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圣诞2008

FIRESTONE说为为的车修好了, 可开回来,车库里就充满了一股浓厚的汽油味,让人觉得打个喷嚏都能给点着了。 送回车行,丫们给我洗了一下车就认为解决问题了, 俺吧车扔那儿,让丫们有空开一圈,然后停在室内, 然后再告诉我洗车能不能解决问题。 哈苏的45度取景器来了,很好用。 问题是我很少用哈苏拍片子,干嘛要买这个取景器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倒是应该把这台哈苏卖了才是正理。试图下暗房,发现显影药水木有了。 记得不久前买过一瓶的, 却死活找不到。我堵。 晚上是圣诞夜,一家去日餐馆吃饭,圣诞小事, 打牙祭的机会是绝对不能错过D。 回来,觉得脖子不舒服,一摸, 一侧淋巴有些肿大,到睡觉得时候就有些低烧了。 欠的两篇大稿件就要到期了,疯狂挠头ING。 拖稿的事情俺从来不干, 写稿的事情俺此刻不愿意干的。。 这个矛盾啊! 圣诞节俺是不怎么在乎的,超市里有很美味的糖熏腿,买了两条回来慢慢啃。 下午太阳很好, 出去溜达,刚出门就听孩子在后面嚷嚷挺多了。 停就停吧, 俺也没办法。 走了大半圈,回头看到半山腰浓烟滚滚。我靠,不会是绿山又着了吧。 那烟直扑家的方向而去,赶紧往回走,一路狗儿一样嗅鼻子。 这火烧得邪门,味道里面一股硫磺味道,好像是放焰火一样。 更邪门的是那烟,刚才还浓烟滚滚, 瞬时就又不见了。 邻居开车过来说, 俺看热闹去了, 是半山的大变压器炸乐。 难怪! 邻居说, 电力公司正抢修呢, 说要4小时才能搞定。 晕。。。 俺媳妇塞在烤箱里的那只大火鸡,今天看样子啃不上了。 没电, 也不用写稿子了吧。 回来倒杯小酒, 乐滋滋地琢了几口,灯崩的一下就又亮了! 米国电力工人咋就这努力呢, 圣诞对你们多重要的节日啊, 咋也不好好休息。。 那么大个变压器,怎么的也得好几吨重吧,炸得半山烟雾滚滚的,咋说修好就修好了。。。 得。。。 把这个BLOG写完, 俺继续写稿子去。。。。。

漏光的后背

漏光的后背 2008-12-23 08:58发表 编辑 ┊ 删除 两年前从EBAY上拍到一台哈苏的SWA, 最原始的哈苏超广角相机, 38MM的头。机器终于从危地马拉寄到,取景器丢了,机身伤痕累累,显然身经百战。镜头很透,但显然摔过,上滤镜的地方螺纹憋了一块儿,焦距圈相当涩,但能用。 哈苏的胶片后背名气很大,基本都能通用, 这个后背是原配的,不知道走过几千个胶卷了。 拍了几个卷, 发现有漏光现象,好在俺还有台501C, 把那个的后背转过来,比划了方向按快门, 拍得不亦乐乎。 但漏光的后背总不爽。 自己做过一个密封片,效果也不理想。最近在EBAY上看到某君的HASS专用密封,10多刀啦赶紧拍了一个回来。 今天收到,打开一看, 就是一小条用塑胶纸剪的纸片和一条从细泡沫塑料上割下的压条,成本估计10分钱都不到。 倒是那个说明书写得详细,一步步,照猫画虎,好像就修好了。 明天装个胶卷44看。。。 知识就是力量,就是金钱啊。。。 —- 为为早上去媳妇医院的手术室体会生活, 结果还没进去, 就在办公室晕倒了,先是眼前黑,然后就过去了,然后自己醒来。。但俺感觉不好。。。。媳妇说, 她也这样过,不会是脑的问题,如果有问题就是心脏,但没法查。。。。 这下,成了不舒服X2。。 可媳妇说, 她觉得没什么问题。。 她是医生我不是。。 我是该着急还是不用着急呢,

最近的日子

为为和然然上周末成了跆拳道黑带了。 考试还真够严格的, 整整5个小时,几乎没怎么停过。一开始就是下马威, 100个俯卧撑紧接了100个仰卧起坐, 教练盯着,必须每个都做到位,要不不计数。刚爬起来, 又是100个蝴蝶跳,接100个侧踢腿。。 累得两个孩子一片狂喘。 等练完套路,对打,然后就是真家伙踢板子砸砖了。 然然小, 不要求劈砖, 为为到了16, 就必须掌裂一块大板砖才能拿到黑带。我开始还以为这就是走个过场,不想着可是动真家伙的。。。 好样的为为, 一掌, 真的把那一寸多厚的大板砖给劈两半了。。。 我的儿子怪怪里个东。。。。。。。 ———– 圣诞就在转弯角了,购物场的人流却稀稀拉拉到让人难受。 这场经济危机波及了所有的人,我们也不例外,收入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活着不容易, 但那些丢了工作或者即将丢工作的人,真的很难想象。 ———– 周五,去看了住在护理院 (NURSING HOME)的导师,看他躺在病床上, 面色惨白。 不知道说什么, 也没什么好安慰的,大家都是职业路上走过来的人,心里一个比一个明白。 坐床边,拉了他的手坐了一小时 (过去每次来去都会狠狠拥抱他,但不记得这么拉了他的手坐着过)。 周六早晨,师母打电话来说, 导师又摔倒了,又被送进了急诊。。 所幸这次没有再严重的后果。 ———– 在华师给然然买了个新的小MP3, 这几天他到处都找不到,最后说, 估计是回家路上从兜里掉了。 我问,什么时候的事情,他说该是上周四。我问他你回去路上找了没有,他说没,肯定丢了。 我说,你怎么能这么简单就放弃,没多少钱,但毕竟是你自己的东西,怎么能说丢了就丢了,连找都不去找一下。 于是父子俩穿上厚外套,沿着他放学走的小路爬上半山。雪还很深,如果真掉在路上,估计也埋得不见了。我也没指望真能找到,只是希望孩子能有点在乎的心态。上山,没找到,想了沿着大路回来,但再一想,咱们再原路走回去。。 下山的路很滑,跌跌撞撞,到了家附近,穿过马路。。。 那黑色的MP3舒舒服服躺在路边一辆停着的车轮边上,耳机电线蜿蜒在雪地里。嘿嘿。。 把冰冷的机身放在小塑料袋里,省得进屋机器里面太多湿气凝聚。 过了两个小时,开机, 一切正常! 对孩子, 对自己,都是印象深刻的一课。如果在乎, 就别轻言放弃!

寒假开始了

当然, 不是我的寒假, 我早就开始放假了。 孩子们睡到早晨9点半还没动静,老虎也乖乖地趴在然然的床上没下楼。 美国学校开始得早, 中学学生清晨6点半就得去赶校车,一个学期下来,孩子严重缺觉。 ——- 2008就快过去了, 风风雨雨的一年,背运的事情太多,多到有些让人怕。 前几天寒潮,为为的车坏了, 在外面停了两天,最后叫了拖车送去修, 被狠狠宰了900刀。 这孩子在车上似乎很没运气, 考车后第三天就挂了比人的车; 3周不到,我媳妇倒车又撞了他的车另外一侧; 现在又是这个。。 我估计他比我还盼望2009快点来。问他, 小家伙耸耸肩,无所谓。 敢情不花他的钱啊。。。。 ———– 在整理湄公河的图片,ROY把文字部分已经写完, 原本准备和彩图配合的做法被推翻,现在的图片全部换成黑白照片。工作量巨大。 这几天架了个临时的翻拍架子,把底片全部翻拍整理一遍,然后再开始选图放大。 另外一个角度, 也因为有了目的才能把这些压了近两年的东西理个头绪出来,重新走一次这条河。 仔细想想,似乎心境和那时已经大不相同。

死谷涂鸦

出来混

早晨送完然然, 回到车库门口, 想起来今天要收垃圾,就把车停在了车道上。 媳妇上班,倒车,犯了和我N年前一样的错误, 两辆车相互擦了一下,小痕迹, 但让人有些懊恼。习惯性的行为最容易导致事故,一点不错的。所谓出来混, 早晚都得还的。 上个月,我在广州时,接到媳妇打来的电话,为为在考取驾照后的第二天撞车。 2008年是个事故年。。。。

死谷前后

采购,给我的商务车买了个折叠桌,放在购物车的下层。付款,装车,扬长而去。 到家发现桌子没拿, 拉在停车场了。 打电话去COSTCO, 客服说,有人捡到,送回来了, 你拿发票来取就是。想起上周买MP3的经历, 小小地感慨一下。。。问朋友,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停车场会如何。 朋友说, 没收,被人拿走都可能, 反正和你是没什么关系了。 我倒是没有觉得这是精神层面的问题,物质足了才有可能 (注意, 是可能)谈精神层面。如果生存受到威胁, 在哪里都会一样。。 新奥尔良飓风后发生的大规模抢劫就是一例。其他都是个案,上次在北京醉酒,的士司机把手机和两个价值过万的镜头送回来。 为为自己开车了,孩子钢琴课接送只需要我跑一个来回,将然然送去,为为下课后自己去,然后带弟弟回来,又一个社会问题得到顺利解决。 死谷5天, 把俩孩子独自留在家里。。 总得有这样一次。。。 咬牙。。。走! 冬天的死谷很舒服,在这里烂着好几天了,舍不得走。 去了SCOTTY CASTLE, 一处很有名的地方。 一个叫SCOTTY的家伙忽悠了芝加哥富豪阿尔伯特-约翰森投资死谷某处“金矿”。骗局败露后,ALBERT不但没有加罪SCOTTY,两个人相反成了莫逆之交。 ALBERT爱上了死谷,在这里投资造了一个小城堡,SCOTTY继续忽悠大众,说这是他的城堡,真正的主人ALBERT只微笑地在一旁说自己是SCOTTY的银行家(也没说错)。 这段历史中有两处很打动我 A) 当人们问ALBERT,为什么不加罪骗了他的SCOTTY,ALBERT回答: SCOTTY花掉的财富,都用笑声还给我了。 B ) SCOTTY 死后,埋葬在城堡后的小山顶,他的墓碑上刻着他一生信奉的四不原则 1) Don’t say nothing to hurt anybody (不说伤人话) 2) Don’t Give advice, noone takes it anyway (不给人忠告,横竖没人爱听) 3)Don’t compliant (不抱怨) […]

流水帐

早晨空气很冷,开车送然然去校车站。 天蒙蒙亮,一线天光淡紫色。小家伙说, 车来了。我瞪大眼看了半天没看着校车,他开门过马路,果然,校车就出现在转角。 去看导师。 这个倒霉家伙的断腿痊愈非常不顺利,上周重新手术,康复期再次延续6周。 更惨的是这次打了全副石膏,一条腿完全不能弯曲, 只能扶着拐棍一跳跳地走, 对一个300斤的胖子,难度不小。更可怕的是这太容易失去平衡了。。。 采购,给我的商务车买了个折叠桌,放在购物车的下层。付款,装车,扬长而去。 到家发现桌子没拿, 拉在停车场了。 打电话去COSTCO, 客服说,有人捡到,送回来了, 你拿发票来取就是。想起上周买MP3的经历, 小小地感慨一下。。。问朋友,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停车场会如何。 朋友说, 没收,被人拿走都可能, 反正和你是没什么关系了。 我倒是没有觉得这是精神层面的问题,物质足了才有可能 (注意, 是可能)谈精神层面。如果生存受到威胁, 在哪里都会一样。。 新奥尔良飓风后发生的大规模抢劫就是一例。其他都是个案,上次在北京醉酒,的士司机把手机和两个价值过万的镜头送回来。 为为自己开车了,孩子钢琴课接送只需要我跑一个来回,将然然送去,为为下课后自己去,然后带弟弟回来,又一个社会问题得到顺利解决。

再别中国

广州新白云, 首都T3,机场大厅总是熙熙攘攘,却又总让人心里麻木到发慌。天棚下铮亮反光的磨石地面倒映不出细节,一条条影子晃来晃去。服务员职业地微笑着,递过一个纸封: “您的登机牌和贵宾室卡,估计来不及去了。 你旅行愉快,一路顺风” 。 嗯, 肯定来不及,没想了要来得及, 顺风挺好,用专业的话那叫尾风,从西往东, 36000 英尺的高度,经常就是尾风。 北京飞往旧金山的航班满员,好久没见到机舱内这样热闹。我不喜欢坐窗口,窗外没什么风景,倒是走廊的座位可以让自己随时起身走几步活动一下。777的飞机每个座位有自己的小银幕,9个频道放不同的电影,自己的时空轨道在别人营建的时空里时飞快地转换。 UA888, 不需要看就能记住的航班,还曾经有过一次这飞机上发现过几只老鼠。 和前几次不一样,航线没有沿着西伯利亚-白领海峡-阿拉斯加海岸,而是直接越过太平洋,从日本-夏威夷上空飞过。 还是回程总是这样,只是我未曾留意? 旧金山机场,飞快地下了飞机。 移民局的亚裔官员对自己的同胞似乎问题总要多些,笑嘻嘻,但未必友好。行李飞快出来,飞快出了海关,没有被开箱检查。又一个红地毯俱乐部,熟悉的场景。直接走进商务间,联网,倒一杯咖啡。 11点03分后去丹佛的航班,一切都成了习惯。 DIA,机场大厅,满目黑黑白白,一个亚洲面孔都没有,嘟嘟囔囔的鬼子话,一个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晃晃脑袋,深吸口气,从行囊中摸出3周未用的车钥匙,进入另外一个时空。 车上积满灰尘,I-70堵车,下高速公路,从5年前我的办公室门口开过。。 那儿现在成了一个家具店,巨大的停车场曾经只有几辆车显得荒唐,现在也一样空空荡荡。家后面的绿山夏天时被山火烧得焦黑,离开时已重新萌发碧绿遍野,此刻却覆盖着皑皑白雪。 到家了。

北京日记 20081130

在刘姐姐家耗了一整天,看她做菜,然后一圈人围着两张摇摇欲坠的小桌子大嚼。 两只猫,一只蹲在大衣柜顶上, 一只钻在抽屉背后。 小蛇的闺女三岁,在屋子里挥舞衣叉,谁试图去拿下,都会被她断然吆喝一句, 小气!中饭后他们几个一圈打扑克,我不会,也不想出去走,就捂在沙发里用刘姐沾满猫毛的笔记本看沾满猫毛的碟片。 窗外楼下是一个火车调度场,一列列车厢在这里到达出发。冬日的太阳是在南方的, 懒洋洋晒着。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明天,就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