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 马, 手龙头2

A)

坐在大学医院的候诊室里等导师。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来这里了,那段日子,每几天就被师母哭喊的电话惊醒,导师又摔倒,被救护车拉走了。 开始的时候,还得想办法一个一个医院急诊室去找他,慢慢也就摸到了规律:急救车是不管你属于那家保险公司,归哪个医院管。。 再接了师母电话,只需要去最近的医院,他一准在那儿。而且,医院也不会常收留他这样的病人。和国内医院最好强迫病人住院不同,这里的医疗费用由保险公司支付,保险公司有明确的规定什么情况允许病人住多久。于是导师一次一次踉跄着回家,摔倒,进医院,再回家。如此折腾了5-6次,除了最早摔碎的膝盖骨,又多了9根在13处断裂了肋骨。保险公司终于明白这样更费钱。于是年底圣诞节,他进了一间有全职护士的看护所,在里面老实住了2周,期间只摔了一个跟头。

1月,接他出院,曾经需要大号加宽轮椅的导师坐在普通轮椅里,边上还空出一大块地方。他说,掉了60斤。他的一条腿依然全石膏,笔直不能弯,一小步一小步蹭,上下台阶如登月着陆般紧张。再一次陪他来这里复查,回去时医生把他的石膏拆了,用一个固定架支撑着膝盖,腿能做30度角的弯曲,走路竟然已经看不出伤残。今天的他依然带着那个支架,但步履已经非常稳健,也许过一会出来, 就能恢复正常了。

刚到美国的时候,他曾教我一句话,生活里有陷阱的地方,就一定有绕过陷阱的路。看样子,导师就快绕过去了。

 

B)

    “并不执着于拥有一匹摸得着的骏马,那样就也只有一匹了,这个不够。有了真马,落了实相,不自由,反而怅然若失。其实,马也好,荒原也好,雨季的少年、梦里的落花、母亲的背影、万水千山的长路,都是好的,没有一样不合自然,没有一样不能接受,虚实之间,庄周蝴蝶。”—- 三毛
        C)

        水龙头修好了, 最后的工程比我想象得容易得多。 小平同志说, 摸着石头过河。。。 石头没摸着, 石头自己终于过河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