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废品的报复 上次离开广州时, 把DELL笔记本的电源忘记在办公室。在中关村临时买了一个,80RMB, 插上电就能用, 两个小毛病,1) 有点发热 2) 每次插电时会打个火花。自以为捡到便宜了, 得意洋洋。 用了一个月,昨天,不明不白,这东东就不工作了,用万用表测量一下,本该是19.5V输出, 只剩下了65 毫伏。 还想了回北京时去找店家理论,但想想,好歹顶了1个月, 算啦。 用螺丝刀撬开盖子,这整个一个粗制滥造啊。。。典型废品的报复。。 —————— 身价过万了 华尔街股市大幅反弹,对此我毫不关心, 不是没影响,是无可作为。 开心网上俺的身价过万了, 对此我毫不关心, 能把自己卖了赚点真的银子么? 有兴趣的, 可以开始投标 ———————- 越来越重的鸡蛋 TA说, 时间也许是有份量的,加在心里。 年纪越大,越沉重。 —————— 买不到票 拖着4个大大小小的包挤进北京站,却买不到去上海的车票。管秩序的警察挺有礼貌说, 你丫有病啊, 这会儿想买车票? 这是春运唉!然后我就醒了。 想不出, 为什么春运会是在十月。

南飞雁和暗房里的狼

深秋,气温降低到需要穿薄外套的时候了。 早晨开始下雨,到下午满地就已经满地黄叶。听到屋外传来的雁鸣, 抓起相机开门出去,一个巨大的雁阵从空中掠过。 科罗拉多是雁南飞的通道之一, 但很少有雁阵从家的上空飞过,更不要说这么大的雁阵。 按了两下快门,然后站在那儿,一直目送他们从树梢消失。 (回来数了一下画面里的大雁, 有200多只!) \ 暗房里的狼窝自然就是狼的暗房, 暗房用了10多年,熟悉里面的一切, 闭眼也能找到想找的任何东西 (睁眼也没用, 什么叫暗房呢)。 做暗房最美妙的时刻是图像在显影药水里渐渐浮现出,可俺曾经的暗房只能用11X14 的盆, 再大的照片就只能用滚筒, 叽哩咕噜滚上2分钟后开盖才知道后果如何。 终于下定决心改造暗房, 买了个巨大的专用暗房水槽,可以并排放下三个20X24 的大盆。 为了安装这个水槽, 暗房原有的的上下水管,电路全部都得重新安排。 奋斗了三次旅行后的修整, 今天新暗房终于全线通水通电, 所有的设备也从新到位。 暂时还没有做20X24的打算, 但新暗房的操作流程比过去合理得多。 下午用11X14 的立槽放大了一张片子。。 我@#¥, 那个@!#@!的爽啊! 最远处是放大机区,细节见下图。木柜里面是音响设备和其他杂物。 木柜下面的方木盒子是放底片夹的,分成许多层。 边上是灯箱,看底片用。近端是大水槽,里面放的是四立槽显影停显定影和水洗,边上是一个小水池,平时用不到整个大水槽。 最近的地方是一个自动挤片子的滚筒,洗完的照片从里面一过, 就去掉大部分水,可以晾干了) 俺在这个暗房里的三台放大机 (第四台在办公室里)。 左手边是 BESELER 23C, 配有135, 645, 66, 67, 69 片夹, 右手是BESELER45, 配有135, XPAN, 645, 66, 67, […]

那些人

2008-10Arizona, USA

NIKON D300, 18-200

钱买不到的东西

早晨看到电话上有留言,是师母含混不清的声音。 赶紧回电话, 她家里没人接。 10多次尝试后,不敢再等,开车去了30公里外他们家里。 依然没人接电话, 也没有人开门。 打电话给911 (相当110)和他平时看病的医院里也找不到他入院的记录。 我急眼了, 请911赶紧派个警察来查看情况。 等警察的时候, 忽然想到导师第一次摔倒时送去的附件那个小医院,一查询,他果然在那里。这是他这一个月内第四次摔倒送急诊。看着床上的他和轮椅里的师母,我都不敢想象他们未来的路怎么走。 导师两口子不缺钱,身边却没任何亲人。 导师其实有一个孩子,比我小10岁,很成功的一个商业人士, 但父子已经有10多年没有对话。我们都不愿意谈起这个话题,生活里, 有些什么, 再多钱都搞不定的。。。

老车

我有一辆道奇商务车。为为出生那年,把崭新的他带回家来,跟我这么多年,除了刚来的第一周返修过一次外,这车在这些里没有出过任何大毛病。每次出门,打火踩油门就走,从来不让我失望。 车里有很好的音响, INFINITY 8 喇叭系统,但买这车的时候,车载光碟还没出现,听磁带和收音机效果却是没得说。 就这么听着, 开着, 16年过去了, 为为成了6尺少年,然然晚了三年,但也坐着这车长大。 前几周发现车底的排气管松动了,随时有掉落的危险。 开始动是不是把这车送走的念头。 说到底, 家里现在两个半司机 (为为还得几个月才能独立开车),车库内外却停了4辆车。老道奇,多了不多, 少了也不少。 早晨开他出去,路过车行,一转念,还是舍不得跟我这么多年的的他。 开进去,修排气管的钱和这车的市价差不多了。。 不过。。 16年的老伙伴,又该是什么价格呢? 心满意足地付款,开着他继续上路, 还能再一起走几年。

骡子和马的区别

只要踹得狠, 马儿刀山火海悬崖绝壁,什么都敢上。 骡子聪明得多,没机会繁衍后代, 自己就是一切,不安全的地方,你把丫肋骨踢折了它也不会移动半步。 俗话说, 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就知道。。。 就是这意思乐。

最近的日子

一天。。 2008-10-08 07:25发表 编辑 ┊ 删除 1) 早晨6点半,然然的闹钟没响,错过校车。揉着睡眼起床,送他去上学。 2) 7点20, 送为为何他的三个同学去上学。 3) 血栓对光传导的影响, PLASMIDS 4) 13点送妈妈去商店 5) 14点15,接然然,送去练琴 6) 15点10,接为为, 送去练琴 7) 17点, 送为为去学校,晚上看演出 。。。 我呢? 广州的一位朋友车祸,祝福他吉人天相, 能顺利度过这一关。 从大峡谷归来, 几天没机会来这里,一起补一下了。 1) 走的那天是为为的生日,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生日愉快,他在梦里唔了一声就又翻水睡去, 那时候是早晨6点。 2) 我45岁生日,白天在火车上,乡村歌手给唱了首生日愉快。晚上在大峡谷畔的ARIZONA餐厅,同伴们又给唱了一次。 一个小蛋糕, 上面一根蜡烛。 吹完,想起来忘记MAKE WISH了。 3) 大峡谷真大啊。。。老眼昏花看不清对面 4) 大峡谷真深啊。。。 走啊走啊走啊,在雨里, 走了四个小时, 一半的底都没有到。 拄着两根粉色的拐棍回来了。 5) 裤子太长, 拖在地上,满是大峡谷的红褐色泥土。 据说国家公园不能带走任何东西。。 那这土咋办。 6) KOLB 这家伙太牛了, […]