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手机找到了

媳妇的手机失而复得, 居然在遗忘在餐馆,经历过两餐之后,被那儿的老板从地板上找到了! 可惜的是那餐馆真够远的,足够再去拉一头熏肉先生回来了。 但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那么爱开车的我今天飚车200公里,取回了手机。 这世道, 好人还是多。(不过也纳闷, 那餐馆难道不打扫卫生么, 难道那么多时候, 就没个客人坐那个位置么。。。)。

 

熏肉先生果然不同凡响。 早晨是BACON, 晚饭是焖透的肘子, 那个香啊。。。。。。让我很郁闷,又快出门, 出门, 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熏肉先生了。

 

理发,光头, 准备出发。

情人节

朋友问, 情人节,你们干嘛? 我说,去买猪!

貌似很不可思议的一个答案,确很真实。 情人节也得过日子,买头猪,吃上半年,比一打2条就凋谢的玫瑰有意义多了。

我们的猪是有名字的,小石头叫它 Senor Bacon (熏肉先生)。 Senor Bacon不是超市小猪,而是农家的孩子亲手养大的,用他们的话, 吃草喝奶,没有半点激素。 美国农民挺朴实的,孩子很小就干农活。 所谓4H比赛, 是农家的孩子亲手养牲口,每年比赛,大奖好几千,即使没有得奖的参赛牲口也因为无激素走地喂养 而身价暴涨(貌似广东的走地鸡,只是多了两条腿和一对大耳朵)。 俺曾经的职业习惯,不给会被屠宰的动物命名。。。在熏肉先生这里却无法得到落实,折中办法是在熏肉先生变成真的熏肉之前绝不见它。熏肉先生来自俺冻箱里的那位彩虹约翰 (约翰牛?)的同一户农家,据说长得肥头大耳,在猪正常体重为200多斤的科罗拉多,这家伙竟然吃成了340斤。俗话说, 人怕出名猪怕肥。。。 熏肉先生在2009年情人节终于变成了一口袋一口袋冻得梆梆硬的熏肉。

去领熏肉先生的冻肉场很远,乡下一个鸟过不下蛋的地方。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才找到。科罗拉多的农村很开阔,路边不时能看到牛群,间或还会有懒得南飞太远的鹅群在晒太阳。公路平行着一条铁路,每隔几公里就有装车皮的谷仓。

在platteville一家叫双树的小餐馆吃午饭。10多年前俺刚开始职业摄影时,曾给这里的一个小博物馆拍过档活,知道点这儿的历史。 二战珍珠港事件后,美国人草木皆兵,将本土的日本居民通通圈了起来怕他们搞破坏。platteville就是当年的集中营之一,战后大部分日本人离开了这块伤心地,这里重新恢复了白人一体的局面,基本见不到别的人种。餐馆里坐的大多数老头老太,年轻人翅膀硬了就会飞快离开。

不远处还有个很久前的兵营,现在也成了历史遗迹,干打垒的墙圈着的院长,公路从两侧掠过。

晚上,媳妇发现,手机不见了。 左思右想,估计就是忘记在那餐馆。 打电话,有铃声却没人接。 电话去餐馆,对方说, 等下班了帮你找,今天情人节,这里爆满,忙疯。

完工

俺的洗手间

其实前两周就把地板,墙,柜子,马桶都弄完了, 耐心等桌面。 昨天两条汉子抗着新桌面来了,精确制作,尺寸完美。这俩哥们却怎么都安不进去,奋斗一个多小时, 把俺刚搞好的墙壁弄出了好几个洞,无比愤怒。 折腾够了, 他们打电话叫来了包工头, 后者只用了10分钟就把桌面给安好了。电话去公司投诉这两个家伙, 公司说, 墙壁破坏,他们不负责, 属于正常损坏。 俺说: 这么和你说, 你们有个很好的员工,用了10分钟, 什么都没碰坏, 就把前面俩家伙的唐突都给弄好了, 你告诉我, 那些破坏的东西算不算公司的责任。 而且, 而且, 那两个家伙只在桌面上钻了本该有的三个安装孔,使得俺不得不将已经安装好的水龙头拆除才能让你们完成你们该做的事情。。。于是那个包工头今天又来了,补好了墙壁,钻好了洞。。。 俺补了油漆, 安上了镜子。。。 于是。。。 俺的洗手间工程。。 竣工!

说实话!你在这世界上活了这么久,真的亲眼见到过这些东西吗?(最多可选18项)

 

开心网上的测试项目。觉得挺有意思,看看自己这辈子见识到另外一个角度。。。很多该是有照片的,懒得找了。。。

 

彩虹:

这个经常见,家在落基山根,下午时分如果下雨,经常会有彩虹出现,双彩虹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最后一次看到彩虹却是在大峡谷国家公园的一个傍晚,一阵小雨后,天色凝重。回头,只见一道彩虹起自崖边飞跨深谷。

25517 (93%)

龙卷风:

大的没见过, 也不想见。 小的在这一带也是家常便饭。尤其是沿着山根的路,风大的时候,吹着就旋转起来成了小龙卷。。。但通常几秒钟就消失。

2948 (11%)

洪水:

印象极其深刻的是1993年夏天搬家去丹佛,正逢密西西比河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洪水,大水泛滥成灾。走在高速公路上,还以为两侧是湖水,然后忽然发现很多几何状的东西竟然是房子的屋脊。 那时候没有开始摄影,也没想到过日后会对这条大河产生那么浓厚的兴趣,错过了一次生活中极其重要的经历。

4907 (18%)

尸体:

这个见太多了。。。从文革时代看“畏罪自杀”现场到长大后工作,可谓数不胜数,对死亡几近麻木。 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是在湄公河,乘慢船去朗邦。船顺水而下,枯水季节,一路河中乱石林立。偶然见到远处一块润园的礁石,觉得有些奇特,用相机拍了一下,拉近一看,赫然是一句面向下的浮尸。 第一眼见到的圆润是她的臀部,显然是个西方人。。。 船长视若无睹,乘客也没有一个看见这恐怖的一幕,只是可怜的地球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一家人日夜盼望着远去的旅人归来。

20813 (76%)

UFO:

这个。。。 木见到过,尽管去过很接近墨西哥和犹他那些者名的UFO收藏地。。。

1138 (4%)

鬼:

这个, 也木见到过。。 尽管废庙和墓地去了不少。 印象深的有俩地方,一个是河南的打虎亭汉墓, 1600年前的墓,在一鸟过不下蛋的地方,守墓的管理员开了门就回去接着睡觉,把我一个人留在有着让人瞠目结舌精美的东汉壁画和石刻的古墓中。 自己在里面呆了一下午,管理员离开后,整个墓里就再没别人进来过。坐在汉砖的地面上,对着那些仿佛刚完成的巨作发呆。 鬼没见到一个, 宋代盗墓者打开的盗孔也成了古迹,自己一路关灯,依依不舍地推出。。。 王重阳住古墓,如果有这般规模,实在是太奢侈了,俺觉得俺也一定会喜欢。。。 另外一个收获, 是当代的“大师”实在挺无聊的。。 1600年前的工匠,比今人NB太太太太太多了。。 还奢谈什么艺术,回家洗煤球去吧。  另外一处是密西西比河畔,马克吐温的故乡一片小墓地,那儿是他写下汤姆索亚历险记中,汤姆和哈克看到恶棍杀人的场景。前一天晚上子夜时分去了那附近的一处林子,夜风索索穿在林中,支了三脚架拍个个2分钟的曝光,快门按下我就后悔了,接下去的两分钟,估计肾上腺素分泌高了1000倍。待到终于听到快门卡塔一声关闭,飞快收起架子,上车鼠窜而去。 第二天天没大亮就去了那个墓地,倒是没有任何让我觉得疑神疑鬼的感觉,等太阳升起来,再路过昨晚的那片林子,却只是一片悠闲的公园。

1303 […]

等待

车停在车场里,媳妇进大楼去看她的病人了。 我坐在车里等她, 每次回来,周末她值班,我就开车送她来,然后等着接她回去,已经成了一个习惯。如果病人多,我会进去医生休息室倒杯咖啡;时间短,就坐在车里,或者看书,或者发呆,唯一少不了的是听些随意的音乐。 心越来越静,上路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全然没有过去的那种躁动。脑里还有些盘旋不去的那些昨天,大峡谷中盘旋着的鹰一样,无声无息,偶尔振翅飞到地平线上,很快就又沉下去, 深谷里的气流,只有飞在那里的鹰才知道。很有些时候想开始落笔,把这一切都写下来,给自己留个印记。 更多的时候,是自己楞楞发呆许久后,自己再傻乎乎地在心里笑一下,算了吧, 既然已是过去,那就让它过去,何必扰人。 据说学飞的人是不该回头的,回头,就会重重地摔回尘世。 写到这里抬头,车窗外一个一衣履褴褛老人,双手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红色的塑料筐,慢慢地地从车前走过。筐里胡乱地盛着杂物,一本破旧的杂志探出筐边。 这一带没什么居民区,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来,又向什么地方去,一头白发长且散乱,显然许久没有修理,在早春依然有些寒冷的风里纷扬。伸手去摸相机,又停住了,只默默地看着他一步步绕过医院的大楼消失在转角。 大楼里进出着衣冠楚楚的职业人士, 一队大雁从天上飞过, 队形整齐得让人惊叹。 (和媳妇说起那老人,她说, 哦, 他几乎就是住在这医院里,餐厅的好心人每天给他吃的,剩下的时间就在医院里外转悠,和人聊聊天,说些不着边际的故事)

导师, 马, 手龙头2

A)

坐在大学医院的候诊室里等导师。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来这里了,那段日子,每几天就被师母哭喊的电话惊醒,导师又摔倒,被救护车拉走了。 开始的时候,还得想办法一个一个医院急诊室去找他,慢慢也就摸到了规律:急救车是不管你属于那家保险公司,归哪个医院管。。 再接了师母电话,只需要去最近的医院,他一准在那儿。而且,医院也不会常收留他这样的病人。和国内医院最好强迫病人住院不同,这里的医疗费用由保险公司支付,保险公司有明确的规定什么情况允许病人住多久。于是导师一次一次踉跄着回家,摔倒,进医院,再回家。如此折腾了5-6次,除了最早摔碎的膝盖骨,又多了9根在13处断裂了肋骨。保险公司终于明白这样更费钱。于是年底圣诞节,他进了一间有全职护士的看护所,在里面老实住了2周,期间只摔了一个跟头。

1月,接他出院,曾经需要大号加宽轮椅的导师坐在普通轮椅里,边上还空出一大块地方。他说,掉了60斤。他的一条腿依然全石膏,笔直不能弯,一小步一小步蹭,上下台阶如登月着陆般紧张。再一次陪他来这里复查,回去时医生把他的石膏拆了,用一个固定架支撑着膝盖,腿能做30度角的弯曲,走路竟然已经看不出伤残。今天的他依然带着那个支架,但步履已经非常稳健,也许过一会出来, 就能恢复正常了。

刚到美国的时候,他曾教我一句话,生活里有陷阱的地方,就一定有绕过陷阱的路。看样子,导师就快绕过去了。

 

B)

“并不执着于拥有一匹摸得着的骏马,那样就也只有一匹了,这个不够。有了真马,落了实相,不自由,反而怅然若失。其实,马也好,荒原也好,雨季的少年、梦里的落花、母亲的背影、万水千山的长路,都是好的,没有一样不合自然,没有一样不能接受,虚实之间,庄周蝴蝶。”—- 三毛 C)

水龙头修好了, 最后的工程比我想象得容易得多。 小平同志说, 摸着石头过河。。。 石头没摸着, 石头自己终于过河了。

改作业

 

改作业, 红的部分是我改写的, 边上的框框是删除的。。这样的东西手里还有两篇,几十页。 去死的心都有了。

另外一个角度,等改完了,读一下,觉得这东西顺了,还是蛮有些成就感的。也许这就是俺还在干着的原动力吧。

 

 

一段给自己的话:

背包客喜欢那种生活在不平衡状态的感觉。 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不知道明天会在什么地方,遇到什么人。 成熟的背包客,定有属于自己的心灵港湾。 漂泊一段日子,就回到属于自己的港口。  没有对比和反差,流浪就是习惯性状态,那就失去了背包客流浪的意义,背包客也就成了条丧家犬。

修水管-1

12月,从祖国回到丹佛。 那几天爆冷,零下20度,遍地白雪皑皑。 冰消雪花,一个阳光明媚天,想洗一下我的车,结果发现室外浇花的水管竟然连在水龙头上。 水管自然是冻裂了, 而且是裂在墙内的部分,水的力量不可小觑。

 

歇了两个多月,又快上路。今天接到电话,手间的桌面进入了生产线, 下周三来安装。想起来,该按常规在出发前检查家里需要修理的东西,这个水管工程必须要做完,要不耽误媳妇春天浇花。也就是我小气,也是喜欢修修补补的毛病,能修的东西再舍不得就扔了。把旧的水龙头拆下,发现只是上面冻裂了一处,可以锯掉后换上一截新铜管就应该可以再用。这一修,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就搭了上去。铜管是需要焊接的,我有些日子没做水管工了, 可能犯的错误全部犯了一遍,不可能犯的错误也犯了好几个。 大致记录于下:

 

1) 按照换下的爆裂水管长度锯好一段新铜管, 磨光,上FLUX,点着喷枪,焊好。。。 然后发现, 我把刚才锯好的管子放在工作台上,焊上去的是锯后剩下的那段。。重新点喷枪,烧开,返工。

2) 按照程序,铜水管应该全部对位后统一焊接。。。这个工程分室内室外两部分。我胸有成竹,不能全部对位就从室内开始焊接。 焊完室内部分,到外面一看,傻眼了,里外对接的部分正好在墙内,怎么都够不着。。。 拆开室内部分, 将管子尽量推出室内外,这样能够上位置,焊接好内外接口。

3) 发现刚才返工室内部分时,锯开的管子需要一个接口。昨天明明看到还有一个备用接口,此刻却无论如何找不到了。 这个接口只值1块钱,但需要去5公里外买。 郁闷半天,敲邻居门,邻居老头很好,从他的收藏中找到一个。 焊好,顺便把自己的手烫了一下。

4) 因为这段水管是室内最低部分,只能从街边的总闸关水。 自以为一切完成,结果装回去的水龙头大开着。 然然扑过去关水,方向拧反, 黑带的功夫果然非同小可,把龙头活活拧坏了。 关总闸。。。

 

5) 明天一切从头开始.. 悲惨的,是发现一下午的折腾,背拉伤,遇到某个姿势一处就会剧痛。

然然开始矫正牙齿

今天带他去拍了开始前的X光片和照片记录。 三年前为为做过同样的事情,龇牙咧嘴,很是恐怖。 今天的那个X光技师估计也是这个小买卖的老板,脸若冰霜。 也难怪, 如果一天从早到晚就是面对这样的形象,心情能好才奇怪。

温柔的夜

TA 要的只是200块钱,渡过海去, 就是TA的幸福。

TA要的就是一点点时间,渡过心的苦海。

可我们总是那么吝啬,绝不退让,总以为那一点点的坚持就是原则,如此这般地折磨无辜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