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消失一下

今天起,消失一周, 找个山洞躲起来(其实是到海上去漂一周, 呵呵)。

疱疹日记

一天的雪暴过去,个人自扫门前雪,车道是必须保持通畅的,草地上的积雪有近两尺深。今天阳光灿烂,车道和路面上的雪飞快蒸发,到了中午就已经干得好香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下午在厨房里喝水, 抬头,园子里居然有两匹狐狸。蹲在晒台下洞口的那匹是常住户,在这里几年了。坐在树下大石头上晒太阳的那匹该是她的新男朋友。 就快春暖花开了, 估计今年又能看到小狐狸宝宝了。

果然是带状。 下半夜痛醒,发现疼痛点转到后面脊柱部位了,从脊柱发作,疼痛却透过身体,从前胸穿出,而且间隔近了很多,每次也不止是搅动一次,成了连续几个疼痛波, 一轮一轮, 没完没了。 索性起来,开冰箱找了点吃的, 再吃块午餐肉, 安静坐会儿。 都说人的耐受力很大,肉体的苦痛, 精神的苦痛, 多了, 就习惯了, 渐渐的就麻木,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在很没有耐心的我身上。

看样子没可能很快恢复。 HYDROCO的药效很强大,吃下去, 一会儿疼痛的频率就减缓, 但这东东不是长久之计,所谓饮鸩止渴,大概就是这意思,只是个时间的快慢问题。 (语文恶补: 饮鸩止渴。。 的鸩。。 发音为ZHEN4, 鸠占鹊巢。。的鸠。。 读JIU1。。 这俩字俺从来分不清,更可恶的是, 谷歌输入法中, 如果你打饮YINJIUZK,就堂而皇之地出现饮鸠止渴! 借疱疹之光,补上一课)。

[…]

桌子,树,下雪, 图片

在广州时,淘宝上见到一个小炕桌。 折叠的,面板有两层,可以斜撑起来放笔记本。 让小魏帮忙买了一个,一用, 爱得不行。 索性背回美国来,想了可以在床上写东西用, 却没想到真的大派功能。 今天一天倒有半天躺着,桌子横跨肚子,半桌放笔记本, 另外半个放书。

 

整半天,带状疱疹是大人的水痘。 小盆友发过水痘的话, 就一生免疫了。 大人如果发了带状疱疹,也只会发一次,只是这一次就是你的余生。

 

今天的疼和昨天不一样,小刀捅在胸腔里, 过一会绞一下,很TMD让我无可奈何地生气。

 

继续看俺的科普书。阔叶树落叶的原因之一,是冬天太干燥,落去叶片,可以减少水分挥发。松类的叶子是针形,表面积小,加上有蜡质,更能保持水分,才能四季常青。

 

都说人挪活, 树挪死。 这话其实不完全对。 人就不说了, 树有时也只有因为迁徙才能存活,只是我们人的一生太短,又自私,鼠目寸光,看不见这个过程。树的迁徙并不是拔根而行。 一颗树种落地生根,但它的后代却会慢慢往更适合物种生存的方向移动。松树曾经是地球上分布最广的树。 等阔叶树出现,能更好光合作用,松树只能发挥它们耐寒抗旱的优势, 渐渐迁往北方和高山。想起在阿拉斯加极北见到的醉林, 就是黑松,在永久冻土的北极圈内依然能东倒西歪地生根发芽。

 

老天发神经, 都快4月了, 下开了雪暴,一下就是两尺, 所有的学校都关门。

 

很不情愿地开始整理西班牙图片。 整理完,是不是就意味着这次旅行到了一个里程碑呢? 好看的图挺多的,让人有些不堪回首的感觉。 文字一点没动呢, 或许该从这开始,慢慢重放一次。

转到凶前来了

一晚上睡死如猪。 早晨6点20, 闹钟准点响起。 然然说, 下雪乐下雪了, 学校关门乐。 他爽了, 我醒了, 嗷一声, 前胸被捅了一刀。 烤, 后背不疼了, 绕前面来了, 这带状疱疹果然名副其实。 也没再多发什么东西, 估计媳妇的药开始奏效,可疼却一点不减,一次接一次,肋骨下,频率不足一分钟。 赶紧起来, 多点环境干扰,肉体的痛苦自然就减轻。 这都嘛事么。。 病毒。。 没事你挠我神经干嘛。 神经病啊。

带疱了带疱了。。。。

俺咋那么倒霉呢, 干点坏事, 报应来得真快。

 

回来就觉得背上总有个地方疼, 每过一会儿, 刀扎一样, 疼得龇牙咧嘴的。 过去也发生过,还以为是肌肉拉伤了。 背上还有几个包, 俺以为是虫子咬的,到傍晚,愈演愈烈, 赶紧问俺的媳妇医生。 媳妇一看,冷冷吐出四个字, 带状疱疹。

 

就这么确诊乐,连医院都不用去。 俺上网, 查查查。。 这东西,原来从小就被下毒了, 只是身体好一直能压着病毒发作。 老了,体质弱, 免疫下降,再累点, 就哈喇哈喇都出来了, 木得药救,和那谁谁, 那谁谁谁的痛风一样, 得享受一辈子乐。而且,虽然是少了个痛字, 痛起来却是一点不少的。俺看着看着, 带状疱疹的下面是生殖器疱疹, 性病的一种, 长得地方不特别好, 这都什么是么。。 还好带状疱疹不怎么传染的。 再痒,再疼, 俺忍着。。。 嘴里还是要JJWW 一下,这点小乐趣俺还是要的。

 

于是朋友们就都急了,好像俺明天就死掉了。 不会吧会, 好人才死呢。  坏人如我,且能活。中医据说能一次根除,赶紧看吧赶紧看吧, 成我这就打飞的去首都, 估计没病死, 累死乐。 带疱的诱发原因之一就是疲劳过度。铁人三项,通通介了。

 

却又想起老马的那个亲戚, 爽了一辈子, 然后断了条腿, 没接好。 丫说, 活着不方便了, 拉倒。 回头就吊乐。 好牛啊。小样儿, […]

麦田日记

×××

回到美国。很久没看新闻,打开电视,却没有什么好消息。 次贷危机,经济萧条,已经深入百姓的生活到了奇怪的地步。 失业率大幅度上升,脱衣舞会的生意大幅度上升, 廉价化妆品销售大幅度上升,去医院咨询绝育手术的人大幅度上升。。。 别的都好理解,最后一条的解释是,这样可以大幅度减少开支。。。

 

×××

试着改小罗的文章,看着一行行的文字,几处需要修改的地方。眼有些累,我改, 我改, 我改改改。 忽然惊醒,手指停在键盘上,屏幕上文章却依旧,只字未变。竟然是南柯一梦。都是时差闹的,猪头啊猪头。

 

×××

6点20,闹钟准时响起。 楼下的灯亮了,然然已经起床,外面没有下雪,吐口气, 没心思再睡, 起床。 小罗在网上,MSN语言效果在这头听起来挺好,继续改论文, 这次效果不错。

 

×××

经济危机,ARVADA的公立图书馆关闭, 我附近的LAKEWOOD尚未受到波及,里面还是很多人。 美国图书馆是我认定这个国家最好的东西之一(另一个是国家公园),关闭图书馆实在是件很让人悲哀的事。 其实看书很少,但喜欢去那里, 一排排书架里, 随意抽本出来都能看半天。 今天带了本关于树的书回来。 随意翻看一页,说, 松针是树叶的特定形式,长成这样, 是因为松树原生于比较干燥的地方,细长的松针可以最大限度减低水分的蒸发。 又长了个八卦见识。

 

×××

约见为为学校的CONSELER,讨论他的升学问题。 我知道这孩子学习很好,但没想到这么好,真的很自豪。某种角度,他非常有自律,以至我们很少需要过问他的学业。老师问每个人,怎么用最简单的话来描述为为。 为为自己说,我是一个做事很专注,性格很安静的人。 妈妈说, 为为是个很自信的人。 我说, 为为是一个让我觉得心里踏实的人。这话很简单,有一米八三的他在家, 我很放心, 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他能承担起一个男子汉的责任。 (还有句话没说, 我现在很喜欢在拥抱他的时候, 把下巴放在他宽宽带肩膀上,有些像小时候他们伏在我的肩上)。

广州日记 20090322

100) 上半场在遥远的地方,貌似去天津的路上,一个叫从化的地方附近。据说有天下第一大肉排骨和烧鸡。味道很不错,但老板眼界太低,这就号称天下第一,未免小看了天下。 某人非常招蚊子,俺申请挨着TA坐,省得点蚊香乐。下半场钱柜206。 下半场的上半场,一条老孙不停拍我的膝盖,不知道丫是把我当好弟兄还是喝高了男女不分。下班 半场中场时分,老孙照例横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了。剩下的人都高了,借酒发泄,搂搂抱抱,哭哭笑笑,。过去七年里见过太多次的重复。照说这些年光阴,一次次,该会有让人厌烦的时刻了吧,却又每次都感动非凡。 人是物非, 人, 还是那几个人;事,也还是那几件事; 醉,更是一样的醉,只是老孙的尤文图斯早就关门,牛鬼蛇神们聚会的地方也换了好几茬。下半场,不知道是谁在屏幕上打出了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我爱你们的字符。 下半场的下半场,俺为某人打了一个20分钟的电话。回来看一屋子半癫狂的男女,忽然觉得自己很操蛋,这样的场合,我怎么就喝不醉,总是很SB地好像一个头上有光辉的佛,冷眼看众生。老孙果然大醉,没给俺机会和朋友们道别,抗他上车,拉回中区扔在床上。 洗洗,睡了。

 

101) 某条同学今晚太神了, 穿件白色的T, 上面印着一溜各种酒瓶。斜挎着一个白色布包,上面挂一个黑白的小熊还是小猫 (考证结果是小狗)。 进门来照例笑嘻嘻,一屋人看他伸手入包往外掏东西。一瓶人头马, 一瓶杜松子(翠花,赶紧关门! 这歌厅,不让自己带酒, 嘘~~~)。接下来就更邪乎了, 丫双手交替飞舞,从包里变出来一摞不锈钢碗,大的, 又变出来另外一摞, 小的; 再伸手, 一把不锈钢筷子。 目瞪口呆看着他,这百宝囊里怎能装这么东西。他伸手又掏出了5罐子汤利水。 按铃让服务员拿一罐子冰来。 等服务员离开, 这家伙开始调酒, 带着气泡的汤利水+杜松子很好喝, 服务员估计很纳闷,这冰水咋就自己气泡了。。。。 等酒都进了杯子, 某人忽然想要一个勺子,可以往杯里加冰, 按铃,请服务员送个勺过来。 服务员刚走开, 那条同学说, 这东西俺也有, 伸手入囊,居然掏出来一打调羹。 等服务员用一个精致的盘子端着一个勺进门,却看见屋子里每人都已经有了一个调羹。 那场景, 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笑到崩溃了。。 没法不爱这条老问号! (据说那包是翁翁的,可俺怎么看那包给问号同学用无比合适)。

 

102) 每次快到离开的时候总很困惑,人被撕裂地难受。 归心似箭,又想长留不去。 两个极端总难调和, 收拾屋子时无精打采,却又很想整得非常非常干净。又回来说三毛的遗爱记,没有那么痛,但每年几次分离,也不好受。倒是这次比较变态,为了上面的检查,不得不再最后一天改了机票,重新回到收拾好的屋子,重新打开已经装进柜子的床单被子。想了返回路上去珠海住一晚上,临了又是反复,再次收拾,再次打开。19栋的楼梯上下爬了几次,本该是有点JJWW的离情淡到了麻木,也算是解脱。

 

102) 检查工作顺利完成,极大欢喜。 中午去粤海聚餐,俺给听成了陶园,姗姗去迟。一桌很讲究却不怎么好吃的菜,菜牌倒是头头是道,据说都有什么说法,食文化。 […]

广州日记 20090312

56) 紫微树的叶子巨大,一尺长,落叶时节,变得通红。砸在地上,能发出很大动静, 砸脑袋上, 你就再不相信形容人担心到怕树叶砸脑袋是句讽刺话乐。

 

57) 民航客服来电话说,鉴于你是金卡会员,我们很抱歉给您带来不便。我们讨论后,决定提高您的赔偿金额到####。 服务态度之认真和蔼,让俺受宠若惊。 相比俺在美联航客服的遭遇,民航不压到联航, 没天理乐。

 

58) 最后一片落叶,不会是曾经满树里最红的,也不会是最大的, 但肯定是。。。 最后的一叶。

 

59) 瓜瓜给俺一个全球通卡,很小声地告诉俺那个很好记很好记很好记得号码。 俺还没记住, 小青同学就非常流利地报了出来。 而且一晚上,俺抽查了三次, 她每次都加了10分。 这家伙的记忆力太恐怖了,居然能背出在座所有人的电话号码和生日。 我, 连自己的都记不住。 人和人,咋就这么不一样呢。

 

60) 把俺的全球通放进手机,从现在开始, 俺也能在全世界所有地方接到免费短信乐。 俺想给自己发个短信,处女信, 庆祝一下。 刚开机, 嘟嘟一声响: “全新凯美瑞现已到店销售,其中2000E售价18.98万元。。。。。”。俺还没回过神来, 嘟嘟又是一个:“请把那钱直接存入建行4367423324390110×××, 户名刘冶英”。 我靠里个大爷的。。。。。

 

61) 说到这个,昨天在办公室,坐在桌前, 计算机过会儿就都都响一下。 影响俺写字,俺就把所有可能发声的程序都关了。没用。郁闷得我。。。然后发现,是俺的手机在抽屉里嘟嘟, 上面一条未读短信, 也是让俺吧那钱存什么什么地方的。 俺真的那么猪头么???!

 

62) 本周流行的IN语:长了一张包子脸,就别怨狗跟着你

 

63) 哎,俺的PARTNER要当妈妈了!

 

64) […]

广州日记 20090311

42) 有些静不下心,想写, 有很多东西可以写,但坐下来的时候却没有欲望写。 43) 牛鬼蛇神们聚会, 每次都会把陈芝麻烂谷子翻出来抖一下,却总听不厌。 一种无名的感动。 这是我的兄弟姐妹们,我做什么,他们做什么,做对什么, 做错什么, 都不重要,都无所谓。 能对面坐着,不能对面坐着, 知道他们都在, 都好, 就无比的心满意足。 44) 手机的中文系统刷出来了, 然后发现, 明明有26个英文字母的键盘, 只能用中间10个数字键输入中文。不行, 重新刷。 等了两天,果然给我刷出了全键盘输入拼音的界面,可发现没了英文。更气人的是,用着用着, 机器会自己吧中间那10个键换成数字,对应的英文却没有了。继续折腾,终于,等中文和英文都刷出来了, 却发现不知道怎么输入数字了。 45)让我厌烦的技师,能理解她奉承客人,不过这种场合, 少说为妙。太世故了,终于得不到本该得到的。 46)中国电信的钱,取之于民,取些还于民,挺好的。 没想到还能靠说摄影挣钱, 这世界确实有点变态。 47)门口报摊的王哥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兄弟, 也是一口东北话。 问, 你哥哪儿去了, 答曰, 散步。 日子有所改变嘛。。 48) 摆报摊的王哥两口子,估计在那儿蹲点6年了。 早晨我到办公室的时候他们总在支起摊位,晚上离开时他们在收摊。 也不知道谁更辛苦了。 49) 同事们渐渐发来西班牙的片子,俺在三毛家的失态似乎很热点,一个脸皱巴巴的老猪头,太丢脸了。 50) MP3修好了, 小摊主说, 修了40,我自己掏的腰包。 俺有点不好意思, 就又买了个耳机。 51) 中午看文章眼顺, 不想打断自己的思路,请小罗给我去买中饭。 他捧回来我们找了两天都没找见的蒜苗,还有韭黄,还有一瓶俺热爱的酸梅汤。 哇靠, 这是我这个月来吃到的最美的一顿中饭。告诉他,俺自己的的孩子都不会对俺这么好。 52) […]

广州日记 20090308

28) 去问号和翁翁那儿蹭山西闷面,路上买了个派克钢笔芯。 那支笔是在德国丢护照找护照过程中顺来的, 被它和我一样没脑子的主人扔在保险箱里。它的主人扬长而去,俺没护照想去也不成, 只能回头,结果找到了护照也找到了它。 笔很好写,揍是笔芯太贵了, 一根28RMB, 够买一打普通笔了。

29) 问好的私酿大枣酒,酒气冲天里带一丝甜味, 口感极好。 上次就是因为太喜欢,咕嘟咕嘟速度太快,却发现他家停水。胃里倒海翻江起来,哪里还有扶醉而归的雅兴, 直是捂嘴鼠窜而去,狼狈不堪。 这次学乖了, 慢慢泯, 就着切片的胡萝卜。肚子里一丝热线,一点点暖上来,浑身通透。

30)打劫了翁翁的视觉中国2008图片册,为里面有许多汶川的照片。熟悉的场景,噩梦重现,不过现在敢正视了。 很佩服那些能按下快门的摄影记者。

31)东方汽轮机厂,搜寻中的救火队员。 想起那天晚上,废墟顶上被送亡灵的焰口衬映在夜空的那些身影。

32)把我的BLACKJACK II 又送去三星维修刷中文系统,这次他们接下了, 刷出个不伦不类的东西。 打发回厂里重新整。

33)又认识了一种花, 三角梅。 一教大楼前的花坛里开着,开得很随意,非常好看。那儿还有两株细高的木棉,叶子落完了,花开得血红,衬在淡黄的墙面。

  34)远洋宾馆是俺的泡脚基地。 这次回来好几天一直没去过, 似乎广州的日子也就没有正式开始。也许是经济不好,人员流动更大, 除了带路的小妹,其他人都已经大换血。排来的32手势很好,俺运气不错。

35) 技师语录:和喜欢的人去哪里都好,不需要挑地方 (横竖不会看地方,只看那人); 和不喜欢的人出门就得挑地方 (横竖只能看风景,那目的地的良莠就非常重要)。

36)关于城里人和农村人的区别。一个太大的 话题,但我不喜欢城里人的那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37)天桥上, 一个没有双臂,吹着口琴的乞丐。 几个小时后再次走过这里,天下雨了, 他还是那姿势,只是口琴的声音小了很多。

 

38)晚上许许请客,一桌子的文化人,显得俺很土匪。越发觉得自己有强迫症,烦人。 喝了很多啤酒,晃悠悠回去,扑倒,坠入梦乡。

39) 梦见自己在一条船上。 船行驶在河岸极深的运河中,更好像行驶在峡谷,只是河岸切得齐整。 船身不时起伏, 不是为了浪,是滑过隆起太浅的河床。河中间有一座城堡,整座岩石雕刻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