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上海日记 200906 版

1)因为空中管制,从丹佛飞往旧金山的UA415航班晚点了整整一个小时。跑道上排满了等候起飞的飞机,更有面对面滑行停在同一条跑道上的。前几天刚看过30年前,加那利岛因为空中管制发生的那起两架747在跑道上迎面相撞的惨剧,忍不住一直往窗外东张西望。 2)原定在旧金山的转机时间有只1小时20分钟,包括下机,转航站楼,和重新登机的时间。接通了航班查询,飞往上海的UA867准点,没有一丝等候的可能。丹佛时间11点15分, UA415在我的绝望中腾空而起,平时需要2小时45分钟的航线,竟然2小时就完成,不可思议。 3)旧金山时间1点28分,波音747准点起飞。海拔3万6千英尺的高度,然然哭丧着脸从后舱来前面找我。他把MP3忘在了上一个航班。“我怎么就不懂得在乎东西呢, 好像得到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我没责怪他,能懂这些,足够了。空姐过来问,孩子多大了?13? 那他不能在这里,这里是出口! 我晕,在这个高度,太平洋的中间,他能开门出去么?不过,规矩就是规矩,总有点什么大小的道理。 4)因为猪流感,飞机上不少人都戴着口罩,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暑假已经开始,不少学生回国度假,成了带病的主力军。机舱里很安静,偶然有人咳嗽总会让人感到不安。平时总会有人聚集在飞机中部洗手间附近的聊天,今天只有两位在那儿喋喋不休,惹得附近的乘客冷眼相视。 5)和飞北京的波音777机型比,747老掉牙,统一观看的电视,自己无法控制频道。座位似乎也狭小些。自己带了有花生米和牛肉干,很快吃完了。航空餐,没什么可圈可点,中式食品不知道为什么都偏油腻。 6)17:04, 飞机轮子在浦东机场跑上带起一溜青烟,准点到达上海。出发前听说因为健康检查,入关需要几个小时。等飞机停在候机楼,机舱内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和几年前SARS时期回国相比,那时候是进入灾区,颇有些赴难的大义凛然。而这次是从灾区进入安全区,人人自危,怕被查出成为带病的罪人。 7)17:20,飞机停靠在航站楼,舱门打开,全体乘客和机务人员都必须坐在原位不许起身。穿得太空服一样的卫生检查人员登机,白色的防护服从头包到脚,防护目镜,N95口罩,如临大敌。SARS的经历重演。机舱里一片寂静,没有一声咳嗽。检查官用一个手枪一样的温度计测量每个乘客的前额温度,几点梅花状的激光定位显示在脑门上晃点,几分诡异和恐怖。我掏出相机按下快门。目镜和口罩后传来一个很年轻的声音:这也拍照啊,有那么夸张么?我想笑:不夸张,您看起来太正常了。嘴唇动了一下,忍住了。 8)检查进行得飞快,15分钟就全部结束。检查官回到舱门口,舱内的沉寂忽然打破,广播还在嚷嚷大家请做好,乘客们却都已经起身拿行李。检查官在舱门继续观察着下机的人流,刚才的紧张却已经荡然无存。 9)17:40,只用了几分钟就出了移民检查和海关。也许是为了安抚,所有的检查口都敞开,速度比平时快了许多。17:55,取好行李,上了出租车离开机场。 10)才发现,从国际航班着陆到离开机场,总共用才了50分钟,比没有猪流感警戒时候都快了不少。中国,我石汉三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