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全带走,或者全留下

2008年底,至少在经济上彻底和我干了20年的美国卫生部科研基金分开了, 不再需要为下一轮科研做什么, 怎么延续实验室的经费动脑子, 无债一身轻。 大学很客气,我离开后,还给我保留了办公室。 这个实验室估计也兔子尾巴长不了,没谁会进这个实验室,所以空间暂时不需要收回。既然如此,也就懒得去收拾东西。
几周没去那里,忽然觉得, 还是得去整理一下, 早晚得走人。于是就去了。 很滑稽的感觉,一个我前后工作了20年的环境, 从研究生时代开始积累的林林总总的东西,到博士毕业后成了这里的主人,每一件设备每一件家具都摸过操作过,现在似乎和我都没关系了。
收拾自己的办公室,抽屉里太多的记忆。 上次搬家时,还曾经试图一片片整理许多年积累起来的资料, 最后一咬牙,一箱箱直接扔进了门外的大垃圾箱。抽屉里的这些,比那些资料更贴近自己,不知道能不能一样处理了。
朋友说, 要不全带走, 要不全留下。 很哲学的话, 但真要做到,太难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