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骆驼

GF4F8694老城酒吧

大学时候,三毛开始流行。翻过几篇,太压抑,拒绝再看下去。 到美国后的某一年,听说三毛死了,自杀的。心里咯噔一下,但没有特别的吃惊。最近在准备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的旅途,朋友说, 看看三毛吧,那是她曾经住过的地方,温柔的夜,背景就是在那儿写的。 哭泣的撒哈拉里还有一整篇是写那岛的。 于是找了三毛来看,一发就不可收拾了。

 

那时候没有看她的文字是个聪明的决定, 即使现在走过很多路,依然觉得无法完全懂她的内心,只是字里行间有着一种近乎魔力的什么,让人不由自主地跟了她走,得不时地使劲晃一下脑袋,找回自己。如果自己没有点属于自己的根基,很容易就走火入魔。 和朋友说起这些, 朋友说自己也是在流浪,和三毛一样。说流浪是一种心境。我笑,这话,只有一小半对。或者我是倚老卖老。 年轻的时候,也曾这么认为,流浪就是心的飘零,自以为是地飘着飘着,飘过了半辈子,渐渐才明白,流浪不仅仅是心,也不仅仅是肉体。真流浪的人,心无归属,身亦无着处。心随身走的人,算不上流浪;而不明白什么是身在异乡,最多也就是是个魂不守舍。

 

而三毛,她把心丢在沙哈拉了,也不再有属于自己的家。她的流浪,其实在橄榄树那歌里都说了,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从上次看三毛到现在,26年过去了。三毛走的时候,比我现在大三岁。

No comments yet to 哭泣的骆驼

  • 脚丫

    石头,要过春节啦,给你问个好呀…给你一首快乐的儿歌~
    过新年,咚咚呛
    多欢喜亚咚咚呛
    小朋友们穿新衣
    咚呀么咚咚呛…
    你来扮演小白兔
    我来扮演小公鸡
    我们大家做游戏亚…lalalalala
    咚呀么咚咚呛~!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