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车停在车场里,媳妇进大楼去看她的病人了。 我坐在车里等她, 每次回来,周末她值班,我就开车送她来,然后等着接她回去,已经成了一个习惯。如果病人多,我会进去医生休息室倒杯咖啡;时间短,就坐在车里,或者看书,或者发呆,唯一少不了的是听些随意的音乐。
          心越来越静,上路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全然没有过去的那种躁动。脑里还有些盘旋不去的那些昨天,大峡谷中盘旋着的鹰一样,无声无息,偶尔振翅飞到地平线上,很快就又沉下去, 深谷里的气流,只有飞在那里的鹰才知道。很有些时候想开始落笔,把这一切都写下来,给自己留个印记。 更多的时候,是自己楞楞发呆许久后,自己再傻乎乎地在心里笑一下,算了吧, 既然已是过去,那就让它过去,何必扰人。 据说学飞的人是不该回头的,回头,就会重重地摔回尘世。
            写到这里抬头,车窗外一个一衣履褴褛老人,双手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红色的塑料筐,慢慢地地从车前走过。筐里胡乱地盛着杂物,一本破旧的杂志探出筐边。 这一带没什么居民区,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来,又向什么地方去,一头白发长且散乱,显然许久没有修理,在早春依然有些寒冷的风里纷扬。伸手去摸相机,又停住了,只默默地看着他一步步绕过医院的大楼消失在转角。 大楼里进出着衣冠楚楚的职业人士, 一队大雁从天上飞过, 队形整齐得让人惊叹。
              (和媳妇说起那老人,她说, 哦, 他几乎就是住在这医院里,餐厅的好心人每天给他吃的,剩下的时间就在医院里外转悠,和人聊聊天,说些不着边际的故事)

            No comments yet to 等待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