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别中国

广州新白云, 首都T3,机场大厅总是熙熙攘攘,却又总让人心里麻木到发慌。天棚下铮亮反光的磨石地面倒映不出细节,一条条影子晃来晃去。服务员职业地微笑着,递过一个纸封: “您的登机牌和贵宾室卡,估计来不及去了。 你旅行愉快,一路顺风” 。 嗯, 肯定来不及,没想了要来得及, 顺风挺好,用专业的话那叫尾风,从西往东, 36000 英尺的高度,经常就是尾风。
北京飞往旧金山的航班满员,好久没见到机舱内这样热闹。我不喜欢坐窗口,窗外没什么风景,倒是走廊的座位可以让自己随时起身走几步活动一下。777的飞机每个座位有自己的小银幕,9个频道放不同的电影,自己的时空轨道在别人营建的时空里时飞快地转换。
UA888, 不需要看就能记住的航班,还曾经有过一次这飞机上发现过几只老鼠。 和前几次不一样,航线没有沿着西伯利亚-白领海峡-阿拉斯加海岸,而是直接越过太平洋,从日本-夏威夷上空飞过。 还是回程总是这样,只是我未曾留意?
旧金山机场,飞快地下了飞机。 移民局的亚裔官员对自己的同胞似乎问题总要多些,笑嘻嘻,但未必友好。行李飞快出来,飞快出了海关,没有被开箱检查。又一个红地毯俱乐部,熟悉的场景。直接走进商务间,联网,倒一杯咖啡。 11点03分后去丹佛的航班,一切都成了习惯。
DIA,机场大厅,满目黑黑白白,一个亚洲面孔都没有,嘟嘟囔囔的鬼子话,一个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晃晃脑袋,深吸口气,从行囊中摸出3周未用的车钥匙,进入另外一个时空。
车上积满灰尘,I-70堵车,下高速公路,从5年前我的办公室门口开过。。 那儿现在成了一个家具店,巨大的停车场曾经只有几辆车显得荒唐,现在也一样空空荡荡。家后面的绿山夏天时被山火烧得焦黑,离开时已重新萌发碧绿遍野,此刻却覆盖着皑皑白雪。 
到家了。

No comments yet to 再别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