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

朋友问, 情人节,你们干嘛? 我说,去买猪!

貌似很不可思议的一个答案,确很真实。 情人节也得过日子,买头猪,吃上半年,比一打2条就凋谢的玫瑰有意义多了。

我们的猪是有名字的,小石头叫它 Senor Bacon (熏肉先生)。 Senor Bacon不是超市小猪,而是农家的孩子亲手养大的,用他们的话, 吃草喝奶,没有半点激素。 美国农民挺朴实的,孩子很小就干农活。 所谓4H比赛, 是农家的孩子亲手养牲口,每年比赛,大奖好几千,即使没有得奖的参赛牲口也因为无激素走地喂养 而身价暴涨(貌似广东的走地鸡,只是多了两条腿和一对大耳朵)。 俺曾经的职业习惯,不给会被屠宰的动物命名。。。在熏肉先生这里却无法得到落实,折中办法是在熏肉先生变成真的熏肉之前绝不见它。熏肉先生来自俺冻箱里的那位彩虹约翰 (约翰牛?)的同一户农家,据说长得肥头大耳,在猪正常体重为200多斤的科罗拉多,这家伙竟然吃成了340斤。俗话说, 人怕出名猪怕肥。。。 熏肉先生在2009年情人节终于变成了一口袋一口袋冻得梆梆硬的熏肉。

去领熏肉先生的冻肉场很远,乡下一个鸟过不下蛋的地方。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才找到。科罗拉多的农村很开阔,路边不时能看到牛群,间或还会有懒得南飞太远的鹅群在晒太阳。公路平行着一条铁路,每隔几公里就有装车皮的谷仓。

在platteville一家叫双树的小餐馆吃午饭。10多年前俺刚开始职业摄影时,曾给这里的一个小博物馆拍过档活,知道点这儿的历史。 二战珍珠港事件后,美国人草木皆兵,将本土的日本居民通通圈了起来怕他们搞破坏。platteville就是当年的集中营之一,战后大部分日本人离开了这块伤心地,这里重新恢复了白人一体的局面,基本见不到别的人种。餐馆里坐的大多数老头老太,年轻人翅膀硬了就会飞快离开。

不远处还有个很久前的兵营,现在也成了历史遗迹,干打垒的墙圈着的院长,公路从两侧掠过。

晚上,媳妇发现,手机不见了。 左思右想,估计就是忘记在那餐馆。 打电话,有铃声却没人接。 电话去餐馆,对方说, 等下班了帮你找,今天情人节,这里爆满,忙疯。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