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这两天

丹佛畜牧节每年一月底举行。 牛仔比利照例来走穴照顾来自四面八方的野牛, 俺照例去场子里找他聊会天。 比利也现代了, 一个手机不停地响,让无比爱聊天的他有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曾经写过比利和他媳妇黛比的爱情故事,不幸的是比利一年前离婚了。比利现在的女朋友叫。。。黛比, 黛比有个女儿,和比利女儿的名字一样。。比利挠头, 这是咋说的是!

 

去拍斗牛,事先吃了抗过敏的药。大牲口一出场,俺又不行了, 鼻涕眼泪纵横,两小时拍完, 人都快虚脱了, 回到家, 大病一场的感觉。 

 

洗手间装修工作进入下一阶段。 新的柜子来了,老的拆掉了。 麻烦的是水池的阀门几十年没动过,居然完全锈死,明儿得换对新的。 木柜一拆,下面的工程进度就快了, 傍晚把地上的瓷砖也都砸了,破坏性的工作很爽,满头尘土, 一脑空空。 可能我天生就是靠手吃饭的命。

镜子

洗手间的墙上原来有面大镜子,进门就能看见自己。洗脸刷牙,更是会在镜子大量自己满脸的皱纹。 这几天装修,把镜子给拆了。 每次进洗手间,总觉得那屋子里雾蒙蒙的,镜子没有了,镜子里反射出的自己也没有了。镜子里的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影子,提醒自己是什么样子。忽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一种习惯被打破,说不出的别扭。 记得看到过一个故事, 说某人忽然没了自己的影子,终日惶惶,最后郁闷而死。也在三毛的书里看到描写那些从没见过镜子的非洲部落人,忽然见到自己的样子,白日见鬼般的惊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忽然见到一个“自己”,自然很恐怖。 太熟悉自己什么样,忽然“见”不到自己了,也能让人失魂落魄。

哭泣的骆驼

大学时候,三毛开始流行。翻过几篇,太压抑,拒绝再看下去。 到美国后的某一年,听说三毛死了,自杀的。心里咯噔一下,但没有特别的吃惊。最近在准备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的旅途,朋友说, 看看三毛吧,那是她曾经住过的地方,温柔的夜,背景就是在那儿写的。 哭泣的撒哈拉里还有一整篇是写那岛的。 于是找了三毛来看,一发就不可收拾了。

 

那时候没有看她的文字是个聪明的决定, 即使现在走过很多路,依然觉得无法完全懂她的内心,只是字里行间有着一种近乎魔力的什么,让人不由自主地跟了她走,得不时地使劲晃一下脑袋,找回自己。如果自己没有点属于自己的根基,很容易就走火入魔。 和朋友说起这些, 朋友说自己也是在流浪,和三毛一样。说流浪是一种心境。我笑,这话,只有一小半对。或者我是倚老卖老。 年轻的时候,也曾这么认为,流浪就是心的飘零,自以为是地飘着飘着,飘过了半辈子,渐渐才明白,流浪不仅仅是心,也不仅仅是肉体。真流浪的人,心无归属,身亦无着处。心随身走的人,算不上流浪;而不明白什么是身在异乡,最多也就是是个魂不守舍。

 

而三毛,她把心丢在沙哈拉了,也不再有属于自己的家。她的流浪,其实在橄榄树那歌里都说了,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从上次看三毛到现在,26年过去了。三毛走的时候,比我现在大三岁。

动手的快乐

不是动手打人, 那个, 俺这辈子实在没什么经验 (虚张声势有几次)。

俺是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动手。 每次旅行间总会在家东修西补, 如果日子久些,就会做个大点的项目。 这次,决定把一楼的洗手间彻底装修了。 定好了木柜,桌面, 这两天就该到了。 今天开始,把房间里所有的墙纸都撕了。 墙纸的下面还有一层胶纸,记得第一次自己动手, 完全没概念怎么处理这东西, 买了N多的工具和化学药品,后来还试过用电熨蒸汽等等。。 现在, 俺非常职业了。 用个喷雾瓶装一罐子热水把除去了防水表面的胶纸层喷湿, 等几分钟,再喷一次, 如此三次之后,整个胶水纸都湿透了。 这时候用个三角铲刀,连带着下面的胶水,一次都刮了下来,非常干净。

孩子放假,昨晚看电视到半夜,今天11点才起。 我弄了会儿墙纸, 觉得这事该让孩子参与,俺还是干点技术性更高的比较合适。院子里的储藏室需要做个木头架子,材料早买了堆在车库里垫脚, 今天天不错, 适合在外面做事。 当然,每个项目,俺总得给自己买点新工具才比较有成就感。 这次也不例外, 所谓公寓扇骑士笔仙立起起。。 早就看中一个带有激光准线的高科技电锯, 这次终于有了理由。

有激光准线就是好,看哪儿锯哪儿。架子本身的技术成分不高,四条腿儿, 每条40英寸长,刷刷几下就锯成了。 然后需要做几根横档, 每根20英寸。。 刷刷刷刷。。 也成了。。 然后开始组装。  找啊找 怎么腿只有三条了。。 难道这腿。。。自己跑了么? 再数数原材料,嗯? 咋多了一根。。。 感情, 俺的电锯太主动,把一条腿给锯成俩横档了!

架子完成, 下午俺的洗手间工程。 孩子已经起来,为为自然是粘在计算机前雷打不动,然然比我还起劲地喜欢干体力活。 索性把墙纸的任务交给了他,小家伙爬在桌上, 无比起劲地一刀刀铲着墙纸。 忽然想起马克吐温这个猪头了,俺还曾经见过他在汉尼拔的小屋,门口那堵木篱笆, 该就是他欺负小盆友时候的场景吧。

下午4点, […]

然然被LAKEWOOD HIGH 录取了

严格说,他投出申请的三所中学都录取了他,真为他自豪。

尽管两个人走的路几乎一样,然然和哥哥的性格差异却很大。 哥哥什么都走在前面,能力很强,小三岁的然然总在哥哥的光环阴影里挣扎,多少有些逆反的心态。 他聪明,好动,但成绩一直上不去。 为为的成绩永远是他参加的任何考试里最好的,而然然总在良好的范围晃悠。 升高中,为为完全不需要考虑会不会被录取的问题,唯一的考虑是哪个学校更适合他。 然然的成绩在临界状态,多申请几个,以防万一。。。

想起自己小时候,在然然的年纪, 还不如他,成绩只在中等的位置。进了高中,忽然开窍,成了此刻的为为。 孩子,总会长大,每个人走的路也都不一样。 今天的然然,明天或者会比哥哥强很多; 而已经很强势的为为,不知道会不会复蹈老爹的旧辙。告诉为为说:“你现在非常自信和自傲,我完全理解, 因为我也曾走过同样的路。 和你说这些,是进大学后,世界忽然宽广很多,能不能,或者愿意不愿意调整自己去适应,决定你的未来”。 为为点头,很郑重地说, 我明白。

 

然然兴冲冲来找我,我进了重点,有什么奖励。 矫枉过正, 我说:“没奖励,我没觉得这事情有什么需要值得奖励的,倒是如果你没进去我会挺失望。你自己明白,进一个好学校固然不容易,但从一个好学校毕业更难”。 小家伙肯定有些失望,但也有些明白。 过了会儿, 来找我打乒乓球。 有些日子没和他打乒乓了, 忽然发现他的水平暴涨,也许用不了多久, 我就会不是他的对手了。

拍案

2009年开始, 早晨起来, 外面刮风下雨和我不再有什么关系了。 雪暴? 嗯, 没问题, 俺不用担心迟到问题, 连班都不需要去上。 太阳天就更舒服了, 坐在客厅里,捧本八卦知识津津有味地看一早晨: 你知道屎壳郎能背负自重800倍的东西么? 你知道一个大王海蜇身怀能干掉60个成人的剧毒么? 你知道鲸鱼肚子里的蛔虫,可以有数百米长么?。。。。 当然也看些真的有知识的东西, 最近爱看地理书,各种各样的石头,不同的年代,真的长见识。 要早些年就学这些,出门走动,该都有意思。 现在到好, 看的时候拍案叫绝,拍得手都红了。。 合上书,刚才为什么拍桌子都不记得了。 

色狼是怎么拍成的 (陈年老货)

色狼是怎样拍成的 (RedRocks)

时间:2003/08/03 出处:江湖色

大凡认真想玩摄影的都有这么个经历:

1)有相机不认真玩。。年数不限。。 以后认真后会永远后悔这段时间的不知道摄影的妙趣。 也是给自己的以后的烂片永恒的“要是。。 就。。” 的最好理由。

2)

忽然发现自己好象热爱摄影,感觉自己和那谁谁一样 艺术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6个月左右 这段日子里忽然的发现自己钱特别不够用,想把市场上 所有的镜头都买个遍。在用遍所有的品牌后自信比任何 一个相机销售商和设计师都更懂得所以相机的功能和了 解全部参数(能根据一张网上的照片就决定这是什么牌子 的相机和镜头)。

一个大相机包里装了3个ZOOM加一个微距走天下。自我 感觉特佳。感觉老子天下第二(第一还没出生呢)。每时 每处按快门,谋杀胶卷如草纸 (争取比NG的按快门还快 才能感觉PRO)。

3)

计算机硬盘上堆满了垃圾片子,而耳朵里对亲戚朋友 的叫好也腻味了。开始认真琢磨拍片子是为什么。这一阶 段大量阅读别人的作品,和自己的比较,开始开拓思路和 试验自己没走过的路。武功突飞猛进,诚惶诚恐之间也忽 然觉得自己好象真的开始摄影了。这个阶段大概1-2年左右。

2年结束的时候, 你很自豪的对别人说, 我现在只用一个 手动的机身和一个杂牌的标头!

4)

可惜摄影里没有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每一张你认为成 功的得意作品,世界上至少有1万个别的摄影者拍过10万张 左右类似或更好的照片。忽然有一天你发现不管你怎么光了 脚丫拼命努力,爬到你认为是前无古人的山颠,却发现那里 早有了停车场和满处乱走的悠闲的游客。你痛苦的蹲下身, 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这一段日子也许会让你永远 的放下相机,把时间和精力投入股票市场,换得更大的收获。 时间。。 不定 […]

爱哭

带然然去参加高中的面试。说了一半, 他忽然开始掉眼泪。 出来, 媳妇完全不明白然然的哭, 我说, 我明白。 我小时候也爱哭, 而且没有任何实在的理由,忽然就会觉得想哭, 然后就哭。 到高中, 班主任每年的评语里还说, 要改掉爱哭的习惯。 到了高二,忽然就好了。之后很少会哭,20,30, 都不记得有什么哭的时候。倒是年纪大了, 反而又开始容易感伤。

 

然然的考试成绩远不如为为同时期,我说, 也不用着急。 我初中的成绩比他现在烂多了, 倒是到了高中反而成了一个尖子中的尖子。 叫为为来, 对他说, 你现在是尖子,但到了大学却又得小心, 你老爸当年高中成绩比你还好,到了大学就遇到滑铁卢了。 他说,我懂。。。 他们很运气,遇到一个很在乎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心理的环境。

继续测试WINDOWS LIFE WRITRE

查看整个相册

发现这个软件可以非常方便地离线写博客,然后直接发到paowang上。 最大的优越性是博客内的图片不再需要受到泡网本身的限制, 爽歪了。

This is a test file

This is a test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