。朋友说,这不好么?我说,我当然不会抱怨,说到底,我是既得利益者。

 

变态的旅行

2009/06/30

 

TUF_4701S

回来,开始整理这次的近百G图片。最要紧的,自然是别丢了什么内容,反复核对了几次,貌似都在,没有发生太大的惨案。

然后,发现这次很丧心病狂。过去总喜欢拽着自己,坚守在镜头的另一侧。这次则动不动就在镜头前龇牙咧嘴地傻笑,骑着马,骑着骆驼,一副心满意足的嘴脸。堕落的另外一个表现是,过去出门,除了图片,很少带别的什么回来。这次忽然爱上了购物,不是那些时尚品牌,而是当地的那些零碎。雅丹地貌的石头,市场里的现场木刻,都万里迢迢,背了回来。

也许这就是差点铞下去勒的后果,让自己震一下,明白自己究竟是谁。归零挺好,只要不真的归位。没什么狗屁崇高,大家彼此彼此,此刻,喜欢着就好。TUF_4497S

 

 

老爷我要走了

2009/06/30 04:38  

TUF_4897

在上海某著名理发店,被店长忽悠,掏腰包修理了自己满脸的老人斑。据说,不修理容易病变。还据说,这东西不弄好,容易传染。

工具叫分解仪,据说很高科技。俺仔细一看,分明就是俺当年使用过的那种高频电刀,用来切割皮肤,脂肪,和封闭小血管用的。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点不错的。当年修理老鼠的东西,此刻回到了自己身上,只是执刀的不是老鼠,是一个美女。

美女很职业,不给我打麻药,电刀也没有抽气装置,烤糊的肉味她首当其冲。倒是怕客户在受刑过程中过度挣扎,另外找了两个美女,一边一个拉住俺的爪子,使劲掐虎口,据说这样就止疼。

做了一半,头顶的喇叭里忽然传来一阵很凄凄惨惨的音乐。美女说,这是他们做课间瑜伽用的。俺狂笑。那场景,忽然让俺想起电影里见过的地主老爷归西,大小老婆丫鬟们围着,哭哭啼啼。老爷依恋着人世,挣扎着用最后半口气说,东厢房柜子里还有点首饰,西厢房床地下挖地半米有一坛银子。。咳咳。。 一口痰没上来,就此归西。

美女一瞪眼,再胡说八道,归西和厢房都算了,脑门上给你烫个猪头标记出来。吓得俺立刻闭嘴闭目,咬牙切齿地继续忍受惨绝人寰的惩罚。

No comments yet to 最近的日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