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20090305

11) 去办公室的路上曾经有个黄房子, 老的学生宿舍。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栋华师房子,据说也是校内最老的房子之一, 结果,被拆掉了, 变成一片不痛不痒的绿地 (广州还少绿地么?)。 去办公室的路上还有一株高大的凤凰树,在绿树遍地的广州,凤凰树开血红的花。 花落时节,遍地殷红。 那是我在华师校园里最喜欢的一株树。 中饭后和小罗走回办公室, 抬头找那树。 小罗说, 砍掉了, 剩下个树桩。 那株树的树桩中间是空的,里面扔着几个空王老吉的盒子,全自然垃圾桶。 这帮孙子是怎么想的?!!!

 

12) 大殿空旷,中间是座桌子,光线从四周窗中透入。忽然,全黑了。 我站在原地。停电, 过会儿就好。 然后等了很久,意识不知觉中发现,只是梦醒在深夜,睁眼也是黑暗。失去了参照物,努力想自己在什么地方。该是在自己宿舍,屋子有窗, 罩着粗布窗帘,扭头就能看见。还没来得及自嘲,却发现暗淡中赫然一个身影在窗前。顿时不敢出大气。那身影也全然不动。僵持许久,忽然想起临睡前洗好衣服,用衣架挂在柜子门上。 开灯,果然。风水先生说, 床尾不宜置镜,以免半夜惊心,看样子室内晾衣也有同样的功能。说到底,还是心中有鬼。翻身抓过刚买的笔记本写下这段经历,省得回头就是忘记。

 

13)见到小土豆拍的狂欢节,汗。 TA的图片里,我能读出拍摄者的激情,拍摄者的快乐交融在被拍摄者的狂欢中,一种淋漓的情绪。我的片子更工整些,哪些按下快门前最后的构图调整,光线, 能读出教科书的严谨,冷静观察,还有和被拍摄对象熟练的配合,一组舞台表演的记录。

 

14) 气温转暖些了, 天却依然阴沉。 早饭还是恢复我习惯的豆浆和包子+春卷。 一路啃着, 到办公室也就吃完了。

 

15) 坐了一会儿, 小罗进来说, 要下雨了。 扭头看窗外,竟然比昨夜梦境还黑。 一时心神不定,时空错乱感幽幽而起,几分毛骨悚然。大雨倾盆,在路面激起无数水花,下课的学生打着各色的伞从窗外走过。

 

16) 去小魏家蹭的中饭,和几个学生一起包饺子,各显神通,竟然有三种截然不同的包法,好玩。菜里有我爱吃的蒜苔!

 

17) 下午困到极致,坐在椅子里睡着。 某人说,你倒是养成了坐着睡觉的本领了。 没办法,生就不是乘头等舱的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