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帐

早晨空气很冷,开车送然然去校车站。 天蒙蒙亮,一线天光淡紫色。小家伙说, 车来了。我瞪大眼看了半天没看着校车,他开门过马路,果然,校车就出现在转角。
去看导师。 这个倒霉家伙的断腿痊愈非常不顺利,上周重新手术,康复期再次延续6周。 更惨的是这次打了全副石膏,一条腿完全不能弯曲, 只能扶着拐棍一跳跳地走, 对一个300斤的胖子,难度不小。更可怕的是这太容易失去平衡了。。。
采购,给我的商务车买了个折叠桌,放在购物车的下层。付款,装车,扬长而去。 到家发现桌子没拿, 拉在停车场了。 打电话去COSTCO, 客服说,有人捡到,送回来了, 你拿发票来取就是。想起上周买MP3的经历, 小小地感慨一下。。。问朋友,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停车场会如何。 朋友说, 没收,被人拿走都可能, 反正和你是没什么关系了。 我倒是没有觉得这是精神层面的问题,物质足了才有可能 (注意, 是可能)谈精神层面。如果生存受到威胁, 在哪里都会一样。。 新奥尔良飓风后发生的大规模抢劫就是一例。其他都是个案,上次在北京醉酒,的士司机把手机和两个价值过万的镜头送回来。
为为自己开车了,孩子钢琴课接送只需要我跑一个来回,将然然送去,为为下课后自己去,然后带弟弟回来,又一个社会问题得到顺利解决。

No comments yet to 流水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