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20090311

42) 有些静不下心,想写, 有很多东西可以写,但坐下来的时候却没有欲望写。
43) 牛鬼蛇神们聚会, 每次都会把陈芝麻烂谷子翻出来抖一下,却总听不厌。 一种无名的感动。 这是我的兄弟姐妹们,我做什么,他们做什么,做对什么, 做错什么, 都不重要,都无所谓。 能对面坐着,不能对面坐着, 知道他们都在, 都好, 就无比的心满意足。
44) 手机的中文系统刷出来了, 然后发现, 明明有26个英文字母的键盘, 只能用中间10个数字键输入中文。不行, 重新刷。 等了两天,果然给我刷出了全键盘输入拼音的界面,可发现没了英文。更气人的是,用着用着, 机器会自己吧中间那10个键换成数字,对应的英文却没有了。继续折腾,终于,等中文和英文都刷出来了, 却发现不知道怎么输入数字了。
45)让我厌烦的技师,能理解她奉承客人,不过这种场合, 少说为妙。太世故了,终于得不到本该得到的。
46)中国电信的钱,取之于民,取些还于民,挺好的。 没想到还能靠说摄影挣钱, 这世界确实有点变态。
47)门口报摊的王哥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兄弟, 也是一口东北话。 问, 你哥哪儿去了, 答曰, 散步。 日子有所改变嘛。。
48) 摆报摊的王哥两口子,估计在那儿蹲点6年了。 早晨我到办公室的时候他们总在支起摊位,晚上离开时他们在收摊。 也不知道谁更辛苦了。
49) 同事们渐渐发来西班牙的片子,俺在三毛家的失态似乎很热点,一个脸皱巴巴的老猪头,太丢脸了。
50) MP3修好了, 小摊主说, 修了40,我自己掏的腰包。 俺有点不好意思, 就又买了个耳机。
51) 中午看文章眼顺, 不想打断自己的思路,请小罗给我去买中饭。 他捧回来我们找了两天都没找见的蒜苗,还有韭黄,还有一瓶俺热爱的酸梅汤。 哇靠, 这是我这个月来吃到的最美的一顿中饭。告诉他,俺自己的的孩子都不会对俺这么好。
52) 小时候,姥姥喜欢给我们做蒜苗肉丝和韭黄蛋。吃着吃着, 俺就长大了,离开了中国。 然后姥姥走了, 这点口味却没离开我。可以连续几顿都吃同样的东西。 去西藏时,马达知道我这爱好,每顿饭不看菜谱都会点个蒜苗肉丝。这家伙后来去了杭州,然后去年5月在四川见过几次,估计也不记得蒜苗这档事情了。 (晚上在MSN上看到马达, 丫说, 我今天刚买了一把蒜苗, 明儿炒肉丝吃)。
53)爱吃的还有一个菜是鱼香肉丝。 小时候肉类供应定量,当大学老师的爸爸妈妈经济条件在那时候算不错,周末会带我们去南京路打牙祭。其中的一个经典项目是去北京饭店吃鱼香肉丝。 那道菜是纯肉丝炒的,和现在混着大半的胡萝卜蔬菜丝全然不同。肉炒熟了,挂上色泽艳红的辣椒酱, 辣得人满口丝丝哈着热气,却又按捺不住地想继续吃。后来再回上海,已经是改革开放了,店恢复了老字号,就是现在的燕云楼。又去吃过,却再没找到小时候的那种感觉。 走到什么地方都会点这菜,终于再没有见过有用纯肉丝做的。
54) 酸梅汤自然是静安寺路口那家的最好。夏天用一个装油用的大塑料桶去打上满满一桶原汁, 回家自己冲着喝。 去美国后,就再没喝过这好东西,可乐倒是喝了不少,完全不是一路东西。 前几年带了小石头去西安,忽然发现那儿的大排档有酸梅汤,一块钱一杯。 我靠,我们都到天堂了,每餐每人至少得灌3-4杯,一路走去还不停地喝。这次在广州发现那些凉茶店居然有这东西,不由令人大喜。 恶俗地比较了一下价钱,一小瓶,估计也就8个OZ, 要价4人刀。如果用美国那种可乐瓶子,至少得8瓶才能装满, 32RMB =4个半USD, 绝对价值竟然比美国饮料高了5倍。 挡不住爱喝, 好在这里的日子没几天,咬咬牙,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老胃。
55) 晚上还是和小罗一起,去的蓝白。 想了吃饱了可以和手机店吵架。 结果吃到一半,搞明白了输入法, 一高兴,两个人竟然吃掉6碟菜。兴冲冲走回来,给朋友发个中文短信。 朋友立刻打电话来,说收到一串问号,只有最后俺说的“也能发ENGLISH”的ENGLISH部分可读。人间郁闷,莫过于此。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 20090311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