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

丹佛畜牧节每年一月底举行。 牛仔比利照例来走穴照顾来自四面八方的野牛, 俺照例去场子里找他聊会天。 比利也现代了, 一个手机不停地响,让无比爱聊天的他有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曾经写过比利和他媳妇黛比的爱情故事,不幸的是比利一年前离婚了。比利现在的女朋友叫。。。黛比, 黛比有个女儿,和比利女儿的名字一样。。比利挠头, 这是咋说的是!

 

去拍斗牛,事先吃了抗过敏的药。大牲口一出场,俺又不行了, 鼻涕眼泪纵横,两小时拍完, 人都快虚脱了, 回到家, 大病一场的感觉。 

 

洗手间装修工作进入下一阶段。 新的柜子来了,老的拆掉了。 麻烦的是水池的阀门几十年没动过,居然完全锈死,明儿得换对新的。 木柜一拆,下面的工程进度就快了, 傍晚把地上的瓷砖也都砸了,破坏性的工作很爽,满头尘土, 一脑空空。 可能我天生就是靠手吃饭的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